›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5年01月06日

袁天凡上位靠難民心態

袁天凡說自己喜歡嘗試新事物,若在同一環境做久了會失去動力。 梁鑑章攝

做過獲多利、花旗等大型證券行,又做過聯交所行政總裁的袁天凡,在商場打滾多年,原來一直存有「難民」心態──因為無包袱,萬一遇上最壞情況亦不會較做難民時更差,故此承擔風險能量大得多。

相關新聞:一成薪金捐作獎學金

袁天凡自言:「幾鍾意做新嘢,若喺同一個環境做得耐會比較悶,無咗energy(動力)……好似喺滙豐(獲多利)做得好哋哋,自己動力開始減慢;但去到一個新環境,有新嘢想做,就有新動力……若內心有啲嘢想做,就會愈做愈開心,就好似心入面有一團火,想做啲嘢出嚟──有種心態係要takeontheworld,去到邊都無所謂,唔驚搵唔到食,好想面對挑戰。」

喜挑戰前進動力
當年袁天凡入讀美國芝加哥大學,第一年已做暑假工。他說當年對美國不太熟悉,只是透過暑期工指南找到兼職,最後到了威斯康辛州一個度假勝地工作,一兩日後,發覺生意有限,暑期工人工低,需靠小費才能賺取合理收入,計落並不划算,遂襯旺季仍未開始毅然離開,轉到鄰近的麥芝根州工作。
芝大第二年,「見搵錢咁容易,心雄起嚟,重跟同學一齊落咗紐約搵工。初時去咗一間華人開的薦人館,好多人坐喺度等介紹工作,一般係餐廳樓面或廚房,發覺不太對勁,又改去一間猶太人開的介紹所,最後就去咗新澤西一個小鎮的猶太酒店工作。二餐一宿加上小費,都搵到啲錢。」他認為適應與否看個人,對袁天凡而言,環境愈新愈刺激,愈能激起進取心。

無包袱勇於創業
由於嚮往美國生活,袁天凡初時無意返港發展;更未考慮從商,因父母反對,覺得做生意風險大、不穩定。因此完成芝大學士課程後,便選擇繼續留下來攻讀博士課程,但漸漸發覺課程內容太理論化、太多假設,好似鑽牛角尖。
於是他暫停課程,回港散心,在中大任教約一年。適逢滙豐成立商人銀行獲多利,招聘人手,袁天凡應徵又獲取錄,之後轉輾於金融市場打滾廿多年,往後成就,大家已耳熟能詳。
十年前,袁天凡決定自行創業,入股海裕更涉足保險業務。他又指出,當年成立鵬利保險(現為盈科保險)時好刺激、好夠膽,面對的是AXA國衛、美國友邦等巨人,而海裕只係「一粒石仔」。「可能真係有啲難民心態,成日有種天不怕、地不怕感覺,無包袱,最差亦唔會衰得過做難民嗰陣……喺香港保險行業入門檻好高,面對的對手亦是全球最大,初入行時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行多幾步。」及後,袁天凡與海裕大股東蔡世亮意見不合,最後離開海裕並將鵬利保險售予李澤楷,其後更加入盈拓出任副主席。
晃眼十年,自言「做做吓」會悶的袁天凡,盈保對他而言,是否亦有點悶?袁天凡說盈保進入第二個十年,好似經歷第二次革命,人手有些變動、國內市場有待開發,變數好多,能否成功,視乎管理層能否將盈保向好的方面去變。幸而他喜歡變數多的地方,「變數多時,吸引力會大啲」可創造的價值亦會大些。

下一步培養人材
至於會否再轉工或離開盈科?他則表示,在盈科集團工作了9年,盈保更是自己「一手湊大」的嬰兒,相信日後會變的,只會是決定「放幾多時間喺公司」。始終任何一家企業均需培養人材,不是一兩個人的事,最重要是有新血、找到質素好的員工。
正如一個品牌,先造好牌子,便可吸引人才;之後提升品牌,再吸引更好的人才,如此類推。「歸根究柢,睇吓自己心入面嗰團火喺邊,呢團火熄咗後,下團火幾時着,又或者可能呢世都唔會再着。」
累積多年管理經驗,他的管理哲學原來十分簡單──只要目標清晰、想法新穎,員工對公司有貢獻就要有合理回報,因為財富始終由人創造。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