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07月21日

利字當頭:漫長的秩序重整 - 利世民

獅子山學會的王弼:「Moody's叫美國政府放棄債務上限的理由,竟然是因為世界各國政府,都經常守不住自己定下的底線。還算馬城條約的舊賬,用歐洲政府的例子來說明『天下烏鴉一樣黑』的道理。究竟Moody's是認真,還是在說反話?」
Moody's的動機是甚麼?相信一百個人可以有一百個不同的看法。不過,對美國的平民百姓,債務上限根本不是甚麼茶餘飯後的吹水話題,只有少數非常關心政治的人才會有點看法,而這些了解問題核心的人當中,幾乎都傾向要達至平衡預算。所以,整個辯論裏頭,無論是民主黨抑或共和黨,主張都是滅赤,至於用甚麼方法,才是兩黨的分歧所在。
事實上,美國一直都有財赤問題。共識是,小布殊在任的8年,國債總額增加了5萬多億。不過,奧巴馬在短短4年不到,已經再欠下了3.9萬億,如果再加上今次的2.4萬億,奧巴馬不但破債務上限的水平,也破了小布殊政府的大花筒紀錄。
基本上,在美國的主流輿論,也很難支持無止境地擴大財赤。除了是經濟問題,財赤和負債加上兩輪量化寬鬆,已經影響到美國在國際舞台身份定位。回想80年代列根政府的日子,美國的確大幅增加赤字,不過那也是蘇維埃陣營瓦解的十年。蘇維埃和中國的開放,釋放出來的價值,足以為世界帶來了廿多年的繁榮。從宏觀角度看,現在正是歷史的分水嶺。07年往後發生的連串金融動盪,其實就是由90年代起的黃金時候終結訊號,而重整的過程,將會非常漫長。

利世民
http://hkliberty.wordpress.com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