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08月01日

香港AAA 卻被AA+牽着鼻子走
美國倘降級波及港元

設計圖片

【本報訊】美國國債違約與否,本港銀行界指其債務評級都很可能被下調;雖然美元仍是全球最主要儲備貨幣,持有大量國債的各國央行不易「減磅」,但有市場人士質疑,本港主權評級雖已達AAA級最高級別,惟掛鈎貨幣評級卻是次一等,兼且面對美國財赤深淵及開機「印鈔」的貨幣政策,中長遠計,聯繫滙率定位值得當局再行反思。
記者:劉美儀

對於港元可能與評級被降的美元脫鈎,金管局發言人只回應說,美國主權評級與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地位,並無直接關係。美元在國際貿易及金融市場交易中,仍是被廣泛運用的貨幣,看不見被其他貨幣單位或工具取代的可能。

金管局:無意脫鈎

因應本港屬規模小及外向型經濟模式,又是國際金融及貿易中心,維持聯滙體系對本港極為合適。她重申,特區政府一貫維護聯滙穩定,並確保其在港行之有效,現階段無計劃作出任何改變,即港元無意與美元脫鈎。
渣打銀行(香港)東北亞區定息收入交易部董事總經理馮思果則認為,市場普遍的共識是,美債上限應可如期解決,未致陷入即時違約危機,但中長期內,華府削赤目標肯定無法達致評級機構要求,華府信貸評級很大機會仍會被降一級至AA+。
儘管大部份持國債作儲備的各地央行,難霎時以其他選擇取代龐大國債持倉,不過,對一些必須持有AAA級別債券的投資者,如互惠基金或保險機構,以至按國債市值作抵押品計算相關抵押資產債務證券等投資活動,會否因而要調整倉位(即減持國債),則未可知。

恒生料美滙腹背受敵

總體而言,馮思果指長遠計,美元地位肯定不利,與美元掛鈎的港元,本身主權評級已獲歷來最高AAA級(標準普爾),但賴以掛鈎的基石貨幣,卻可能降至AA+,港幣是否適宜與評級低於本幣、潛在貶值又面臨嚴重財赤,並準備長期「印銀紙」的貨幣掛鈎?而在傳導效應下,引發本地資產值持續暴漲等影響,均值得當局深思。市場亦會提出疑問。相反,同樣具AAA級的貨幣如瑞士法郎及新加坡元等,會更加成為資金避險的工具。
恒生銀行(011)總經理馮孝忠亦指出,國債上限若無法在周二或以後的短暫時限內達共識,股市將即時面臨巨大沽壓,即使「死線」及時解決,上限獲提升,美國財赤亦難望有短期改善之法,故不排除美國評級仍會被降低,無論如何美滙均腹背受敵。在美元仍屬主要儲備貨幣的形勢下,央行「換馬」的選擇及速度亦有限,貴金屬及澳紐等國家的貨幣近日飆升,反映各國已在有限空間下彈性調整美債持倉。

專家評美債前景

【審慎派】
羅杰斯:早已失三條A

商品大王羅杰斯(JimRogers)表示:「美債是否會違約已經不再重要,也許在8月份,美債會違約一兩天,但這都是美國政客的政治騷,沒有意義,美債最終會違約,這才是事實。」
他認為,美國其實早已失去AAA評級,因為「美國現在是全球有史以來最大的債務國」。事實上,他已經沽空了美國30年期債券,現時並正在考慮再沽空5年期和10年期的美國債券。
羅杰斯又補充說,評級機構標準普爾最終會下調美國的AAA信用評級,因為幾年前市場就已迫使其下調日本信用評級,「當日本在幾年前失去3條A地位時,也曾轟動一時,此後日本依舊發債,美國也會一樣」。

祈連活:再掀信貸緊縮

被譽為「聯滙之父」的景順集團首席經濟師祈連活認為,若美債上限未能提高,將有連串骨牌效應,造成新一輪信貸緊縮。他上周發電郵予其客戶時預期,放寬美債上限的協議可能僅於限期前後達成,但他仍為華府債務問題作最壞打算。
他指出,若華府不能放寬發債上限,所有由政府支付的款項將全線斷纜,對美國經濟勢造成嚴重打擊;國債債息及部份到期債項還款,亦會全面停頓,美國國債勢被降評級,美債孳息將因而被扯高,與利息相關的環節如按揭市場和銀行業等,都將受打擊。
不過,祈連活不認為這是投資市場的末路,因每當信貸前景出現不明朗因素時,資金大多會流向礦業股及貴金屬相關股份。

巴曙松:經濟衝擊較大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巴曙松表示,目前美國的政治局面和財政健康情況與以往不同,一是大選前夕,政治局面膠着,兩黨博弈或造成美債違約機會加大;二是財政惡化,改善前景黯淡,一旦債務違約,對資本市場的衝擊或大於前幾次。美債違約將對美國經濟帶來較大衝擊。若8月2日前債務上限未能上調,華府料將採取「選擇性優先支付」、「資產出售」,以及「削減開支」方式應對,這將對美國實體經濟帶來不同程度衝擊。
若美債違約,到期收益率將上升,也意味全球風險資產絕對估值的要求回報率上升,價格將普遍下跌。股票、房地產等風險資產價格的回落,將造成消費者淨資產縮水,並通過財富效應制約消費需求的增長。

【樂觀派】
魯賓尼:美債不會違約

來自美國的學者和投資者,對美國債務上限問題會否演化為金融危機,顯得不太擔心。
「新末日博士」兼紐約大學教授魯賓尼認為,美國國會應會就提高舉債上限問題達成協議,不會發生債務違約問題,但更嚴重的問題在於,美國政府透過舉債刺激公共支出所帶動的經濟復蘇,將不能持續到今年下半年,令全球經濟的風險點越來越多。
專業投資者羅斯(WilburRoss)也認為,就算美國國債被降級,對金融市場的打擊不會太大,因為決定權並不在於評級機構手上,而是取決於市場怎樣看美債被降級。他預期,美債危機可以在8月2日限期前化解,更直言不相信美國會發生債務違約。

易憲容:股市快添動力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易憲容表示,美債談判成功應沒有問題,談判結果要妥協是必然的,若不妥協,「選票就沒有了」。
不過,之前美國債務問題所產生經濟的不確定性,就讓金融市場一個機會,有些人藉此推高非美元貨幣資產,乘機炒作一番。
易憲容相信達成協議後,美元會略為回升,然而,長遠而言,美元弱勢難以改變,因為美國經濟難以短期復蘇,失業率仍然高企,消費疲弱,因此美元要回復強勢,相信仍有一段長時間。
至於金融市場,由於不明朗因素可望消除,他預料達成協議後股市會造好,「不用過度擔心」。

雷鼎鳴:炒家借勢亂舞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雷鼎鳴認為,美國發債上限限期問題,純屬金融市場找藉口借機炒作,將市場舞高弄低,「唔覺達唔成協議」、「唔會擦槍走火」,否則美國政府將沒有財政資源提供服務。
他預期美國於周二限期可達成協議,但長線來看,美債問題仍未徹底解決,美國聯邦政府可繼續靠印銀紙應對,但地方州政府不可以印銀紙,但又借不到錢,結果或步西班牙、希臘和意大利後塵。
對於美元走勢,他預期,達成協議後美元會略為回升,股市亦會造好。不過據過往經驗,美元若過於強勢,港股將無運行,恒指會回落,美元強勢將令在歐洲的資產貶值,例如和黃(013)歐洲業務便會受影響。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