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08月30日

Moneyball:我撐雲格 - 姚崢嶸

阿仙奴慘遭死敵曼聯大炒8:2,晉身歐聯的冲喜作用頓時一掃而空。雲格的facebook有11萬人Like,但近日留言大都十分不客氣。難道15年來的功勞,不足以換取多一點信任和忍耐?
80後球迷或許對雲格在阿仙奴早年印象不深,當時兵工廠不但成績輝煌,班費也屬英超前列,絕非今日這青春班可比。1997-98球季,雲格的第一支聯賽冠軍隊星光熠熠,柏金、胡禮、施文、柏列等,都是雲格或之前領隊高價買入,正選陣容總身價名列英超第二(僅次那個年代的大花筒紐卡素),到2001-02球季再奪雙料冠軍時,正選總值更是英超之首,接着一季仍位列第二。
不過,到2003-04全季不敗奪標一季,阿仙奴正選身價排名已是曼聯、紐卡素及車路士之後的第四位。2004-05球季阿仙奴屈居季軍,正選身價只是冠軍車路士的一半,之後距離越拉越遠,2006-07開始連續四季,阿仙奴正選陣容只值英超花費最豪球隊的3分之1或以下!

足金革命 球員身價急漲

究其原因,是90年代開始的足球金錢革命正在加速。革命第一波,是電視直播和全球化。近月一身蟻的梅鐸,90年代初發明高價收購足球播影權,球迷高呼屈機之餘,仍只能乖乖幫襯收費電視,此運作模式席捲全球(讀者也被有線和NOW屈過幾次吧?),英超和歐聯品牌推廣亦越來越成功,球會收入因而激增。根據經濟學101,多餘的錢追逐同樣數目的貨物(球員),自然出現通脹。
當然,阿仙奴也受惠於全球化和電視收入,而且為了開拓財路,更在2006年蓋了新球場,增加座位數目及企業贊助包廂,這對球會長遠發展完全合理。短期內要為新球場投資還款,也不是財政上的致命打擊。但雲格沒法控制的「足金革命」第二波,是石油。
正如中國有炒貴Lafite和DamienHirst的煤礦老闆,英超也吸引了俄國及中東油王,他們視錢財如糞土,收購球隊作玩具,徹底重整球壇「啄食次序」,雲格形容這些球隊食了「銀蛋禁藥」(FinancialDoping)。就算有歷史兼擁躉基礎的球會,若沒有這種特大水喉射住,也難以匹敵。
躍身富豪班主行列的入場門檻,亦今非昔比,再不是一般實業家能玩得起。布力般靠鋼鐵商人獲加(JackWalker)泵水贏過英超冠軍,之前歌手艾頓莊的屈福特也拿過聯賽亞軍。現在這些本地富豪,只能當中小型班老闆。戴安娜的哎吔家公阿法耶茲只玩得起富咸,F1方程式賽車掌門人艾克史東(BernieEcclestone)玩了幾年昆士柏流浪,升班後便立刻賣盤給AirAsia老闆。
幾年前興起的美資,如今也只算二流(如阿士東維拉老闆),利物浦更差點被兩個美國空心老倌累得雞毛鴨血。曼聯靠的不是美國班主,而是強大品牌和Marketing機器賺錢養家。阿仙奴的擁有權更複雜,沒有控股大股東,但又不是上市公司,不少股東是有頭有面有主見,包括本土和外資上流社會人士,年初股東美國富豪StanKroenke想收購控股權,也阻力重重。沒有人話得事,也沒有人有魄力說服所有股東夾錢加大投資,管理層只能繼續「審慎進取」地經營。
電視錢加石油錢,令球員身價暴升。1979年杜利華法蘭西斯是英國首位百萬鎊轉會費球員,1996年舒利亞刷新的紀錄已是1500萬鎊,到2009年C朗拿度更值8000萬!而且,身價上漲並不限頂級球員。量度物價的消費物價指數,以一籃子貨物價值比較基礎,有人用類似的方法,以每年平均轉會費(總轉會費除以轉會球員數目)作為轉會費指數,得出結論是,自1992年英超聯成立以來,球員身價升了5.7倍,相等於每年平均升近12%,遠超通脹!

雲格不忍手理應有力一拼

15年來雲格面對這樣的市場,一如香港人看樓市,越看越貴,越升越心驚,你能怪他抱怨買不落手嗎?就算雲格一改本性,大手收購,以阿仙奴的財力,又能在轉會市場上挑戰車路士、曼城和皇馬這些「集郵球會」嗎?換個角度看,近幾年阿仙奴不停越級挑戰,成績之佳與投資不成比例,擁躉應心存感激,老是懷緬過去常陶醉,是不切實際。
況且,正如不少香港人一邊抱怨地產霸權一邊炒樓,雲格和阿仙奴也是升市的受益者,否則也不能在高路托尼、艾迪巴約、年華老去的韋拉、奧華馬斯身上賺大錢。如今賣了法比加斯和拿斯利,彈藥已儲了7000萬鎊,足夠買四五個頂級球員,加上今季加盟的謝雲奴看來對辦,只要雲格不再過份忍手(執筆之時仍未有確定任何收購),阿仙奴理應還有力一拼。
你可以怪雲格固執,但至少他的執着,包括崇尚悅目進攻的打法。我80年代初開始看足球時,阿仙奴以踢法「實而不華」(即是沉悶)見稱,猶其是格拉咸領軍的年代,雖然數度奪標,但也贏得「1:0球隊」和「悶蛋悶蛋阿仙奴」等惡名。1988-89球季最後一仗,利物浦主場對第二位的阿仙奴,領先3分形勢大好,只需負少於兩球就可拿冠軍,竟給阿仙奴以1球自由球斬入禁區頂入領先,加上補時後場大腳吊前製造機會射成2:0,這些正是「悶蛋隊」典型招數。我作為利物浦球迷,目睹阿仙奴以得失球差搶走冠軍,年輕人第一次心碎特別刻骨銘心。

撤換雲格誰可代替

到了雲格年代的阿仙奴徹底轉型,你可以怪他們搓波搓得好像不捨得送入網,但無可否認他們是近十幾年最可觀的英超球隊(連曼聯迷也得承認)。雲格曾對記者說:「球迷花50、60、70鎊入場,不是為了看悶戰,娛樂觀眾應是所有領隊的目標。」
我作為利物浦粉絲,十幾年來只能對阿仙奴投以羨慕眼光,就算拿不了獎杯,起碼打出漂亮風格,每年逐鹿歐聯,而且差不多每季到三四月仍在挑戰英超。而利物浦對上一次成功發掘和捧紅像法比加斯和韋舒亞這些新星,就要數到十幾年前的奧雲和謝拉特了。想撤換雲格的阿仙奴球迷,你想找誰代替教授?希丁克?曉士?賓尼迪斯?安察洛提?BeCarefulWhatYouWishFor.
(順便申報:雖然連續寫了兩篇都關於雲格,但我不是樓下「好不主席」欄主,連改筆名都掛住阿仙奴的盧先亞。)
姚崢嶸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