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10月13日

財經破惘:革命尚未成功 - 方博

西姆斯是研究理性預期理論及發展其檢證工具的權威。

這幾天在《金融中心》版,不約而同都見到預期管理這字眼,企業要管理市場的預期,以免盈利增長理想但低於市場的預期,股價因而不升反跌。特首要控制施政報告的預期,以免當中措施早被消化,宣佈當日變得反高潮,掌聲變罵聲。
今屆諾獎得主,紐約大學的薩金特(ThomasSargent)及普林斯頓大學的西姆斯(ChristopherSims),便是研究理性預期理論及發展其檢證工具的權威。西姆斯發展的統計數量工具,更加是中央銀行分析宏觀經濟及政策影響的必備工具。因此,兩人得獎,被視為理性預期派的復興,也是諾獎委員會對凱恩斯學派的嘲弄。
事關理性預期派的主張,是市民明白沒有免費午餐這回事,所以不會屢屢被相同的政府政策騙倒,譬如市民明白到央行會在經濟不好時減息,以刺激經濟及減低失業率。不過市民會知道,減息會令未來通脹上升,變相令他們工資的購買力下降,所以會早早要求加薪,結果僱主因為減息而增加的招聘意欲,會因為打工仔不願工資被通脹蠶食的加薪要求所抵銷,減息政策的刺激就業作用便大打折扣。
理性預期的因素,令政府與私營部門好像在玩一場撲克賭局般招來招往,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因而令政策與經濟的因果關係變得模糊:究竟是政府出招改變了經濟發展,還是只是回應私營部門對政策的預期。後者聯儲局主席伯南克可能有較深體會,市場往往一早反映了聯儲局的救市行動,有時反而令聯儲局縛手縛腳,因為若伯南克不出招,便要承受連累金融市場大跌的惡名。

各國央行凱恩斯「上身」

理性預期派因此認為,傳統宏觀經濟模型一旦引入理性預期,政策的有效性便成疑,尤其是貨幣政策更加只有短期效果。這與現時全球政府及央行均凱恩斯「上身」,個個大灑金錢扮演救世主大異其趣。所以,在這幾年金融危機期間,質疑政策效用的理性預期派,被束之高閣;主張使錢刺激經濟的凱恩斯學派,反而大行其道。
不過,幾年下來,政府的救市未見奇效,反而泥足深陷自身難保,似乎應驗了理性預期學派的主張。今次獲獎會否意味他們再次得到主流青睞?問題是,他們高舉的市場效率論,也因為今趟金融危機而站不住腳,原來一般人並不像理論中所描述的機關算盡挑通眼眉,而是會不斷出錯明知故犯。
對於現今歐美經濟的困難,理性預期學派也顯得一籌莫展。如西姆斯在得獎後亦表示,雖然1999年已提出歐盟的財政基礎存在風險,令一個國家的財政危機,很容易會傳染至其他國家,但現時最難解決的是政治問題,他也愛莫能助。這對於水浸眼眉搏命搵水泡的政府及央行而言,肯定唔啱聽。
這場於70年代由魯卡斯(RobertLucas)發起的理性預期革命,似乎尚未成功。
方博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