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1月27日

LunchwiththeFC:我是一個AccidentalBanker - 蔡東豪

不知怎樣介紹黃元山,他兩頁紙的卡片上職銜密麻麻,對於老花眼臨界點的我是重大挑戰。我跟留意財經時事的人一樣,最初認識黃元山,是2009年雷曼迷債期間,經常在傳媒見到這位年輕債券專家,有條理地講解迷債結構。在網絡年代,年紀輕輕成為專家已見怪不怪,但有一件關於黃元山的事卻怪至令人側目:他33歲(今年36歲)辭去投資銀行高層職位,嚷着要過退休生活,或者如他說,進入人生下半場。

可能是香港人生性多疑,特別當事情跟傳統規律出現太大差距,或者是自己吃不到葡萄是酸的心理作作祟,我不輕易照單全收,要知多一點。告訴我,我不是唯一一個對黃元山故事出現小人之心的人。
我接觸過不少在事業高峯突然退下來的例子,觸發點是個人或事業遇上重大挫折,當事人因困惑而離開;或當事人對家庭觀念出現轉變,認為家庭比事業重要;或當事人心路出現轉變,源自工作,稱Burnout,源自自己,稱Mid-lifecrisis。
以上情況我都遇過,但我未遇過黃元山的例子:他「退休」的時候未結婚,畢業後工作只有11年,據他說,他作出離職決定的時候,沒有大事發生,心情平靜。最近我拍了一個電視特輯,導演邀請黃元山做嘉賓,讓我跟他有一面之緣,給予我有藉口去知多一點這個人的事。
LunchwiththeFC做了4次,都幫襯大班樓,餐廳由無星至有星,吃到有點膩,我同葉先生講,我要去外面世界走一走,下次他要找到個原因吸引我回來,葉先生一口應承,可能生意太好根本不稀罕我這單生意。今次轉到餐廳ThePrincipal,是我揀的,是曾接受本欄訪問的龐建貽新開的餐廳。Principal是校長,餐廳地點曾是學校,龐建貽紀念曾任這間學校校長的母親。

芝大讀經濟 愛追求知識

訪問一個三十幾歲人的好處,是可以從頭談起。黃元山形容家庭背景是小康,憑優異成績非家底考入聖保羅男女,開始了他半生與叻人為伍的生活。問他會考成績,他略帶尷尬說,只得6A3B,這成績在聖保羅男女只屬中游分子。預科他由理科轉讀文科,接觸經濟學,出國讀書選去芝加哥大學。「香港有一代讀經濟的學生,很受芝加哥學派影響,例如是張五常、王于漸等教授。」對於黃元山,出國讀經濟去芝加哥是理所當然。
「我相信自己是一個喜歡和適合讀書的人,我真心相信讀書是為求知識,讀哪些科目對畢業後搵食的機會有幫助,這些考慮對我來說太遙遠,我真的沒有去想,我享受求知識的過程。」黃元山笑着告訴我,他曾選了一科唐詩,他不敢告訴父親去外國讀唐詩,驚被他鬧。「幾好吖,用西方文學理論看唐詩,好有趣。」
芝加哥畢業後,黃元山去耶魯讀碩士,選科是國際關係東亞研究。有一句說話在訪問中出現了幾次,是「怎看這個世界」。他修讀碩士不繼續讀經濟,是因為他認為看世界應該不止經濟一個角度。芝加哥和耶魯都是很開放的學府,鼓勵學生通識學習,黃元山把握機會去接觸不同學科,用不同角度去看世界。
「經濟學家以經濟來解釋社會問題,是一種很好的工具,但我相信一定有其他可用的工具,看一件事一定不止一個角度。」學士加碩士,人家要讀6年,黃元山用了4年時間,他笑說,讀多一個學位,但屋企沒有使多咗錢。黃元山和我都爭着自認不是美食家,對ThePrincipal最深刻形象是服務殷勤,經理到侍應生到廁所門口的阿嬸,全部笑面迎人,行動爽快,假如這是可持續下去的服務水平,將成為一項競爭優勢。
黃元山對我說了多次,他對物質要求不高,人很節儉,沒有多花錢的興趣,對食物要求如是,不知是真心或客氣,一路食一路讚這裏的食物。侍應生很用心地介紹每一道菜;橄欖油有兩種揀,鹽有三種揀,他都顯得很隨便。
近年不少團體邀請我演講,我最怕跟學生講關於財經,因為吸引來的學生最想知道怎樣可進入投資銀行工作,因為可以好快搵好多錢,其他課題他們沒多大興趣。我大學畢業後也是加入投行,回想自己當年的心境(20出頭心境多屬天真,複雜極有限),目標應該不是搵錢,在溫室中長大的我,根本不知錢為何物。這時候我為的是過癮,貪的是威多過錢,我想做投行是因為這份工作表面上好過癮。

高手過招 入投行學到嘢

黃元山揀做投行的背景是半推半就,大部份成績好的同學都投身投行,他想留在美國工作,而投行願意聘請留學生。大學畢業初期揀工作是不停地試,工揀人,人揀工,投行吸引到黃元山,是投行叻人雲集,他很喜歡這種高手過招的工作環境。「事後看,投行適合我,是因為這份工作代表我追求知識的延續,投行是競爭激烈的行業,公司內、行家和客戶之間的交往是高手過招,這份工真的學到嘢。」
談工作際遇,黃元山形容自己的際遇是普通,甚至是困難,因為文化差異,加上他不善交際。不過亞洲人在外國也有天然優勢:「外國人有一個感覺,是亞洲人計數好叻,懂得理性分析。以前老闆帶我去開會,去到一些牽涉數字的問題,我講一句,客戶覺得特別有說服力。」
黃元山做了11年投行,分別4年在紐約,5年在倫敦,2年在香港(但九成時間不在香港),轉了幾次工,職位不停升,「退休」前任職蘇格蘭皇家銀行董事總經理。外資企業職位混亂,VP、MD多如繁星,單看職位未必知道工作的重要性。這一點讀者要信我,我對投行架構認識比一般人高,再加上食了一餐飯,讓我查黃元山家宅,我相信自己的分析。這餐飯,食完主菜,我們還沒進入「退休」的正題,我要抓緊時間,明明見到他滿碟仍是菜,也不讓他的說話停下來。

11年投行生涯 超額完成

我的分析是,黃元山是一個Over-achiever,讀書叻,小學、中學、大學都名列前茅,適合身處在一個講規矩的環境中,配合規則而取得好成績。同時他是一個性格溫順的人,喜歡思考,願意從他人身上找出共同點,是理想的團隊夥伴。投行已不是個人色彩強烈的鬥獸場,英雄主義難長期立足,真的講求團隊精神,首要是守規矩。黃元山在投行環境做出好成績,年紀輕輕爬上高位,一部份原因是他Over-achiever實力的延續,一部份是他的性格在投行環境中如魚得水。然而,他的經歷、性格、成就,都解釋不了這麼早出現「退休」的決定。
「有些人很早便立志要從事金融,我的情況不同,我是一個AccidentalBanker。我的家人很清楚,我一直有同他們提起,我不會一世做金融,所以我離開金融,家人一點也不感驚奇。」
「金融對社會的影響很大,有效率地配置資金是很重要的工作,可是金融是一個精英行業,聘請人數不多,對社會的貢獻受質疑。金融是一個看世界的窗口,因為行內的人能力很高,這是一個很有效率的窗口,但我相信世上還有其他不同窗口去解釋這個世界。我不想永遠停留在某一個地方。」
黃元山回想11年投行生涯,覺得自己已超額完成目標。「我的目標從不是要搵好多錢,而是真的想學多一點,學東西永不會完,不過我想換另一個身份繼續學。」說起11年,他認為已經比他想像中長了,假如不是美國、英國、香港3個居住的地方轉變,其間有新鮮感出現,他認為可能會更早離開。
「好多人以為自己可以重回過去,重拾以前的自己,我認為無可能,因為人變了,被工作所改變。我不想長期被工作改變,變到自己連理想也再沒有,或者理想變成不再可能重拾的回憶,我想做就選擇現在去做。」

棄高薪厚職 進入下半場

我認識不少選擇提早進入人生下半場的朋友,但沒有人如黃元山這般年輕,或者他的Over-achiever身份把所有事情加快了,例如他4年讀人家6年的書,他工作11年等於人家做二、三十年。不過不管時間長短,黃元山選擇離開11年工作崗位的決定,平淡至無聲無息。其他人會用公餘時間去嘗試人生下半場的工作,兩邊兼顧,直至一刻自己認為時辰到了,才作出決定。更多朋友是經歷事業或家庭巨變,才放棄眼前高薪厚職,毅然進入人生下半場。
黃元山對時間分配有他的體會:「有些人以為離職後,多了時間,以為自己會多花時間去做一些以前無時間做的事情,後來發現事與願違,多了時間也沒有去做。多了時間便會去做一些自己沒時間做的事情,是一個誤解,一個人真正想做的事情,是很忙也抽到時間去做,因為做這些事情會發出力量,這些才是真正想做的事情。」他「退休」前已開始做義工,參與不同社運活動,讀神學,這一切他都很喜歡,他不覺得辛苦,反而覺得這些事情替他發放力量,他知道找到他的真愛。
黃元山比別人早進入人生下半場,或者是合情合理,我小人之心得到釋放,這餐飯我忍心的讓他不停說,直至侍應收走他面前變冷的Cappuccino。
臨走我不厭其煩問多一次,這是否一個悠長假期,放完假之後重返投行?其實這問題是多餘,我知道答案,他做事不憑直覺,是掌握着自己應走的路,最重要是他做到大部份人做不到的一點:懂得分析自己的感受。

參與NGO扶貧 立體看世界

「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我想看清楚這個世界,現在社會對我來說很立體,我參與NGO、社企、扶貧工作、傳媒、政策研究,繼續與商界保持關係等,這一切我是落手落腳去做,不是睇書或聽人講。」

對香港好,亦是對商界好

剛結束的特首選舉委員會選舉,黃元山聯同邵在德和高德禮,組隊挑戰過往自動當選的商界組別,最後3人落選,但得票不低,在一向和諧的商界製造出一定的另類聲音。

爭選委高票落敗

商界一向保守求穩,一直是建制派的可靠支持,黃元山團隊在這組別發出不同聲音,殺出一條路不是易事。我認為他們團隊的定位非常巧妙,強調獨立,刻意不太走近泛民,雖然他們的政治理念傾向支持泛民,但舉出的旗號,集中談經濟力量過份集中對香港無益,商界應容納不同聲音,這心態在中小企尤其明顯,近年甚至走入有規模的企業。
在仇富的氣氛中,打破凡事欽點的反抗心態果然不少,黃元山團隊在準備有限的背景下,也爭取到三至四成票數,得票最高的邵在德只輸了十多票。「香港人求變的心態很清晰,連商界也不例外。不止是中小企,有大企業私底下對我們說,他們對『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等指控,不單止感寃枉,也想身體力行做點正面的事。我們當然想贏,不過這次我們參選最重要的勝利,是反映了商界也有不滿的聲音。」

宗教作為哲學

早前訪問佐丹奴(709)主席劉國權,他修讀佛學碩士,但他不是佛教徒。黃元山修讀神學碩士,他雖是基督教徒,但不打算全身奉獻基督教,深造神學的動機跟他的求知精神很有關係。

去教會提問 被視作異端

「在外國我都有去華人教會,有時我想問問題,但教會裏的人以奇異眼光看我,視我為異端,不少中國人認為宗教不能接受質疑。我覺得不妥,信仰這麼重要的事,一定要知清楚。」
我開始相信對某些人來說,宗教是一種思考訓練,對知識的挑戰。宗教的哲學部份相比信仰部份可能同樣重要,不過這一點很多人不會公開認同。

灣仔星街9號

SetLunch(X2) $500
礦泉水 $30
總數(連加一) $583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