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3月01日

利字當頭:為甚麼有人會思歪? - 利世民

我搞讀書會,本來以財經和貨幣政策做主打。二月中,我見香港和世界各地,都隱隱地瀰漫着一股負面情緒,所以我便提出加場,討論一本五十年代的經典作品:EricHoffer的《TheTrueBeliever》。
這本書講狂熱運動。狂熱運動又是甚麼?二次大戰前的歐洲,由民族主義和社會主義混合而成的法西斯就是好例子。二十世紀的中國,頭七十多年,幾乎在此起彼落的狂熱運動中度過;最瘋癲的,叫做文化大革命。狂熱運動,基本定義是:社會上出現一群狂熱分子,討厭現在,更討厭自我,要透過參與革命,將自我都一併忘掉,更要批鬥留戀現在的保守分子,改造世界。
換句話說,狂熱分子,就是思歪了的人(不要想多了)。為甚麼有些人會思歪呢?Hoffer說,思歪的人,都是鬱鬱不得志者:例如希特拉是個失敗的畫師、毛澤東當不成知識分子等。這些人創造力不足,但空虛的心靈,卻讓他們無所不用其極,模仿他們心目中最討厭的敵人;打正旗號推翻工業革命異化工人的共產黨,當權後最積極搞大煉鋼大躍進。
講財經,為甚麼會講到狂熱運動?其實天下事情,好難像填鴨式教育的世界般分門別類。揀這本書在讀書會討論時,我想到的是希臘。這個時候的南歐,最多的除了債,就是討厭現在,也失去了未來的失落者。要是這一次主權債務風波再拖延下去,恐怕南歐的極端民族主義要抬頭,歐洲彷彿又回到二十世紀初。今個月底我會再搞一次這本書的討論會,有興趣的朋友,請以電郵和我聯絡。

http://www.facebook.com/AppleSimon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