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3月01日

國金講場:神級經理零和遊戲 - 方博

會議室坐滿五十多人,大部份是衣履光鮮的二字頭或三字頭年輕人。時為2011年初,有人在會上提出歐洲央行以折讓價收購希臘債券,是希債將會得到全面重組的先兆。「在這一點上,你不夠精確。」RayDalio打斷了他的同事的報告,向眾人詳細解釋一次正常的債務重組,會有甚麼後果,批評歐央行買債只不過是拖延手法。
63歲的Dalio是全球最大對冲基金Bridgewater的創辦人,管理1200億美元資產。他去年已放棄聯席CEO的銜頭,仿效新加坡資政李光耀的做法,成為公司的Mentor。但在Bridgewater不論大小的會議中,毫無疑問他仍然擁有教主般的權威。

Bridgewater對冲基金之王

他開聲問同事對中國經濟可能放緩的影響。一位年輕人指中國經濟減速,會影響全球供求,話音未落,Dalio插嘴質問他:「你打算條分縷析地回答我,還是想給我一個猜測?」那位年輕人反駁會作出Educated的猜測,但遭Dalio指摘他一向有靠估傾向後,承諾會返回座位做詳細的計算和分析。
這個會議Bridgewater每星期舉行一次,Dalio稱之為「What'sgoingonintheworld?」會議,眾人一起分析環球宏觀形勢,經常要面對Dalio無情的質疑和抨擊,也要承受同事之間不分等級的互相挑戰。Dalio稱Bridgewater的公司文化崇尚「激進的透明度(Radicaltransparency)」,目的是要同事放棄自己的Ego,從錯誤和失敗中學習。
Dalio在周會後,與兩名聯席CEO開會討論一名同事的升職建議,一如Bridgewater所有會議,全程錄音,以備用來作員工培訓之用,也讓全公司一千多名員工緊貼公司的發展,包括高層之間的對話。Dalio形容這安排是激進透明度的一部份。
以上的內容,摘錄自知名專欄作家JohnCassidy去年7月刊於《紐約客》的文章。Cassidy為了寫這篇關於Dalio的文章,去年初出席了Bridgewater多個內部會議。在開會前,Dalio發給Cassidy一本厚達百頁、Bridgewater要求每名新員工熟讀的手冊,名為《Principles》,內容是277條Dalio要求同事奉行的原則,不止涉及公司管理,也包含如何自我提升的教誨,猶如一本Self-help雞精書。Bridgewater另有數以百計由Dalio訂立的投資決策規則,由利率與滙率的關係,到金價長期走勢的計算方法都有。
Dalio重視紀律,追求精確的系統性分析,不受情緒影響的投資規則。他認為經濟和金融市場有如自然界,像一部精密的機器般運作,所以能夠通過細緻分析,把握其運作規律。

年賺千億 全行第一

Cassidy的文章,對於Bridgewater被外界視邪教般的管理文化,有很多生動的描寫。回想起這篇文章,是因為我猜測今天各大報章財經版,應該充斥着Bridgewater的新聞,事緣法國羅富齊集團旗下的LCHInvestments,昨日發表了一個對冲基金的排名榜,Bridgewater去年為投資者淨賺138億美元(約1076億港元),超越索羅斯,位列榜首。與Dalio的出色表現相比,「沽神」保爾森管理的對冲基金相形見絀,去年損失了96億美元,是對冲基金史上最大的一次虧損,比LTCM當年爆煲造成的損失還要多。
LCH的排行榜有趣的地方,是另有一張以各基金成立以來,累積賺錢總額來排序的名單。Bridgewater自1975年成立至今,扣除費用後的淨回報有358億美元,比早兩年成立的量子基金,還要多賺36億美元,位列榜首。保爾森在1994年成立的基金,底子夠厚,累積回報仍然有226億美元,緊隨量子基金之後排第三。

2007年中 Dalio預警海嘯

Bridgewater的旗艦基金PureAlpha,資產值已達到720億美元,是全球資產值最高的對冲基金,實行Macro策略,通過預測滙率、通脹、GDP等走勢,投資各類型金融衍生工具搵錢。
對冲基金有Toobigtoperform的詛咒,投資表現會隨着資產值上升而下滑。但PureAlpha除了在2009年錄得比同業遜色的4%回報外,近年一直跑贏同業,帶來貨真價實、遠勝大市的絕對回報,2008年超過9%,2010年是冠絕大型對冲基金(資產值在10億美元以上)的45%,2011年截至11月底已達25%。
Dalio在2007年中,已警告美國金融系統面臨信貸過度膨脹的危機,預言將會發展成一場颶風,更仔細計算出銀行系統將因龐大壞賬,變成資不抵債,但華府官員充耳不聞。其後他有關政府要印銀紙救市,歐美將經歷漫長的去槓桿化日子,經濟長期低迷的預言,一一實現,成為PureAlpha近年長勝的基礎。
Dalio至今仍然深信,歐美的去槓桿化過程,尚需時數以十年時間計,政府勢必繼續印銀紙吊命,貨幣和債券肯定冇運行。
不過在強調要認清長期趨勢之餘,Dalio未有放棄捕捉短期走勢。PureAlpha去年先睇淡美債,然後反手做好倉,時機把握比大部份同業準確,比債券大王BillGross更快轉身,造就它的全年表現,有望再次晉身三甲。
寫過兩本暢銷財經書的JohnCassidy,已是名記者,即使訪問Dalio的機會難得,也不會為《紐約客》寫一篇只會唱好的鱔稿。因應近年外界質疑對冲基金的表現和社會作用,Cassidy直接問Dalio對冲基金除了製造少數億萬富豪,還有沒有其他社會功能,Dalio的回應即時變得虛弱,理由行貨(或者是Cassidy筆下刻意營造的效果),僅稱自己能為很多退休基金帶來理想回報,並有助提升資本分配的效率。

響應股神 捐出一半財富

Bridgewater能為投資者帶來可觀回報,其實是行業的少數,去年對冲基金業整體虧損3%至7%(視乎不同機構的統計口徑),大部份基金都損手。Dalio承認對冲基金追求的Alpha(與大市相比的超額回報),是零和遊戲,Bridgewater的回報,是取自其他人身上。
Dalio自己每年收入數以10億美元計,身家估計有70億美元。他響應了畢菲特和蓋茨的呼籲,承諾會捐出最少一半財富。這是神級對冲基金經理,在零和遊戲之外,回饋社會的方式。

方博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