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15日

Whatwearereading:十二怒漢 - 凱伯特

於1957年悶熱的夏天,美國法院審判一宗少年弒父案至最後階段,12名陪審員退庭商議。在眾人看來罪證確鑿的案件,11名陪審員認定少年有罪。只有8號陪審員力排眾議,斷定被告無罪,「我覺得,還有合理疑點」,一場無休止的正反辯論正式開始。
換轉在香港,陪審員少數服從多數,立場不同,大可投票了事。美國大部份州分的司法制度規定審訊謀殺等刑事案件,全體陪審員要有一致裁決,12個人要一致認定「有罪」,或一致同意「無罪」,方可結案。故事發展下去,只能有兩個結局:11個人說服1個人,或是1個人說服11個人。

勿忘司法核心追求真理

8號陪審員認為案件有多個疑點還未釐清,辯方律師又沒有盡責。他不甘於就此罷休,嘗試逐步鋪陳論點,但立論未成,便已招致其餘陪審員帶有偏見、惡意、理性及非理性的反駁,甚至覺得他浪費大家時間。他差點就要屈服,絕望地說:「你們再投一次暗票,這次我不投票,如全部也認為被告有罪的話,我願意跟隨。」
結果有一名陪審員倒戈,由「有罪」轉投「無罪」陣營。那位年邁的陪審員說:「一個人要堅持是很難,我願意聽下去,加入你的一方」,這成了8號陪審員以1人之力,說服11個人的第一個突破點。
以上的情節出自電影《十二怒漢(12AngryMen)》。影片1957年上映,全片就在陪審室拍攝,影星亨利方達飾演的8號陪審員,提出種種疑點,一一說服陪審員轉軚,引人入勝的思辯劇情,成了電影大賣的關鍵。
但震撼美國人的還有劇中反覆重提的「無罪假定」的價值。那年頭剛好是麥卡錫主義年代的終結不久。麥卡錫派利用輿論的恐共意識,操控聽證會打壓異己,連法院也差點淪為政治檢控的工具。電影正正提醒美國人要守護好司法制度的立國基石。本地劇團「劇場空間」月前再度在港重演《十二怒漢》,劇本經歷半個世紀,演員更新替代,但劇力沒有褪色。
我手上翻閱的劇本版《十二怒漢》,已成美國學校的高中讀物。一本好的劇本勝過千言萬語,不但道盡了美國前賢設計司法制度的心思,也提醒年輕人。即使有好的制度,依靠的還是每個公民自覺,要獨立思考,每事質疑,追求真理,不隨波逐流。美國就是依靠這些讀物所傳承的公民價值,去維繫一個國家的向心力。

國民教育學習抱持良知

當香港的官方國民教育淪為愛國教育,隱去公民價值,剩下空洞的國家發展成就,唯一可以抗衡的,是民間的國民教育。尤其是在這個注定是中國躁動不安的6月,23年前的天安門死者仍未沉寃得雪,再添一宗李旺陽寃案。
面對官方國民教育,香港的年輕人更需要知道一河之隔的內地,多少人曾經以自己的身軀抵抗制度不公,不計較個人得失。
教育最基本的目的,應是教導新一代思考做事,「基於自己的良知」,正如《十二怒漢》裏法官對陪審員的訓示。

凱伯特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