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2年06月29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回歸十五年
香港我主場

香港進入後九七年代15周年,《金融中心》版邀請一眾專欄作者,通過12個關鍵詞,側寫香港經歷15年所謂「高度自治」的得失。作者們自由發揮,借題抒發,風格各異,但隱隱然流露頗一致的情懷:這城市是香港人的主場,我們應該有底氣,去全力守護這個地方。

1 港人治港

香港政治回歸15年,尤如日本一面清純的AV女優,起初拍泳衣寫真,再拍三級、四級,然後變得毫無底線,令人嘆息!
港英民主化的而且確吸納了民主派,化成建制一部份,這也是殖民地管治高明之處,代議政制是三級AV那一層格仔馬賽克,大家似模似樣打真軍,意淫民主、充滿當家作主的遐想。
可惜老董胡亂操作,搞出一場50萬人上街,03年腳痛下台後,北京自始改弦更張,要一管到底。格仔變得越來越薄,西環人馬,第二支管治隊伍登場,由地區、立法會到特首選舉都見其蹤迹,到特首當選公然到西環謝票,讓傳媒拍攝,三級薄格變成四級冇格,振英成為步兵(四級別稱)特首。
回歸15年,終於要清除港人治港那層馬賽克了,進入打真軍了。香港人,緊記示威地點,將要一路向西,不用再在添馬停留了!

添馬男

2 核心價值

所謂香港的核心價值這回事,原是八年前有幾百位有志之士在香港各大報章(除咗黨報)刊登一則聯署宣言而起。
而當日活動嘅發起人張炳良亦身先士卒越走越近個(權力)核心。及至以後無論邊位為官為政者行出嚟,都話要捍衞一番。其中表表當屬唐唐,佢嗰句:「捍衞核心價值係最核心嘅核心價值。」直情好似做到三層保護,莫講話「核心」,就算係「核漏」都免着驚。
家陣特首都換緊第三個,而乜嘢先係香港嘅核心價值都仲係眾說紛紜,多啲人會講嘅係「自由、法治、人權同民主」,其實呢啲都係普世文明社會最基礎嘅價值反映,說不上具有香港特色,況且其中還有「民主」?!似是而非,未曾真箇嘅只係有「期望」值,與既有「價值」仲係離行離列。或有人會標榜「獅子山下」精神,即係「食自己」,亦見道地,不過今時今日人人都識得問責,但就唔多會問責於己,所以「人唔做我做」呢套已不合事宜。咁到底,我哋現有嘅核心價值係乜?目下香港,我就會話係:「憎人富貴厭人貧」!

盧先亞

3 自由行

距離回歸15周年冇幾日,有人話阿爺會再送大禮畀我哋呢班油瓶仔,不過咁多年計落,邊份禮最大,唔使估都一定係自由行。自03年落實政策以嚟,已累積有超過八千萬名內地客以自由行方式到訪,零售行業固然得益最多,普羅市民亦直接或間接會受惠,起碼保住了就業數字。
當然港人會抱怨尖沙嘴、銅鑼灣一帶已給強國人佔據,其實之前咪一樣有外國同日本旅客,不過數目明顯昔非今比,而且佢哋都真係窮咗,另邊廂確實是富起來。然有得自必有失,簡單一句就係「國情不同,難以共融」。唔少香港人甚至話已經唔會再踏足廣東道,實情亦可能係名店滿佈又豈再是一般市民的消費場所。但當日受得阿爺份禮,佢哋就出得嚟行,而我哋亦預咗要還,所以啲人接受款待,又點會唔使要伺機報答?今日再收禮,除建制中人稱慶外,市民當知唔使高興得咁早。

盧先亞

4 民主派

落場踢波,發現對面可以出多兩個人,可以用手,球證由對手提供兼可隨時改球例,你嗰隊還要射入兩球才計一球。點踢?
偏偏,傳統民主派一直服從這樣一面倒不公平的規例踢波。循例遊行、跳海、接力絕食,就可斯文地抗衡北京?15年了,爭取到甚麼?最近大班叫何俊仁提選舉呈請,何都竟然咦咦哦哦!
所以,人民力量、社民連、八十後激進勢力抬頭,既是官迫民反,更是對傳統民主派的放棄。
你未必喜歡毓民長毛,但不能否認他們的抗爭手法新穎、有效。北京怎樣不承認「五區公投」,也傾全力「堵塞漏洞」。拉布雖以剪布收場,但拉倒網絡廿三條,拉甩曾鈺成的中立假面具,更把一眾保皇奴才收監立法會幾日,大快人心。
9月立法會選舉,你仍會支持傳統民主派嗎?Ifyoudon'tlikeit,youknowwhattodo.

姚崢嶸

5 霸權

霸權無處不在,力場無所不能。
回歸以來,港人開始驚覺,我們日用的飲食住行電煤手機,原來都極倚賴屈指可數的李鄭郭姓家族。他們聘用大量港人為他們謀利之餘,又能令他們乖乖退回大部份薪水,以換取一個個除窗台外,甚麼都少得可憐的蝸居。
本來,自由市場公平交易,港人但求物有所值,偏偏「住5樓如同住在地上」的情況比比皆是,蠱惑人心的天價交易,原來是托價茅招。他們在屋苑附設大型商場,把你的私人活動空間,商業化成他們的兜售場所。結果是,港人面對一式一樣的選擇之餘,他們只要稍稍抬價,通脹也要起舞一番。
霸權之能夠張牙舞爪,之所以令人生畏,是因為很易形成官商共同體,齊齊改寫有利他們的遊戲規則,於是科技項目、文化項目,盡皆是地產項目的外衣,土地供應與需求嚴重脫節,公平競爭法被改成只針對中小企……
龐一鳴是發起一年唔幫襯地產商運動的有心人,我套用他的說法,認清霸權,是因為要自主生活,要取回選擇權,要學習去做一個更好的人。

余大千

6 80後

刺針,可以刺痛遲鈍的神經。不小心中刺,正常反應是要立刻拔除,希望它從此消失,不要再招惹自己。但也有人相信刺針,例如針灸,知道刺痛過後,行氣活血,能讓自己更加精神爽利。80後就是社會上的一條刺,有人希望除之而後快,也有人覺得他們能夠揭穿國皇的新衣,爽快過癮。
由09年反高鐵運動中的新聞稿下款填上「80後反高鐵青年」開始,傳媒學者政客前仆後繼跑出來爭相定義80後是甚麼的時候,它注定是一個成功的反動符號,因為它刺痛神經,而且人人都想知道:甚麼是80後?
情況就像「剩女」,有些人心思思唔清楚自已係定唔係,也因為刺痛某些人的神經,出現抹黑情況,例如憤青、冇得上位、冇工做之類。雖然這樣使用符號,是高危動作,但試想像,如果叫「青年反高鐵」,搵鬼理?
所以80後運動未必是香港史上最有創意的社會運動,但它肯定是第一個成功的社運品牌。

蔡芷筠

7 七一

一切由2003年說起。那年盛夏,50萬人默默走上街頭重新定義「七一」,自此「七一」烙印在香港人心坎裏。
如果說「六四」這組數字代表一道傷痕,「七一」承載的是,這一群香港人由不甘心到拒絕犬儒的心路歷程。
這些年的七一,香港人逼在黑黑壓人群當中,心裏患得患失,說好的普選承諾遲遲未能兌現,我們被迫困在民主的死胡同。珍重的價值點點流失,我們卻無從阻止,心底盡是無奈。但失落之際,慶幸身邊還有一個個不願妥協的同路人。這塊土地也不知不覺孕育出前所未有的身份認同,由下而上的保育精神漸漸萌芽,勇於抗爭的八、九十後冒起,似乎又為我城提供了另一種可能。15年兜兜轉轉,此際又重回七一,再次走上街頭,為的不單止是吐一吐心中不忿,更重要是重聚這群不願妥協的老朋友,互相勉勵,讓我們有氣有力走下去,面對眼前最壞的年代。

凱伯特

8 麥理浩徑

麥理浩徑,英國人留下的禮物,15年沒變。它所在的郊野公園,佔香港面積四成,財團一直虎視眈眈。市民由2000年自發保護大浪西灣開始,到10年後借助社交媒體捲起熱潮,迫使政府全面堵塞「後花園」漏洞,保證麥徑100公里暢通無阻。
英軍在麥徑上創辦的毅行者活動,回歸前交由樂施會發揚光大,已成為每年城中盛事,數以萬計行者的長年身心所依,更在全球開枝散葉。2001年Cosmoboys遠征澳州,在一個叫AppleBay的地方,我們最後一次遇上啹喀英軍隊,感受帝國餘溫。多年後,在針山和毅行解放軍擦身而過,只覺不管主權誰屬,麥徑風光依舊。
7.1前夕西貢天降彩虹。這時我相信,雖然15年來一個又一個卑微的期望落空,只要保住麥徑,香港永遠是福地。敬告新特首:在這最後一片不用幫襯地產商的樂土,絕對不容僭建。

TC

9 天水圍

大眾傳媒,興濤作浪;歌影視壇,推波助瀾,給予這個新界西新市鎮一個惡名──「悲情城市」。發生過家暴慘案,可這與大部份居民全無關係,他們大都樂天知命地過活。最令人悲慟的,其實是此城的規劃失利。
先是80年代初,由港府與地產商簽署天水圍備忘,限制區內的政府建築內的商業單位,不能對發展商的營運構成挑戰。回歸後,八萬五出台,區內大量廉租房屋吸納巨量人口,他們大多從事勞動工作,又需要跨區通勤,一部份還是覓職困難的人士及未能適應香港生活的新移民。千禧前後,天水圍暴增超過15萬新居民,交通配套未能跟上,城規問題激現,才是「悲情」。
我們要反問,傳媒的污名化,還是政商談判失當與城市規管欠周,才是這個標籤的根源?「誰策劃這寸地尺土?人擠逼中便容易退步。」林夕作予李克勤的《天水.圍城》,如是說。

細孖匡

10 高登

香港回歸15年,原來高登也創辦了13年。
特區15年,自董伯伯開始,到煲呔,狼英,香港來到第三任特首。高登也有前後三個不同時期:從電腦硬件討論區起家,進化吹水台,再演變成惡搞、起底、二次創作發源地,經歷了DrJim、Fevaworks、今日林祖舜等三個朝代。高登的轉型之旅,內憂外患,兩度易手,定位有變,這跟香港經濟由盛轉衰、民怨由淺到深絕對有關。
追溯高登的起源:跟大部份港人一樣,搵食至上。為趕搭科網尾班車,高登1999年創業,沒料到一年後科網爆破,艱苦經營數年,無奈出租,繼而轉手,創辦人微利離場。
然而,高登並沒有停止步伐,繼續向前進發,終成為最有影響力、最支持爭取普選的網上社群,反過來積極影響香港。
未來,香港可以借鑑高登:敢冒險,敢轉型,憑自己力量,走自己的路。

方己程

11 本土

教科書灌輸學子,小漁村變身金融中心。主流論述,把香港形象冰封多年。
不只馴民化的殖民施政與數十年來跟中共的糾纏,「本土」是香港整體發展的多樣呈現、是外來移民的同化、是每位香港人的小故事、小歷史──及其基礎:庶民社會。
本土文化源自黎民百姓。熱愛舊社區、老小店的人漸多,他們拒絕大財閥;本土價值孕於殖民地時代的生活記憶。保育之聲自06年生根,所謂「天星(碼頭運動)之火,可以燎原。」支持保留舊建築,非關懷舊,非關戀殖,而是本土意識抬頭。
本土,實踐起來就是公民參與。它有多強的生命力,正代表着香港人在社會立聲發力上有多主動。對不公義的申訴斥責、對共黨壞文化的恐懼提防、對城市發展與人口政策的極度敏感,正是近年本土的體現。我愛香港,我愛本土。

細孖匡

12 主場

香港從來都係在主場中作客,好鬼矛盾。
六十年代鬼佬學者稱為BorrowedTime、BorrowedPlace,又認為香港人有一種難民情意結。上一代移民當然視香港乃作客,有朝一日等內地定下來便回鄉,結果在這地方落地生根。下一代土生土長,視香港為家,回鄉可免則免,但心態上仍是作客,因為我們身處殖民地體制,無法自主,除了用腳投票,遠走他方。
回歸後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消失了,理應當家作主,但原來卻是殖民地體制的延續。民主步伐牛步前行,年輕一代越來越不耐煩了。
文化保育運動預告了主場意識的出現,保衞香港生活、核心價值,既對抗地產霸權,又對抗第二枝管治隊伍插手內部事務。一場特首選舉論壇,一句「家我主場」,點化了這個本土意識,主體意識。
我主場意識,將改變香港未來政治面貌。

添馬男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