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7月05日

創業作業:強迫金加價 - 宋漢生

強積金勞民傷財,民主黨和公民黨卻仍然支持,只有人民力量爭取廢除強積金。

又到月尾,公司開票出糧,忽然同事截停,說銀碼錯了,今個月起,迫金加價,要開張細幾百蚊的票。
對,當錢越來越不見使,落袋的人工,未加先減。迫金本身就爛,政府竟然還要加價,然尊貴議員又竟然非常一致地通過。難怪那心水清的同事,平時政治冷感,今次卻振臂一呼,呼籲各位同事,一齊簽名支持人力黨,爭取廢迫金。
公司不少雜務,都是我負責。最討厭的,是月尾填那份迫金表。加人,減人,人工調整,統統都要報一大餐。如果是有用,都算。問題是,整個迫金本身是徒勞無功。

勞民傷財得個桔

兩類人,一類,會為將來打算,儲個錢。另一類,不會為將來打算,不儲夠。會儲錢的,本來就會儲,可能是買樓,可能是買股,可能讀書投資,林林總總,反正不愁無方法。逼這些人買迫金,不單止多餘,還減少儲錢的選擇,十個差。
不會儲錢的,是迫金師爺的目標對象。這些人,供了幾十年迫金,夠鐘時,一次過,攞住那高不成低不就的錢,隨時豪嘆幾日一筆清,打回原形。如果一早認定,迫金有剩是好彩無剩是道理,還好。最怕是供了迫金,選擇被催眠,說服自己有迫金就夠皮,大條道理不儲,有迫金還衰過無。
即是說,來來去去,勞民傷財之後,所有人都得個桔。也不是所有人,最着數是做基金的,政府立法逼人交錢給你舞,都是利世民常提的OPM(OtherPeople'sMoney),賺蝕都無所謂,反正付鈔的人零期望,迫金管理費永遠袋袋平安。

基金賺管理費和味

有幾袋袋平安?我自己,每次都手填表,時不時又遲了些少交。即是說,基金公司,要有專人每月睇我份手填報表。可能每次填表必暴躁,手字自問都幾亂來。又要定時有專人打過來,溫馨提示交錢。加加埋埋,以這樣的一個額,人力成本未必低。不禁想,自己手填表和時不時遲交,會不會是潛意識想找基金出出氣,等你輸送得咁高興吖嗱?
講開儲錢,之前看了本書,提到儲錢不儲錢的心理。基本上,每個人都有兩個自己,一個短視,一個長視。這不是比喻,腦袋真的有一忽是短視,有一忽是長視。這兩個自己,長期鬥爭,各有勝負。
儲錢是其中一個戰場。研究員做過一個實驗,先讓實驗品肚餓,然後在枱面放一塊香噴噴的餅,告訴實驗品,即刻食,食一塊;忍五分鐘先食,食兩塊;然後觀察各人在不同的等待時間,有甚麼樣的反應。
理論是,你越覺得未來的自己,和現在的自己有關,就越會看長線。
打個比喻,兩個圓圈,一個代表現在的自己,一個代表未來的自己,這兩個圈,在心目中越重叠,就越會儲錢。怎樣令兩個圈更重叠呢?研究員找來兩批人,一批沒有特別準備,另一批,卻先照一照鏡,這塊鏡,做了手腳,實驗品望見鏡內的自己,是用荷李活特技弄出來的老年版,非常像真。

議員未全力反對

結果發現,跟老年版自己碰過面的實驗品,明顯比沒碰面的,更為未來打算,理由是,碰個面,熟絡了,那兩個圈重叠的範圍於是多了,就更為未來的自己設想。
話說回頭,迫金不廢反加草案,上年11月投票,民選議員當中,誰人竟然投支持票?答案是全部,包括民主黨公民黨民建聯,除了兩票。邊兩票?答案是黃毓民和陳偉業。難道幾個月後的立會選舉,真的要改撐人力?
宋漢生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