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7月13日

BIGSPENDER:書寫善美人生

鍾普洋一踏入辦公室就用薰香爐燃點着沉香木屑,讓滿室幽香。玄關一對紫檀木椅,一座酸枝枱上放一座智慧老人木雕,映襯着他和太太的水墨畫與書法作品,他是DHL亞太區始創人,2001年將營業額達38億的公司出售給德國郵政局後,便全身而退;隨大師林逸之學書法、習畫、跟BryanEllery學做青銅雕塑,開始書寫自己的善美人生。
記者:顏美鳳 攝影:梁鑑章

辦公室林林總總的書籍反映着他的人生。「大學階段甚麼也看,拼搏階段看與商業有關的書,現在愛看的都與personaldevelopment有關。」手拿一本《HowtoSimplifyYourLife》的他說。
他最欣賞文藝復興時期的達文西博學多才,自己退休後不斷鑽研不同的範疇。受弟弟影響,他玩沉香,最愛點着沉香品茗,辦公室放着從中藝買回來的水沉香擺設,訪問當日從家裏帶來十年前花了廿萬、從京都文房用品店鳩居堂買的越南棋楠沉香,準備與弟弟一起「享用」。

最大缺點:太多興趣

「自己最大的缺點就是火麒麟周身癮,但又可以說是優點。」有段時間愛上攝影,又曾隨太太、女兒一起跟書畫名家林逸之習書畫,辦公室玄關的牆與玻璃都刻着書法,全都是自己及太太的手筆。
「發現自己最擅長是透過分享經歷帶領別人。」他不斷出席研討會、到大學裏講學。
「最初教人創業、現在教人做人。」未退休時已發現越專業的人其實眼光越狹窄,那都是與教育有關。
「大學是為第一份工做準備,但一個人一生可能做七、八份工,在同一公司也可能有幾次晉升機會,如果市場推廣只識做自己範疇,以後怎當管理層去管不同部門。」
2005年宣佈實施三三四新學制,他就開始籌備聘請20名海外學者為八間專上學院設計出一套「博識教育」課程,以加強培育領袖以及學生的人格品德,今年9月便正式推行。他對自己一手策劃的課程特別着緊,怕記者不明白,特別在告示版上寫上博識課程內的12個元素,當中包括社交、健康、心靈、道德標準與品格。

招聘人才 品格第一

「這些都排在領導前面,要其身得正其令才行。」
他說從前沒人覺得仁義道德值錢,但毒奶粉事件正好告訴世人公司領導人的品格、道德如何重要。
他招聘人才永遠將人格放在第一,從前面試時會問應徵者你對父親最差一次是怎樣?你覺得甚麼是不仁不義?他要教香港學生做人,告訴他們仁義道德最值錢。
「可能香港很多方面都未能與中國競爭,但我們的心最值錢。」說時他正站在太太寫的書法旁邊,宣紙上寫道「未經執着難瀟灑,何能大器不苦功。」

跟隨英國名師 學造青銅雕塑

鍾普洋的辦公室擺放着他的青銅頭像,神情笑容栩栩如生,乃是英國青銅人像雕塑家BryanEllery的作品。
現年69歲的Bryan曾為荷李活女星JulieChristie、英國作家JohnMortimer、英國史學家AlistairHorne製作一比一頭像。15年前才開始來港為香港的客戶造像,客人名單包括前特首曾蔭權、上海灘創辦人鄧永鏘、利福主席劉鑾鴻、太古集團主席白紀圖。
趙世光的女兒趙式和看過Bryan為父親造的頭像後,驚嘆他的技藝,開設畫廊GalerieHuit跟他合作,透過畫廊預約便可安排Bryan做頭像。
為捕捉客人的表情神態,Bryan每次必堅持親身飛來香港,與客人最少會面六個小時。Bryan為鄭經翰造像時,他正在商台主持《茶杯裡的風波》,於是從旁觀察捕捉了他權威的神韻。至於趙世光的頭像,則是其朋友找Bryan為他製作後,作為七十大壽的賀禮;本來Bryan到其辦公室與他會面,但只見他低頭不斷簽支票,後來說服他去看一場電影,就看到趙世光最輕鬆的神情了。Bryan會先用黏土揉出人像的泥模,送返英國鑄成銅像,客人可選擇青銅、黑銅或黃銅。每個連雲石座的頭像收費12萬,製作需時八個星期。

六小時課 足證天份

鍾普洋本來找Bryan為三個女兒做頭像,後來自己也順道做一個,更和弟弟一起跟Bryan學習製雕塑頭像,上堂時臨時拉了自己的司機當模特兒。他說上六個小時課立即知道自己有沒有天份,他拿來一張相片給記者看,他用黏土將司機的面容演繹得極像真,後來運到英國鑄成銅像,送了給司機作禮物。他指着照片中弟弟的作品微笑說道:「他做得不似。」
GalerieHuit
地址:灣仔聖佛蘭士街8號

與大師林逸之 習書法繪畫

自小鍾普洋的婆婆就教他唸唐詩、父親就教他毛筆書法,到美國讀大學時也學過英文書法calligraphy,還靠一手好字賺過好多外快。他也讓女兒從小隨大師林逸之習書畫,大師集當代書畫三大名家之大成,繪畫師承齊白石弟子陳大羽(1912-2001);書法則從著名女書法家、康有為弟子蕭嫻(1902-1997)學行書,有「當代草聖」之譽的林散之(1898-1989)學草書。
隨他習書畫的包括和記電訊財務總裁陳婉真、余若薇、城市大學教授何炘基、胡應湘太太郭秀萍八十年代已開始跟林老師學畫,是林老師第一批學生。

代女上堂 從此迷上

有次女兒因為排演舞蹈,趕不及回家上堂,太太鍾海倫怕林老師等得不耐煩,便代女兒上課,從此迷上繪畫書法。他亦趁機重拾毛筆:「中國有文化的都識寫字。」與太太一起隨林逸之習書畫。
習書法三年,他擅行書,太太以草書見長,越寫越發覺書法是最好的情緒修練。
「畫畫錯一筆仍然可以補救,書法有一個敗筆就寫不成,是對心理最好的meditation。」畫畫用的宣紙越老越好,他最愛光顧1955年便經營的文房老店文聯莊,因為此店存有品質優良的紅星牌、紅旗牌及雞球牌宣紙,這些老品牌都是以人手從青檀樹剝下來的青檀皮而製的。
對於墨汁,他不敢講究,只用最方便的膠裝墨水。「我也想用墨硯請個女書僮替我磨墨,太太話唔准。」他最初用毛質較硬的狼毛筆,今日已經揮灑自如,脫掉眼鏡拿起一支柔軟的羊毛筆,在宣紙上洋洋揮筆便寫出王之渙的《登鶴雀樓》:「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詩中孜孜不倦的精神,最能反映今日的他。
文聯莊
地址:香港中環永吉街29-35號
恆豐大廈二字樓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