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7月13日

LunchwiththeFC--龐一鳴:我要選立法會 - 蔡東豪

羅君豪攝

每一個評論者,都有落場踢波的衝動,或者自己做得更好。評論者以有理據的方式去分析情況,特別上心,這衝動不難理解。多想一下,評論者多數會打消念頭,因為他們從來不是行動型。3.25特首選舉,接觸到太多上心的事情,我曾有從政衝動,但想到自己生命中的種種疑似「僭建」,立即退縮,這些事情最好由其他人做……而我想起龐一鳴。龐一鳴散發着一種浪漫感覺,我想了又想,為甚麼我被這種浪漫吸引着?對,我從他見到我,他就是我想做但做不成的一個人。我宣佈我以心以口以身以腳以錢以力支持龐一鳴選立法會。

一年前書展期間認識龐一鳴,我是股東的上書局(上書局仍健在,是港版資本主義的奇蹟)為他出版《就係唔幫襯地產商》,我擔任新書發佈會的主持。龐一鳴一開口,我便知道發佈會座無虛席的原因。龐一鳴的浪漫不是虛無的浪漫,而是我以為不可共存的「紮實」浪漫。

良心消費唔幫襯地產商

龐一鳴選的餐廳,我知道不會是普通餐廳,他選了為弱能人士提供就業的社企樂融雅敍。LunchwiththeFC訪問通常不安排攝影師影相,因為午飯時間已經有限,還要勞師動眾影相,恐怕顧此失彼。但想到地點是社企,為有心的團體作宣傳,也是做好事。餐廳負責人面帶不好意思向我們解釋,餐廳食物簡單。很好啊,地方舒適,窗明几淨,服務殷勤,當日見到午飯生意不錯,香港人不會隨便浪費每一個吃得好的機會,態度是做善事和吃得好是一單還一單,樂融雅敍是實力派。
我跟大部份認識龐一鳴的人一樣,最初是從傳媒接觸到他發起的「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運動。「地產霸權」有很多解釋,最普遍的是少數地產商壟斷地產市場,以巧取豪奪方法賺取利潤,並把業務擴展到地產以外行業,影響着普羅市民生活。龐一鳴的行動吸引到傳媒注意,過去一段時間多次報道,深入民心。《維基百科》中「地產霸權」一詞,有關於龐一鳴行動的介紹。
「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行動對我這類「動口不動手」的人影響很大,原因是這個「動」字。龐一鳴發動一場從自己一個人開始的社會改變,從基本做起,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從改變中學習怎調整價值觀。我和你只坐着講,他卻在行動。
龐一鳴的行動不是單純社會運動,表層下有深層的意義。唔幫襯地產商不容易,龐一鳴做事之前要停一停,諗一諗,他需要很在意自己在做甚麼,因此他感覺到自己的存在,而其他人在地產商帶領下,每日跟着人潮在走,不需多想,照做吧。龐一鳴實在是發動一場自主生活革命,呼籲我們要懂得掌握自己的生活。
「很多人支持『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是因為可把自己融入行動,身體力行做一件事。我們平日覺得很多事情都很遙遠,經過這行動,他們發現原來自己有其他身份。」
「我們都是消費者,當中包括綠色生活和單車愛好者,藉着這些身份,我們可以行動做一些事情,改變自己的生活,這改變或者不是很大,但我們知道自己有選擇,不再感到無力。」龐一鳴認為近年社會瀰漫着無力感,香港人覺得社會上有很多不妥的事情,但覺得自己很渺小,甚麼也做不到,被無力感煎熬。這兩年,龐一鳴騎着單車,四處去不同團體(包括精電,710),宣揚這套個人行動的理念──原來我們有選擇。
龐一鳴回憶2011年10月,「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行動無聲無色地結束,因為行動已經不是行動,已成為他生活的一部份。
「這行動是一種起步方式,參與者或者會得到啟發,找到其他參與社會的方法。」龐一鳴也找到,這方法出人意表,甚至打倒昨日的我。龐一鳴堅定地向我保證,已想得很清楚:「我要選立法會。」
社運者大都看不起政治,視之為醬缸,認為建制外的行動更能改變社會。龐一鳴在書的自序也說過,良心消費比投票更能改變香港。甚麼改變了他?

「香港人習慣是依賴代言人,投票之後,議員代表了自己,為自己爭取,自己便不用理事。政黨就是看到這點,例如民主派,致力製造恐怖氣氛,選民投民主派一票,他們會為選民抗衡內地。我認為這種心態是香港多年來沒進步的原因,社會沒有新觀念和新討論。」

「我希望藉着議員的身份,邀請市民去參與社會,這是大家和我的合作關係,不是我代市民去做,而是我拉市民落水一齊去做。只是一貫自己的做法,跟我的信念無衝突。」以梁振英自圓其說的標準,60分,合格。
我可以想像到龐一鳴的競選活動,本身就是一場社會運動,全香港走進競選氣氛,他以一貫與別不同的方式,以行動帶出他的訊息。可是,立法會是一件嚴肅的事,龐一鳴須清楚讓香港人知道,他是利用立法會選舉過程去表達一些東西,抑或是真心想贏,走入立法會,以另一種身份為香港做事?這問題對我也很重要,我要停下所有食飯動作問:「你是否真心想做立法會議員,YesorNo?」
「Yes。」龐一鳴答。

權力在民行動改變香港

跟進的問題也很重要,香港人投票經驗豐富,投得很精明,很懂得「善用」手上一票,除了投票給他們認同的一位候選人,另一個重要條件,是這位候選人有機會勝出。香港人不會投票給一個他們喜歡但不會勝出的候選人。龐先生,你有機會勝出嗎?
他笑着說:「有啩!」然後收起笑容,說:「香港人厭倦政黨政治,這麼多年了,都是同一套:民主派講理念,而理念是指他們代市民去抗衡內地和防止政府做壞事,建制派推銷務實,而務實是指香港人不要搞亂香港,其實是維護一小撮人的利益。香港人受夠了,需要新的意念。」
香港人等待着出現的人是你?
「我想以行動告訴香港人,在政黨政治以外,還有其他可能性。我擁有現時香港政治生態欠缺的東西:由身體力行實踐,把自己融入一項行動。我不會取代市民的地位,不會嗌『還政於民』,權力從來在我們手上,事情由市民和龐一鳴拍住上一起去做。香港人是時候重新掌握自己的方向,選民中不少人曾經支持過我,知道我不是空談。」
「我的政綱包含在我的行動之中,目的是改變香港。」
改變香港,談可容易!回歸15年,政治上的改變乏善足陳,所謂改變多是口號,香港人不容易再受騙。以我算是關心香港事物的人為例,對政治失去熱情,每次投票其實心裏都不大願意,最後去了投票主要是責任驅使,我(打消自己參選念頭後)其實也在等待一個令人振奮的人物出現。

真心想贏政治不需靠嚇

政治人物必須要懂得說故事,這方面龐一鳴有潛質。龐一鳴每隔三幾年去一次長旅行,他的長是半年至一年。兩年前他在拉丁美洲六個國家逗留了差不多一年,他向我解釋其他國家怎以創新手法去處理社會問題,例如委內瑞拉青少年吸毒問題嚴重,政府以一個特別方法處理,令龐一鳴耳目一新。
「香港政府處理青少年吸毒的方法,是靠嚇,製作一些廣告,指出吸毒的害處,會摧殘身體,會家散人亡,總之把問題描繪至非常恐怖。委內瑞拉政府以另一個方法去做,就是介紹一樣美好的東西給青少年,這東西是古典音樂。」

拉丁美洲的事物我很陌生,但我熟悉GustavoDudamel的故事。在委內瑞拉長大的年輕人一不小心便會走入歧途,但Dudamel自小愛上古典音樂,參加政府辦的青少年音樂課程,成為全球出色指揮家,今日是洛杉磯管弦樂團音樂總監,是全球最令人興奮的指揮,他來香港的話,我擔保半小時內賣完門票。Dudamel故事的重點,就是龐一鳴故事的精髓:一個委內瑞拉年輕人怎會有機會學古典音樂?
「我聽過這個由政府辦的音樂課程,經過朋友介紹,親身去感受。我跟學生一同坐在課室,看着他們練習,這些年輕人不是像香港年輕人被家長逼去學音樂,愁眉苦臉,這些委內瑞拉年輕人全程投入。我懂西班牙語,跟他們交流,他們充滿着對音樂、對人生的熱誠。」

「這就是我的政綱,我想帶些新主意給香港,例如跟青年人溝通不一定靠嚇。香港政治就是靠嚇,一邊是要抗衡內地,另一邊是要維持穩定,我想行一條不同的路,我想帶一些美好的事情給香港人。委內瑞拉的青少年音樂課程便是例子,年輕人要是走入馬勒的音樂世界,他們不可能吸毒,政府不是單一招靠嚇。」

美好的事情?香港人差點以為自己沒資格要求政府創造美好的事情。以青少年吸毒為例,最美好的事情可能是引入最高科技的驗毒方法……。
旅遊豐富了龐一鳴的思維,讓他知道世界有很多可能性,有些國家不怕嘗試,行一條不同的路。他嚮往這些國家敢試的勇氣,相比香港,政治上有甚麼新人物、新主意,曾經令香港人感到有希望?
「我覺得香港政黨辜負了香港人,這麼多年他們沒有營造一個社會氣氛,讓美好的事情出現。政府施政頻頻失效,政黨靠「監」靠「阻」,香港人以為這是政治常態。我希望藉着參選,有較廣闊的身份,有意識地創造美好的事情,惟有美好的事情才可以改變香港,香港才有生氣,找到出路。」「Cool得很」的龐一鳴也說得有點激動,「不太Cool」的我早已聽得熱血沸騰。

知行合一創造美好政治

我建議他飲啖咖啡繼續講,其實是我要停一停,平復一下心情。「我會勝出,因為香港人會看到我創造美好事情的可能性,會看到我擁有其他人欠缺的東西,是把理念融入行動中。」這點無人可爭辯:這個人不是靠把口。
龐一鳴拉丁美洲式經驗跟我香港式犬儒,構成很大的對比。我工作了廿多年,對於分辨真假,見過聽過親身經歷過不少,做投資銀行和做廠都不是純情工種,有自己一套觀人心得。從一年前第一次遇到龐一鳴,我便對他有好感,這種好感似是發自內心,或者他就是我一直想做到但總是做不到的一個人,一個對世事充滿着浪漫的人,而這份浪漫源自紮實的自信。
政治是一個不停妥協的過程,龐一鳴在政治醬缸中怎自處?「我不會妥協,行了這麼多路才妥協,不會吧!」我在幻想,假如龐一鳴真的選入立法會,他會是劉江華定是詹培忠,抑或是……。
競選失敗怎辦?「我會繼續做我的工作,沒有立法會議員身份和資源,做少一點,但繼續做。」

歐洲賣藝悲香港創意

最近龐一鳴帶11個年輕人,到歐洲5個城市賣藝旅遊,全程25日,其中10日靠街頭賣藝為生,賺到多少當天吃多少。除了龐一鳴,全部人沒有街頭賣藝經驗。
賣藝團目的很簡單,龐一鳴想年輕人親身體會,港式的食玩買旅遊之外,有其他方式認識歐洲。還有,讓年輕人開眼界,世界有很多地方跟香港不同,不但准許街頭賣藝,還有人欣賞。我問龐一鳴最賺到錢是甚麼把戲,出奇地,不是專業演出,而是博到途人剎那間會心微笑。「我們穿上動物服飾,用背脊對住人,搖條尾,就是這麼簡單,城市人過着繁忙都市生活,有陌生人用心用創意博他們一笑,這就是快樂。」
龐一鳴說一個發人深省的經驗:「在柏林,一個老師帶着一班小孩路過,停低看我們表演,表演完畢,老師解釋給小孩:『假如你們欣賞這個表演,你們要打賞』。小孩排隊打賞我們,這景象我難忘。」
「我們遇到不少香港人,他們友善地跟我們打招呼,但無一個人打賞我們,香港沒有打賞街頭賣藝者的氣氛。香港不重視創意,可從街頭賣藝看到。」我慚愧地承認,我就是表演結束前匆匆離開的那種人。

勇敢自由人

在職業一欄,龐一鳴填「自由工作者」,這狀態自他大學畢業未改變過。龐一鳴為自由工作者身份感驕傲,他認為這群人對社會貢獻其實很大,但從來得不到社會支持。自由工作者願意冒險,願意過不穩定的生活,敢闖敢試,是充滿動力的一群。
「從來沒有人為自由工作者做過事,香港是時候去為這群人,以及其他被社會忽略的群組做點事,把責任、使命、夢想,帶給社會上不同身份的人。在英國、韓國等國家,自由工作者得到社會氣氛認同,創意工業因此起飛。我的競選重心就是關於社會上不同身份的人」。

樂融雅敍

九龍塘歌和老街公園壁球中心地下
白汁蘑菇雞絲意粉 $33
羅宋湯通粉 $30
芒果布甸x2 $16
總數(無加一) $79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