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2年07月28日

藝人投資:無殼蝸牛張國強
唔諗就冇事

拍攝地點,又係九龍仔公園球場,「近我屋企吖嘛。」運動型的張國強(KK),若由他揀拍照場地,他總是揀這個「老地方」,不是劇情需要,皆因他自細到如今,都是此場常客,連買樓、租屋,都守着廣播道一帶。時光倒流廿年前,搬到廣播道、移民加拿大溫哥華,都是為兒女籌謀,但買樓運氣差透,他仍是無殼蝸牛,惟有睇開啲,「唔好諗,就冇事。」
記者:葉淑貞
攝影:羅君豪

加國回流 賣樓輸清光

張國強1988年結婚,89年長子出生,由細到大,都是九龍仔公園球場常客,買樓租屋也在附近。九十年代初香港爆發移民潮,加拿大、新加坡都對演藝人的移民申請有分加,「我兩邊都申請,最後揀加拿大。」回歸恐懼症?他沒有,只是潮流興移民,「其實同搬屋差唔多吧!」
這一走,以為無回頭,於是把樓賣了,在加港兌換價約一兌七的時期,買入溫哥華物業,「我以為生活好簡單,可以趁移民完全轉型,改行做小生意,先由老本行開始。」他口中的老本行,是體育用品公司,「我踢波時已跟朋友合作在波鞋街開舖頭,但最終因意見不合拆夥。」
也有想過飲食業、中文學校等,但一直得個諗字,「眼見好多移民朋友,做生意失敗居多,搞到我唔敢郁。」開始後悔放棄年開三百套戲的香港電影市場,領悟到要享受外國的月光,始終有不少竅門,艱苦之處不為人道,「你不能因為看見別人開花結果,以為『黐埋去』就得。」
經過逾十年的太空人生活,他在2004年舉家賣樓回流,滙率時為一兌四幾,未計樓價,單是紙水已經輸得夠慘,「計埋供樓利息,基本上係輸清光。如今兌七幾,升番晒。」難得地,他說時仍然笑笑口。

入市失機 無悔移民

對物業投資者來說,04年的入市時機大概五十年一遇,可是,KK又錯過了,只是租樓住,至今仍是租客,「當時我未定去留,唔想買樓。點解個個有樓,我就一定要有樓先?租樓都可以吧!況且家樓價太貴,買唔起,諗多無謂。」
兜兜轉轉,失了真金白銀也失了時間成本,他矢言沒有後悔移民,「你想種蘋果,於是落蘋果種子,誰知天冷失收,就算收成了,但原來市場興芒果,那也沒辦法。」

情繫九龍仔公園 當時最愛睇飛機

當銅鑼灣維園不時人山人海,同樣位於市區、但位置相對吊腳的九龍仔公園,仍然難得悠閒,KK說:「我覺得這個公園好正,清靜、地方大,門口泊到車,很多球隊在這裏練波,我間中都來踢波、跑步。」
九龍仔公園位於九龍塘與九龍城間的小山坡,分隔着兩個貧富兩極的地區,七、八十年代已經是熱門的甲組練波場,吸引不少學生哥、球迷來觀操,如今足運式微,甲組球隊依舊愛在此練波,如晨曦、流浪,但球迷沒幾個。據說,家住九龍塘的已故影帝吳楚帆,晚年常到九龍仔公園晨運,時而朗聲論政,是九龍仔公園遺下的軼事之一。
KK年少時固然留下不少腳毛,榮升父親後,亦常與孩子到球場跑動,「那時機場還未搬,我同仔女最愛躺在滾軸溜冰場,看着飛機在頭頂壓過來!」

期望兩仔爺 開製作公司

1956年出生的張國強曾任職業足球員,入選過港青大軍,司職後衞,因參加電視台《無花果》演員招募而入行。現為無綫合約藝員,育有一子兩女。
年輕時KK專扮乖仔,回流後倒成了實力派,扮將軍、太監成功入屋,做埋專業體育評述。修讀演藝的長子就快出身,配合老爸人生再起飛,「兩仔爺將來一齊開製作公司,就是我的願望了。」廿四孝爸爸說。

多菜少肉收身 唔使刻意操弗

很多踢波仔退役後,都添了個大肚腩,但張國強年逾五十仍是「鋼條」,他說:「唔需要刻意操,但一有機會要多走動,有時間要踢吓波。」
多菜少肉是收身必勝法,而且習慣外國自家煮的進食模式,回流後不大光顧食肆,九龍城街市樓上、價錢如同高檔茶餐廳的大牌檔,已是他為數不多的飯堂,「因為老婆在附近買餸,間中會嚟。」
他自幼信佛,雖未致於茹素,但一切草食動物,一概謝絕,如牛、羊、兔,「牠們與人類一樣,牙齒都是平的,沒有尖齒撕裂肉類,都是吃素,所以我對這類動物會有一份尊重,近幾年已經戒吃。」這天他點了雞翼與豬扒,都是他少吃的東西,「是點給細路(指攝記哥哥)吃的。」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