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2年08月22日

BIGSPENDER:趙適恒斗室歡樂頌

趙世曾的姪兒趙適恒,曾於伊利沙伯醫院腫瘤科當醫生,單看這個背景,就教人聯想起舒適富裕的生活,但我走進他位於跑馬地五百多呎的家,一個三角琴與一個古鍵琴佔去斗室的所有空間,連床都沒有。因為熱愛音樂,放棄高薪厚職,隻身前往俄羅斯進修鋼琴,回港後七年,一直以教琴為生,兩個琴佔據他生命的全部。
記者:周家裕 攝影:梁志永

我走進趙適恒位於跑馬地的住所,沒梳化沒餐枱,就只有一部從倫敦購入、市值70萬元的演奏用六呎三角琴,幾乎佔去全屋一半的空間,那是他回港從醫以後花30萬買給自己的禮物。「我連瞓嘅地方都冇。」記者要求他把三角琴打開,本來他拒絕,因斗室太窄,在記者央求下,他隨手將將三角琴上的雜物掃到地上才將三角琴打開。訪問的大部份時間,他都坐在三角琴前,說到哪首樂曲就立即演奏一番,有時是蕭邦的《冬風》練習曲,有時是《平均律鋼琴曲集》的樂曲,說起教學生彈琴,他立即彈奏舒伯特的《樂興之時》,即本地卡通麥兜的主題曲,整個訪問猶如一場他的個人演奏會。

卸下醫生袍 走上教琴路

他的父親趙世儀,是趙世曾的兄長,14歲才接觸鋼琴的趙適恒,從來沒想過以興趣為職業。「讀書好嘛,所以一定是當醫生的。」他和弟弟趙式言都是醫生。「醫生是一個補救問題的行業,人們只會在不愉快的時間找我。」2001年他竟拋下高薪厚職,入讀俄羅斯聖彼得堡國立音樂學院鋼琴系進修班,三年後回港以教琴為生。
他不鼓勵學生考級,「我教琴是根據學生的興趣,他想彈哪一首,無論深淺我就會教,這樣學琴才會快樂;如果為了應付考級,就會限制了他們學習樂曲的範圍,就不夠闊了。」一般教授鋼琴都按級別收費,他卻是按年齡區分,10歲以下每小時400元,10歲以上每小時450元,成人則一律每小時500元,因為不以考級為目標,他所收的學費甚至比一般鋼琴老師低。
記者覺得不可思議,甚至小人地懷疑過,他的醫生牌是否被除,沒選擇之下才以教琴為生。事後證實,他的醫生牌猶在,他選擇享受當鋼琴家的滿足,對他而言,比醫生還大。「醫生並不偉大,就算如今醫學昌明,香港人的平均壽命冠絕全球,人們也不見得比一百年前的人快樂,反而產生更多社會問題;音樂卻不一樣,音樂就算經歷百年,人們依然可以從中得到快樂。」
但事實是,鋼琴老師的收入,不足以維持昔日的生活水平。熱愛音響的他,過去會花上萬元去為音響設備換一條線,如今卻只能換二手貨,閒時亦只會到深水埗鴨寮街尋寶。昔日的玩具是車,都已賣掉,改搭電車。寧願花7萬元買一部古鍵琴當玩具,那就是佔據他家另一角落的寶貝,琴身雕上中國風圖案的JohannesMorleyLondiniFecit小型古鍵琴(clavichord),相比三角琴,體積小得多,只有書桌般大。
古鍵琴是十六、十七世紀流行的古老樂器,是現代鋼琴的前身。由於琴鍵較少,古鍵琴的音域比現代鋼琴少兩個八度,只有四個八度。內部以金屬的鍵子擊打琴弦發聲,音色貼近結他,但聲音太小,只適合家中練習使用。1706年後,現代鋼琴的興起,更令古鍵琴慢慢被淘汰,直至十九世紀,文藝復興時期的音樂再次成為潮流,著名製琴師JohannesMorleyLondiniFecit參照古老製法,造出仿古鍵琴,將古音韻重現人間。由於很多巴哈的作品都是以古鍵琴創作,為追求原汁原味,趙適恒從網上訂來這部仿古鍵琴。他一彈奏就關掉冷氣,怕雜音遮蓋琴聲。窗一關、琴鍵一響,整個世界就好像只有他和音樂。
懶理凌亂的大廳內,睡覺的地方只剩下地板,佈滿雜物的一角就是他的睡床,他形容自己像「熱狗」,包着被就可睡,因為要將位置留給心愛的琴,他說:「比起睡覺的地方,音樂對我更加重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