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9月10日

好不主席:不投,「白」不投 - 盧先亞

現實生活,我們每天要做很多的決定,有小有大,小的事情,通常都是隨意就可,就算做錯也沒甚麼大不了。然做大決定的艱難之處,一是因為牽涉的影響很大和後果嚴重,二就是不同的選項之間難以取捨,魚與熊掌,豈可兼得。
拖拉到選舉前,思歪終於要宣佈暫緩為時三年的強制國教「開展」期,轉為學校自願推行,此招形實神虛,佯裝退讓姿態,卻暗藏擇日再來及繞道而行的後着,再者亦能搶在9月9日前稍稍紓緩沸騰的民情。
至於反國教大聯盟審時度勢後,亦決定同時停止絕食行動,結束佔領行動,謀定而再動。雖然最終「撤」的是只是撤出政總,而不是運動主題的全面撤回國教,但總算在這一刻阻止了國教推行。

力拒所惡進場

當然國教的尾巴仍去惡未盡,這場運動亦難言最終勝利,惟透過市民的主動參與,並贏得主流民意的支持,其實已成功再次喚醒公民的自主意識,讓港人自23條擱置立法,及後董伯伯腳痛下台之後,又體會到只要能集結足秤的群眾力量,當權者自會投鼠忌器,不敢恣意妄為,這已經是由當初的小眾關注走到今天席捲社會的一大成果。如果這是一場戰爭,那將會是持久戰,大聯盟的成員,包括學民思潮採取穩固力量,以備長期抗爭的策略,不但情有可原,且進退有據。
這群不過就是黃毛中學生,所做的比「該做」和「能做」的已經不知多了多少倍。身為運動的創啟者,他們要「決定」未竟全功前就鳴金收兵,其中承受的壓力,不問可知,箇中的沉重,亦可思過半,只因背上辜負支持者和市民的罪名,不過好多民眾早前仲講緊佢哋搵嘢嚟搞同受人利用,家陣卻視為唯一寄望,怪哉。
點都好,我尊重學民的「決定」,沒有他們的前仆後繼,義無反顧,我家小孩現可能已在校準備十.一國慶的誌慶安排。至於另一痛苦決定卻是我,許多民主支持者,昨日面對的同一抉擇,就是將嗰張本來應該係比白更白的票投給其中一位泛民超區候選人。奈何「己所不欲,唔能(夠)益人」。
自從「白鴿」走入中聯辦與虎謀皮,撥亂反亂,並造就今天的一人兩票,就算唔「票債票償」,都不能予以寄望。
至於嗰個發夢都以為自己喺度又傾又砌,仲話佢先有同中央「拗手瓜」嘅經歷,天真過阿嬌嘅阿基,實在投唔落手。唔想投個爛嘅,但更加冇理由任得張白票「So」咗啲更爛嘅,陷香港於不義。
正如先進民主社會的選民都心領神會,張選票未必可以保送一己所愛入局,惟兩者取其輕,總可力拒所惡的進場。我投咗咁多年票,今日先體會乜叫「怒投」同「哭投」。
盧先亞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