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3年04月14日

周日人物:曾於加國開廠 石修經驗之談
港工運缺兩法寶

香港工會,搞來搞去幼兒班,西方早已出神入化。在加拿大開廠的藝人石修,曾有兩度與工會交手的經驗,「佢拍一吓枱,我要拍兩吓;佢拍四吓,我拍八吓!」輸人唔輸陣,配合他修煉多年、吹鬚碌眼的演技,原來工運亦如戲。香港要學似彼邦好戲連場,起碼要兩大法寶:集體談判權和仲裁員。

記者:葉淑貞 攝影:黃耀興

近日香港碼頭工潮浩翰,「加港最大的分別,是香港沒有集體談判權。在談判權之下,就會衍生仲裁員,那是一個有法律地位、最受尊重的中立角色,在聽取勞資雙方的理據後,負責溝通及仲裁。」兩大關鍵,香港都無,「其實勞資各有立場,好難講對錯,但兩者之間總有共通點,希望工潮早日解決啦!」
89年,石修放低娛樂圈的五光十色,帶同妻兒移民加拿大,與拍檔經營鋁窗工廠,翩翩公子的花無缺與慕容復,轉眼變身廠佬。他說移民無關政局,「只係想試試外國生活,多個選擇,等孩子接觸外面。那時用『自由職業』申請,好快批,兩三個月就好倉卒咁走!」

外國工會影響力大

石修童星出身,從未做過其他行業,由於決心轉行,故在移民後割離娛樂圈,拒絕所有演藝工作。「做廠是我人生第二份工,不過有拍檔幫忙都上到手,業績不錯。做廠的場面,以前做戲都見過,好似熟口熟面,不過無劇本,效果也不完美,每日都要面對大量問題,人事、質量、出貨入貨,無一日安寧!」
做廠繁瑣事多,但最新鮮又頭痛的,是與工會周旋。「香港人少接觸,沒有很強的概念,但外國工會足以影響成間工廠的決定及路線。」勞資合約,三年一簽,工會代表全體工人傾條件,而石修就代表資方出馬,「工會乜條件都要,補水、保險、假期,連整牙都會提,資方當然想少啲,雙方就根據自己觀點拉鋸,加啲減啲,試探底線。」

演技助添談判氣勢

加國工會勢力強大,對談判步驟瞭如指掌,「我所接觸的組織歷史悠久,運作已很成熟,他們會選擇最有利的時機,即廠方最忙、最需要生產時來搵你傾,好正常嘅。」想像石修在談判桌上的演繹,應該相當精采,「唔可以客氣,對方拍枱,若果你唔拍,對方會覺得你軟弱,仲要拍得多過對手,佢拍一吓,你要拍夠兩吓!」馬壽南(《縱橫四海》角色)大亨上身,只是換了舞台,「談判係一種表演,需要演技㗎!其他人都奇怪點解我咁定。」他笑說。
未談判先罷工,有些「唔關事」的也會響應號召,一車車前來助威,癱瘓工廠運作,場面令他嘆為觀止。「有時,工人都唔想罷工,他們都要生活。當地流行每兩周支薪,通常收到工資就去買日用品,沒有儲蓄習慣。罷工期間,由工會支薪三分一給工人,但時間長咗,部份工人就捱唔住,連買食物的錢都沒有。」工會雖惡,但也有成本與風險,除要向工人出糧,若最終功敗垂成,工會阿頭隨時被炒魷。講到底,廠方、員工、工會三方都有弱點,立場最後都會軟化。

經典角色無人不曉

【小檔案】
石修原名陳碩修,現年65歲,在父親引領下,8歲出道做童星,升上中學後離開娛樂圈,直至畢業重返藝壇,一做就40多年。其間游走中港台,雖談不上大紅大紫,但無人不曉,經典角色有花無缺《絕代雙驕》、慕容復《天龍八部》、馬壽南《縱橫四海》、蔣狀《怒火街頭》等。
稍後將推出自傳《石修寫》,「就快出,唔會故意等書展(暑假)檔期。」拒絕隨波逐流,貫徹型佬本色。

愛投資磚頭 穩陣兼省時

【理財心得】
藝人本身就是一門生意,要着意經營,「藝人的『業績』是全年計數,有時好忙,有時好清閒,我以前已經覺得不能單靠演戲維持,所以每次累積一筆小錢,就會用於投資。」他說。
石修除了投資實業,亦有投資地產、股票,其中買樓最適合他懶洋洋的個性。「物業等同交給市場代為保值,不必管理,不必等升等跌,相對安全兼少花時間。股票唔得,若然當生意運作,要日日睇住,唔瞓都唔掂!遇着一個浪冇晒,好似發場夢。」
石修獨子陳宇琛從英國諗完建築回港,既是藝人也是設計師,「利獅堡」品牌不經不覺已發展好幾年,開始有點知名度。「佢間火炭工作室,黑麻麻,我成日同佢講,阿爸老啦,要開番光猛啲。」他笑說。

助子創業 絕不計較

當年移民,部份原因當然是為了兒子成長。「香港讀書環境很緊迫,我想孩子自由、開心,其實我本身幾散漫,唔想受壓力,孩子去咗外國後,成日笑,又成日唱歌。童年好快過,到長大了,大把壓力等住佢。」
這兩父子其實沒有生意人的精密算盤,兒子比他更有藝術家個性,「有時見佢望住設計圖發呆,好似成個月冇嘢做,都會諗:死嘞,搵唔到食!但一家人幫到盡量幫,唔好計較,我出糧會畀晒屋企,而事實上兒子經濟早已獨立,我只是幫手建立品牌。」

自豪無脫髮 戒口保體形

【花甲型佬】
早就踏入花甲之年,石修就像吞了防腐劑,着開窿牛仔褲、蠟個箭豬頭,絕對唔突兀。
他是精工足球隊第一代球迷會成員,但他本來從不睇波,只因從事娛樂圈幕後的父親,曾經擔任精工秘書達10年之久,是死硬派粉絲,石修自然要支持父親。及後精工退出,他也沒再睇波。
「我當年自恃年輕,拍打戲都無熱身,𠵱家就周身傷,只能每周做3、4次柔軟運動,每次個半鐘。」他最自豪是無脫髮、無地中海,「天生的,我爸爸都好多頭髮。」多年來型英帥靚正,反令他不介意把「老」掛嘴邊,「我高血壓,一定要戒口,要保持體形,平時執正啲就得。」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