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4月22日

BIG SPENDER:
養馬怡情 藏錶培性

爪皇凌雨為周家帶來榮譽,2011年10月25日去世後被安葬於新西蘭劍橋牧場大門附近,就近其祖父Sir Tristram的安葬點,爪皇凌雨的父親卻依然健在,繼續擔任種馬之王。

進入周漢文位於九龍塘的複式單位,就知道一定沒摸錯門,一進門就見到一代馬王爪皇凌雨的油畫,下面珍而重之地放着爪皇凌雨跟父親、祖父三代用過的馬蹄鐵。周家三兄弟都被父親周南感染而愛上馬匹,成為馬主,高峯時期一家人共養了過百匹馬。父親周南和他的愛駒爪皇凌雨都相繼因心臟病去世,但這個家一直像個名駒博物館,一件擺設、一個咕𠱸都是和馬有關;周漢文愛收藏名錶,最珍而重之的一隻是爪皇凌雨勝出2005年愛彼錶女皇盃時,所獲贈的限量版鑽石錶,這一切都是對父親的思念,也是對一代馬王爪皇凌雨的牽掛。
記者:顏美鳳 攝影:黃偉傑

爪皇凌雨於07年國際一級賽杜拜司馬經典賽中奪冠之後,周家為牠辦了一個大型的慶祝派對,放在場內那個模仿馬形獎座而製成的巨型紙牌,周漢文也捨不得棄掉,一真一假放在客廳的當眼位置。自從八十年代靠紡織發迹,因投資有道而被喻為舖俠的父親周南,於95年購入第一匹馬爪皇飛電開始,馬就成了周家的生活重心。03年買下爪皇凌雨之後,更為周家帶來起伏跌宕的經歷。
爪皇凌雨最輝煌時,於2004─2005年馬季贏得Mercedes Benz香港打吡大賽、香港冠軍暨遮打盃,兩場香港一級賽,及愛彼錶女皇盃這項國際一級賽。
「隻馬越被捧得高,我們的壓力就越大。爪皇凌雨明明是一匹中長途馬,在短途賽都捧成大熱,我會成晚無瞓,馬迷輸錢,行過都會鬧你。」輸是壓力,沒想過贏也帶來危機,父親周南就是於愛駒勝出Mercedes Benz香港打吡大賽後第五天,因為連日的慶祝活動,令有心臟病的他猝死於東莞酒店內。

養馬 越養越豁達

為周家帶來總獎金$75,410,500,07年度馬季又榮膺香港馬王之後,爪皇凌雨於08年2月退役被送往新西蘭劍橋牧場安享晚年,身為馬主的周漢文才釋懷。「我養第二隻馬已經是馬王,反而看得淡,懂逆來順受。」他見身邊有朋友用投資的角度去養馬,計算自己一開始就輸了300多萬。「其實好多馬主養一世馬,都未拉過頭馬,養馬只能當興趣,用投資角度死梗。」最初養的馬全是從馬販手上買入,爪皇凌雨就是03年沙士期間,大哥周永健從相熟練馬師王兆旦推薦的馬匹中挑選出來的,他拿着四百萬元的現金支票,遠赴澳洲交易。
「大家都是生意人,好的點解要賣畀你?」
以他的經驗買十隻全部沒表現是平常事,他試過買入三隻馬不久,全部都心律不正逝世。「馬販會走漏眼機會好微,爪皇凌雨是好罕有的例子。」把養馬視作娛樂之後,周漢文和大哥都改攻十多廿萬一隻的周歲馬,考自己的眼光。贏過四次冠軍現已退役的「星火燎原」,就是大哥周永健和霍利時親自飛去南非拍賣會挑選來港的。他自己挑了四匹周歲馬在澳紐的牧場飼養,每月花費兩萬多元。「馬匹一般三歲才有表現,可能養到兩歲才發現唔得。做得馬主自然要學懂逆來順受。」

藏錶 越藏越名貴

他以買馬一樣的態度對待第二興趣──名錶收藏。「炒價就唔好玩,只會用定價去買。」手戴一隻$229,000的Royal Oak Offshore Diver黑色陶瓷錶的周漢文說,收藏的廿多隻名錶,都是靠人面,有時是託上託以定價買回來的,當中的Audemars Piguet隻隻都是已經升值逾幾倍的限量錶。
將他的收藏順時序,由97年買滙豐賺了二萬多元才捨得買一隻與他的dream watch勞力士Daytona差不多的Tudor,那時他剛從加拿大Waterloo大學畢業回港,他在田灣的設計公司任職月薪八千,「通常父親有基業的,最初都唔想靠老竇。」
等到05年回到父親的庇蔭下,才真正開始收藏名錶,不但將dream watch Rolex Daytona據為己有、Zenith、Patek Philippe,越買越貴。養馬看潛質,買錶他講究質地,開始愛上Audemars Piguet研發出的鍛造碳(forged carbon)所製的Royal Oak Offshore系列。由首隻用鍛造碳做的Royal Oak Offshore Alinghi Team Limited Edition開始,到Royal Oak Offshore Grand Prix、Royal Oak Offshore Michael Schumacher,凡用這物料製作的,他都沒放過,他喜歡這種花了錶匠們兩年時間才研發出來新材料,驟眼看像塑膠,但它的輕盈及堅韌度,卻比金屬強得多。「看起來又不似金和白金般浮誇。」
如他所說藏錶和成長一樣,隨年紀增長有不同的追求,去年他40歲生日,花了90多萬買一隻Patek Philippe萬年曆,是收藏中最貴的。「連自己都驚,又一個高峯,下一隻又點。」高峯一個又一個的寂寞我不懂,長期在谷底的滋味我反而明。

 

獨愛八角鍛造碳

他的收藏以八角型的Royal Oak Offshore系列最多,鍛造碳的製成品又不能夠拋光打磨,要做出堅韌的八角形錶殼就要先製作錶殼與表圈的精鋼鑄模,利用樹脂纖維把數千條直徑7nm(微米)的碳纖維結合成一束直徑1mm的碳線,再在高溫及高壓下鍛造成型。

QE II Cup 2005 Limited Edition

限量50隻
05年爪皇凌雨於愛彼錶女皇盃勝出時,作為馬主的他獲贈一隻只限量生產50隻的QE II Cup 2005 Limited Edition,橢圓錶圈上鑲了鑽石,雖與他喜好運動的生活習慣不太相配,但背後意義讓他視之為最珍貴收藏。

Royal Oak Offshore Survivor

限量1,000隻 購入價約30萬
八角形錶殼的Royal Oak是最具代表性的錶款,由1972年開始推出,多年來推出過許多版本,2008年推出的Royal Oak Offshore Survivor用黑鈦和陶瓷製成,計時按鈕有中空設計的黑鈦保護裝置,利用葉片原理分散外來的撞擊力,錶身用黑鈦,錶圈用陶瓷製成。

Royal Oak Offshore Michael Schumacher
鈦金款式

限量1,600隻 購入價約35萬
去年年尾購入向舒麥加致敬的特別版,3126/3840自動上鏈機芯,由365個零件所組成;從透明錶背可以看到機芯主機板以珍珠圓點打磨、橋板以倒角打磨並飾有不同的紋;22k金自動盤經過黑灰色電鍍處理後,還有立體的舒麥加簽名。錶盤上2顆藍星以及5顆紅星,分別代表舒麥加取得共7次世界冠軍。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