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4月22日

金融雲端:
包廂中的霍大班 - 丘亦生

和黃霍建寧日前炮轟碼頭工人罷工搞文革批鬥。

和黃(013)董事總經理霍建寧上周六現身北京,炮轟碼頭工人罷工搞文革批鬥,又指工人24小時連續工作是自願,無人可以逼。「我個仔日日做工做20個小時,點解呢?你估有人逼佢做咩?佢自己做咋嘛。」
我很奇怪,為何近日香港這麼多所謂精英中的精英,會以自己的子女作為普羅市民的樣辦?早前財爺曾俊華又以其公子都要在酒店工作10多小時,來解釋自己真的了解中產的苦況。

唔明卻扮明 絕不討好

這種說法很難討好,一來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益發覺得你根本不明白他們的生活,二來,是真的,你是不明白扮明白。
我不知道霍大班的兒子在做甚麼,但肯定不會是碼頭工人。我在證監會的網頁上,只找到了一個叫Fok Shan Jun的持牌人,2011年開始任職高盛,負責證券交易及機構融資;恰巧霍大班的大女霍尚欣及二女霍尚怡(Fok Shan Yee)亦先後分別於高盛任職,大女已於2007年離職,但二千金於年初才剛剛加盟。霍建寧以前曾說,女兒日做11、12小時好辛苦,有報道指其大女2003年入職高盛後,便有份參與和黃分拆和電國際的交易。
高盛辦事處同樣在長江中心,與長實集團樓上樓下,相信無論子女工時有多長,做得多勞累,父親也可以近水樓台噓寒問暖。我也相信,高盛作為頂級投資銀行,僱員即使捱得多累,待遇也會比HIT的員工高幾倍至幾十倍吧。
父母為子女張羅,有人會覺得天經地義,而且有時不但是子承父業,連老父的關係網、大小公職亦一併全數接收。最近的例子,是李國寶的小兒子李民斌,上月接替父親出任中國海外(688)的獨立非執董,年僅38歲的他,已經是四家上市公司的獨立非執董。大兒子李民橋去年亦接替父親出任中遠太平洋(1199)的獨立非執董,現時為六家上市公司的獨董。
區區獨立非執行董事,既不是家族本業,又不是油水高的兼職,扮演的又是顧問角色,以保障整體股東利益為依歸。所以我覺得,連獨董也出現世襲現象,可說連汁都撈埋。
世襲化由來已久,本來沒甚麼好大驚小怪的,除了獨董世襲外,港府不少諮詢委員會及中策組,內地的政協及人大,也滿佈父傳子或女的世襲化現象,讓子女參與到政策討論的過程中,鞏固他們的政治影響力,有利日後制訂對他們生意有利的政策或法律。
這種政經精英圈子的跨代全面接班,越來越普遍,也可以作為隔代社會流動緩慢的一個註腳。當精英階層早早為下一代安排,延續精英之路,平民百姓的下一代要與之競爭,可謂難如登天。正如早前一個教育學院的調查指,窮學生與富學生的大學入學率相差近三倍,更不要提外國的名大學學費多令人咋舌。

精英世襲 難求同存異

拜託霍大班及財爺,請不要用你們的子女來做例子,因為一般人是感受不到,你們與他們是呼吸着同一個天空的空氣,如果霍大班對碼頭工人像自己子女一樣,試問又怎會出現工潮?
美國哈佛教授桑德爾(Michael Sandel)在著作《What Money Can't Buy》中的結尾,提到一個擔憂,他指社會越貧富懸殊,富貴精英一族的生活,與普羅市民越來越疏離,他們購物、用膳及娛樂的生活圈子,幾乎不會與普通人有重叠的地方,連去看球賽都要坐高高在上的包廂,而不與下面的球迷玩人浪。Sandel認為,這種「你有你嘅生活,我有我嘅忙碌」的狀況,不利民主社會,因為缺乏相互溝通了解,便沒有了求同存異達成共識的基礎。霍大班的言論,顯示對員工缺乏基本的了解,正好印證這種富豪「包廂化」的現象。

丘亦生
金融中心fan page:
http://www.facebook.com/hkfincentre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