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5月10日

金融雲端:拉布與罷工 - 丘亦生

議員打拉布戰,從來都是爭取讓步的手段。圖為梁國雄。

很難想像,香港也會有出現「財政懸崖」的一日!特首梁振英昨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對於有議員對財政預算案審議打拉布戰,不但引用上述詞語,更威脅話會有「非常嚴重及不可挽回的影響」,難怪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要用iPhone看股價,未知是否提防對沖基金立時借此良機沽空期指。
人家貨真價實的財政懸崖,是政府借債借到盡,故此要議會協議一個削減財政赤字的目標,市場是真的擔心捉襟見肘的美國政府財政,會步歐洲後塵,信用評級公司甚至揚言會降低其信用評級,加上有兩名知名經濟學者訂下國債佔GDP的臨界比例90%,一旦越界將影響長期經濟增長,雖然現在發現當日的恫嚇之言,只是試算表Excel計錯數,但已令到兩黨劍拔弩張,懸崖的陰影跟北京的霧霾一樣厚。

鬥拋增加談判實力

不過,香港的官債水平超低,財政儲備又充裕,捐1億元賑災被視為濕濕碎。財政懸崖之說,似乎把一個技術原因言重了。至今未見信用評級公司對香港的財政懸崖表示憂慮,亦未見有人提及官債的違約掉期合約溢價,會因而飆升。經濟師也未開始考慮政府開支若大收縮,對經濟的影響。
事實上,堂堂擁有逾7,000億元財政儲備的港府,竟然會「手停口停」,轄下各個政府部門,竟然連一兩個月的應急資金都沒有,似乎說不過去。
我嘗試尋找一些研究,建立拉布戰與經濟的關係,但找了一段時間也找不到。照計這個自古羅馬時代已出現的策略,若果是潛在財政核彈,應該會有廣泛文獻,尤其是拉布在過去超過170年的美國議會史上從未間斷,而且招數越出越密,拉布次數由1910至40年代每年約十多宗,上升至1990至2000年代,每年動輒三、四十宗。
講真,拉布從來都是爭取讓步的手段,大家都是以鬥拋來增加談判實力,很少會去到玉石俱焚的地步,即使拉布議員,也有本身政治代價的考量,所以最後總是得出一個讓各方下台、各取所需、各自表述的方案。正因如此,儘管拉布被指虛耗,但在發達國家中,拉布從來沒有被完全取締,因為大家都擔心有朝一日會變成少數黨。

施政能力必遭質疑

當然,若果拉布最後果真導致部份公共服務受影響,或許會令國際聲譽或信心受創,但港府的失分肯定比拉布議員更傷,其一向自詡的高效施政能力勢將被質疑,這亦令港府急着附和的財政懸崖威脅,變得不可信。
正如先前碼頭工人罷工,資方一樣大賣廣告,指會斷送香港航運中心的地位,有幾大講到幾大來達到震懾的效果,實情卻是連自己的股價都波瀾不驚,意味這番說話連自己的股東都說服不了。說到底,罷工與拉布都是大衛對巨人哥利亞的博弈招數,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策略。

丘亦生
金融中心fan page:
http://www.facebook.com/hkfincentre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