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5月10日

毅行出哲學:談戀愛 - 蔡東豪

當上第一次參加毅行者「毅行活士」的技術顧問,我也被他們的熱情打動。關於毅行者的每一件事都是新鮮的,他們興高采烈地討論、嘗試、檢討,這過程充滿喜悅。我屬於自由派,相信各師各法,有很多方法做到同一件事,任由他們去試,這個顧問不難做,答案永遠是:「好呀,試吓啦。」
我從旁看他們,儼如結婚多年的男人看一對熱戀中的情侶。熱戀的時候,雙方熱情如火,幾忙都抽出時間見面,而且願意做一些平時不願意做的事情,就是為了戀愛。這期間戀愛彷彿可製造能量,越忙越愛得勁,能量源源不絕。
當戀愛進入穩定期,熱情開始減退,戀愛變為一種規律,兩人在一起,是因為兩人一向都是在一起。穩定可以是舒服,兩個人在一起時,感到舒服便滿足,兩人接受熱情不在,但仍可以很開心。

長跑如戀愛 易生冷淡

一不小心,戀人可能從穩定期墮入冷淡期,戀人的能量急跌,見面變成一種負累。一步步,乏趣製造冷淡,冷淡製造疏遠,兩個人很容易變成陌路人。老夫老妻處於穩定期抑或冷淡期,很多時分別不是太明顯。
長跑運動也是一樣,以上一段文字,以「長跑」取代「戀愛」,一樣適用。跟變愛一樣,長跑是兩方之間的事,長跑和長跑者。毅行者還好一點,規例指定四人同行,總要有隊友,隊友之間產生一定的化學作用,可轉化為一種感情。自己意志多低沉,也不想辜負隊友,肯捱下去很多時就是靠這份情。
跑步單調得多,沒有隊友,沒有對手,一個人默默在路上考驗自己。整個過程都是孤單的,偶而幻想自己是敵人,一定要戰勝自己,有時幻想自己為隊友,不停激勵自己。
長跑和戀愛的主要分別,是長跑的冷淡期很快便冷至完全冰冷。我認識很多「曾經跑步」的人,我問他們不再跑的原因,大部份都答不出來,答案總是受過一些傷,傷後不記得為何沒再跑了。戀人在冷淡期可糾纏一段時間,甚至是很長時間;長跑者從冷淡期至分手,通常發展得很快。
長跑的重點,不是今日跑得多快或多遠,而是找到長跑者怎樣在重複而孤單的動作中,維持熱情,一路跑下去。
這股動力通常不是來自得獎的光榮,畢竟得獎者佔少數,動力只能來自長跑和長跑者之間的關係。能夠持續熱情不熄,或至少不讓關係走進冷淡期,重點是長跑能為長跑者製造能量。對,當長跑不是消耗能量,而是為長跑者製造能量,熱情不會退。
最後這一段能否以「戀愛」代入「長跑」,我留給讀者判斷。
mailto: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蔡東豪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