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6月24日

好不主席:高牆巨蛋 - 盧先亞

近年每有論及社會公義的事件,村上春樹所講的「高牆和蛋」譬喻均不時被引用。

近年每有論及社會公義及民眾抗爭的事件,「高牆和蛋」的譬喻自不然會「被引用」,無論是藉以推崇「大衞挑戰哥利亞」的悲壯,或間接承認建制與民眾強弱懸殊的慘情,反正大家都是隨手借用,頂多補一句「村上春樹」先生曾經說過。其實原文見於村上在四年前領取「耶路撒冷獎(Jerusalem Prize)」時的演辭。
該文學獎始於1963年,也可說是以色列國內頒授最具份量的國際性獎項。每兩年一度,距今剛好50年。過去得獎的作家全皆享負盛名的文人,惟亞洲方面至今亦只有一位村上先生得此殊榮。
然而,當村上獲獎的消息一經公佈,日本國內亦有不少聲音呼籲他不要出席領獎,原因就是當時以色列在巴勒斯坦人聚居的加沙地區發動軍事襲擊,造成嚴重的死傷,當中不乏平民百姓,如此暴力行為實在有違「耶路撒冷獎」背負的人道精神。
另外,過往亦有得獎人,亞瑟.米勒正是其一,拒絕出席以示抗議,並對以色列的欺壓行為作出控訴。因此村上出席與否無疑惹起爭議,最後經過深思熟慮,怕且少不了的思想掙扎,先生始終決定親身而往,否則那篇重要的演說亦不會面世。

請求放過「橡筋四子」

甫一開始,他就說:「這也是為甚麼我現在這裏。我選擇來到這裏而不是遠避;選擇親眼目睹,而非不看;選擇對你們講話,而非閉口。」他續說:「判斷是非對錯自是小說家重要職責之一,但如何對他人傳達這些判斷就留給各位定奪。」
至於這位小說家從來的判斷,也就是廣為傳頌的一段:「在又高又堅固的牆和因撞上牆而破碎的蛋之間,我將永遠站在蛋的這一邊,是的,無論牆有多正確,又或蛋如何錯得過份,我將永遠支持蛋。」
社運中人琅琅上口的金句,卻源於一個備受質疑的場合,怎說都不脫「虛偽」之嫌,但卻不見有人責難村上是「嫖子立牌坊」,或許我們的價值標準只適用於量度身邊同道,只因信手拈來,就可大刑侍候。
再者當我們揶揄他人是道德塔利班,卻同時奢求每個人在政治應對都是玉潔冰清的小龍女,猶似思覺失調。說了一通,只不過想各位聖哲能放「橡筋四子」一馬,雖則我心底還是盼想他們能辭演那個冇卵爛騷,不過終究明白有些事不得已。
再看他們的公開聲明和臉書訊息,總認為這仍是一隊敢於發聲、勇於表達的樂隊。之前發生,未盡理想的工作安排,正如聲明提到,何妨視作一堂很好的政治課。況且,相對另一不甘不願的聲明,軟硬可辨,高下亦見。
村上演說,最後提到:「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就是一顆蛋。」可惜總有人自以為是好蛋,人家永遠是混蛋。

盧先亞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