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7月17日

情陷夜中環:錯愛「胡孟青」 - 葉朗程

Rebecca 未跌落海前,還是甜到漏的佘詩曼。

「假眼睫毛」絕對是本世紀最邪惡的發明之一,因為突然間,每個女人望落去都是一個關芝琳。明明是 Toyota engine,卻要「笠」個法拉利殼,我覺得這根本是存心欺騙。所以話,用假眼睫毛的女人,其實比做假數的上市公司更無恥。做假數,都只是欺詐你的金錢;用假睫毛,某程度就是為了騙色!

戴假眼睫毛 如空心老倌

「有騙色那麼嚴重嗎?女為悅己者容而已。」我明白,拍拖期間,彼此之間一定有或多或少的誤導成份。你𠱁吓我,我呃吓你,可說是人之常情,但凡事總不能過火。
女士們,試想想,我和你吃飯,餐餐都是米芝蓮,間中還會買你一對Cartier耳環,失驚無神又送個Prada手袋,你一定以為我老竇剩落幾億啦。
誰不知,當你對我死心塌地、我們一夜纏綿過後,你發覺我竟然180度轉變,不單止再沒有Cartier和Prada,就連去正斗食碗水餃麵都話嫌貴。晴天霹靂,原來一切只是假象,你恍然大悟,我其實是個空心老倌。Yes, keyword就是「空心老倌」;如果你們不明白,我為甚麼這麼不喜歡戴假眼睫毛的女人,你們可以想像一下,當你遇到一個空心老倌,之後發覺被騙,你的感覺肯定也是同樣的難受。
股市有所謂「五」窮「六」絕,來到6月,我的確有個client好大鑊,因為佢好學唔學,竟然走去玩「沽空」。沽空有兩種,合法的是 covered short-selling,不合法的叫做 naked short-selling,所謂的「無貨沽空」,我client涉嫌參與的是後者。億萬富豪的心態,有時連我這樣一個經驗豐富的private banker,也很難了解。身家多到買個峇里島都夠,卻為了幾百萬鋌而走險,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貪心還是貪玩,現在玩出火了。
這個晚上,我和他的律師團及會計師,開會商討怎樣應付這場仗。坐在我斜對面的,是一位叫Rebecca的事務律師。這個會議,我成為她重點針對的目標。「我想知,你身為X生最信任嘅 financial advisor,你事前究竟有冇畀足夠嘅information佢,令佢知道呢個動作嘅潛在風險?」從她這句說話,你可以推斷,這一刻的 Rebecca,失去了一個正常律師的判斷能力。

邂逅Rebecca 雨中漫步

第一,X生事前完全沒有向我明示或暗示他打算做甚麼,那試問我又怎會無啦啦告知他「這個動作」的潛在風險呢?難道我有第六感,會估到佢有鋪short-sell癮嗎?又難道我要將證監的每條規矩,每晚當bedtime story讀一條畀佢聽,讓他完全明白投資的26,872種潛在危機,我才叫盡了責任嗎?第二,現在大家開會,商討怎樣打仗,要應付的是未來的事,你走來追究責任把鬼呀?她質問我的語氣,猶如法官審犯。Alright,實不相瞞,Rebecca當我係「犯」,是另有原因的。
那是一個很多年前的下午,天正下着大雨,我剛在Man Wah吃完午飯,準備到美國銀行大廈,與兩個基金經理開會。步出門口前,看到一個身穿淡粉紅套裝的女孩子,獨個兒站在酒店內,她肯定是沒有帶雨傘。從背面看,完全沒有好感,一向不懂欣賞短髮的女孩子。但一來個正面,皮膚白裏透紅,嘴唇是天然的紅,不過最動人心弦還是那雙充滿童真的眼睛。那次就是我第一次邂逅Rebecca。
「你要去邊度?」我問她,眼神混合了殷切和欣賞。她看一看我的臉,眼神混合了希望和驚喜:「我喺Hutchison House返工。」真是這麼巧嗎?那時候我心想,這簡直是天公做美(後來才知道這是上天和我開的一個玩笑)。我打開不是太大的傘子,開始和她在漸細的雨中漫步。途中,大家相視而笑,我也只是問了她一句:「和記員工?」她搖着頭微笑:「唔係,我返律師樓。」從氣質來看,似是Baker & McKenzie的。那段話短唔短的路程,霎眼就過去了。
「我把遮太細,顧住遮你,西裝濕晒啦。」我用責怪的語氣說。Rebecca有點不知所措,只是連忙說着「我有紙巾」。我對她說:「我要攞去乾洗,張單入你數。洗好,再call你,可以嗎?」她終於意會到說話的意思,微笑點着頭。
就這樣,我們交換了電話號碼。那一刻,我這個 IFC 張智霖,好像終於找到那個屬於我的佘詩曼。

甩假眼睫毛 變了胡孟青

兩個星期內,我們吃了三次飯,然後終於來到遊船河的一天。那個早上,風和日麗,船上是我和Rebecca的朋友。男男女女,大家都因為一瓶又一瓶的Moet,開始玩得忘形了。Benson喝得特別多,而且周圍叫人飲。我和Rebecca站在船邊培養感情,開始準備再親密一點的時候,Benson突然從後殺出來。「喂!你兩個狗男女,搞乜鬼呀?」Benson糊裏糊塗說。我嘗試把他拉走,他不肯,硬要說和我們一起游泳。
Rebecca禮貌地說:「今日唔游啦。」Benson不罷休,然後陰陰嘴說:「我有辦法要你哋兩個一齊游,Marcus最鍾意英雄救美!」說完,他竟一手把Rebecca推了下海!
中間的細節不提了,Rebecca 最終從海裏回到船上。Benson一看到 Rebecca上船,突然大叫起來:「Who the hell are you?」我看一看Benson,他嚇到面容扭曲,好像中了邪似的。我不明所以,然後望一望Rebecca,也不禁驚叫起來:「WTF!」其他的男人看到Rebecca後,驚叫聲也此起彼落。未跌落海的時候,還是甜到漏的佘詩曼,為甚麼一上來就變了胡孟青?
「甩咗假眼睫毛,唔使咁大驚小怪啩,你哋有冇口德㗎,係唔係人嚟㗎?」Rebecca說得七竅生煙。還是醉醺醺的Benson,聽到Rebecca 這樣一罵,心裏竟毫無歉意,還大大聲反擊:「我係唔係人?你放心,我肯定係!你照吓自己個樣啦,你係唔係人,我就真係唔知啦!」

葉朗程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