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7月31日

情陷夜中環:29歲半的朱玲玲 - 葉朗程

朱玲玲一舉手一投足都綻放着魅力,那份氣質,令人不期然注目。

望見抱着小王子走出來的凱特,如果我是在場記者,只想問這位公爵夫人一句:「為甚麼你不會變醜?」受盡十月懷胎的煎熬,也絲毫無損這位公爵夫人的清麗、甜美和高貴。凱特就像已故的戴安娜,彷彿是從童話故事中跑出來現實世界的公主。大佬呀,生完仔,象徵式走少少樣得唔得?不要怪上天不公平,我們只需要接受這個世界上,some people are just surreal。
數年前我在Nadaman晚膳,和我一起的是一個只有二十歲的女孩子,曾經拍過幾個廣告。本來覺得她「還可以」,但比起隔籬兩張枱的朱玲玲,廣告少女再投七次胎也未夠班。朱玲玲與羅生談笑風生,一舉手一投足都綻放着魅力。廣告少女沒有的,不僅是朱玲玲的談吐,還有那份氣質,那種級數。年過五十,還是這副身段,晚裝的高貴、旗袍的古典、casual wear的跳脫,有哪一樣朱玲玲不是穿得恰到好處?她是三子之母?Are you kidding me?朱玲玲絕對surreal,我對她目不轉睛。

魅力與氣質 與身家無關

「你𥄫夠未?」廣告少女發脾氣。我坦白說:「未。」「𥄫」這個字用得不當,因為我是在欣賞。廣告少女始料不及,呆了半晌,然後拿着那個一直非常刺眼的粉紅色手袋,氣沖沖地離開,我立刻叫一瓶清酒慶祝。凱特和朱玲玲的surreal,跟「錢」沒有關係;那種級數,不是打支羊胎素就會有。嫁個有錢人就可以surreal的話,下午時段的Cafe Landmark,就不會坐着一個二個吃到肚滿腸肥的「闊」太。貴婦的身家可以好多個零,但美感大部份得個「零」。
不消五分鐘,廣告少女回來了,why am I not surprised?她氣沖沖的坐下來,聲線提高:「你冇諗過追㗎?」為甚麼我要追?「因為你想媾我囉。」廣告少女這句說得特別大聲,我感覺到羅生望了過來。這個粗俗的「媾」字,與Nadaman的氣氛格格不入。
這位廣告少女,我是在那時候還是很受歡迎的Dragon-i認識的。震耳的音樂,昏暗的光線,加上酒精的催化,我只記得自己喝了很多杯Vodka lime,糊里糊塗地交換了電話,然後第二天的下午已收到她的短訊。沒有肯定對方是誰,我已選擇用Nadaman來應付她的主動。只好承認,錯是我鑄成的,從蘭桂坊認識的女孩子,只能夠留在蘭桂坊。What belongs to堆填區,stays in堆填區。
我不喜歡港女嗎?嚴正聲明,剛好相反。Yes,我知道很多男人對港女極有成見,因為男人嚮往的,都是頭髮長長,心地善良,有自己個性但不能太強的一種。我知道沒有甚麼港女可以符合這些要求,但我就是偏愛港女獨有的氣味。這種氣味,難以用筆墨形容,總之大陸人用普通話說句「我好想你」,怎也及不上港女用廣東話講一句「我好掛住你」來得動聽。歧視又好,僻好又好,我愛港女,不過還有條件:surreal。
當我以為全香港只有一個surreal的朱玲玲,我遇到從倫敦那邊transfer過來的Danielle。她是只有29歲半的朱玲玲。
與其說surreal是一種感覺,不如說它是一種修為。這個星期六,大概接近傍晚的時候,Danielle在雪花秀內挑選護膚品,我站在一旁等着。一位皮膚白皙的內地女子,穿着灰色tank-top,也在這個時候走進來。我望一望她,再望一望她,然後又望一望她,正望得出神之際,Danielle突然在我耳邊超輕聲說:「陰功,淨係有得望,係唔係好辛苦呀?」情場經驗再豐富,也未曾試過被當場揭發「𥄫女」,仲要係「喪𥄫」嗰隻。剎那間,我漲紅了臉,完全不能反應過來,好不容易才勉強的儍笑兩下。
聽很多朋友訴過苦,被女友當場揭發𥄫女,之後的下場可以好恐怖。我和Danielle一邊走去停車場取車,一邊擔心這個晚上會有甚麼酷刑,但是Danielle全程表現從容,只說一會兒去大班樓,要吃甚麼甚麼。還有五個月就要回去倫敦,Danielle說要在離開香港前,吃盡全港最有水準的中菜,然後在倫敦出本書,逐一介紹每家餐館。
到達大班樓,點了三道菜,呷一口鐵觀音,我終於忍不住問:「少少嬲都冇?」Danielle 微笑着回答:「Honestly?」我點頭。「冇,你係乜嘢男仔,我好清楚,如果連少少不安都唔識處理,點敢做你女朋友。」這個回答,surreal。我讓你不安?

男人是酒 女人卻渴望水

「你有冇聽過『男人係酒』呢個比喻?」Danielle問,我搖頭,願聞其詳。「有啲男人係啤酒,質素最低,飲佢係為解喝,冇選擇中嘅選擇。但係飲太多,會一肚氣,最後辛苦自己。」Good,我肯定不是啤酒。「有啲男人係紅酒,一開頭冇乜特別,但係畀佢透透氣,再飲多兩啖,你會開始識得欣賞佢;這種男人,要細味。」Sounds right,我應該是紅酒吧。
Danielle 輕輕笑兩聲:「我都想你係,too bad you are not。」那麼我是?「烈酒,淨係聞吓已經醉,同你一齊會神志不清。」聽後,我心中一沉,因為Danielle最喜歡的明顯不是烈酒。我問她:「咁你鍾意飲乜?」這時候,雞油花雕蟹來了。望着大班樓這道招牌菜,Danielle的雙眼發光:「At this moment,dry sherry!花雕蟹最配就係dry sherry!」
回家後,睡不着,上網搜尋「男人是酒」,原來這個比喻是出自一個捷克女作家。「男人是酒,不同種類的酒精,代表着不同質素的男人。不過無論喝過甚麼酒,醉了,還是會酒醒。而那一刻我們知道,女人最渴望的,原來只是一杯水,nothing more。」

葉朗程

杜汶澤、彭浩翔初會蔡瀾、黎智英!仲未睇?
第三集《亂噏24》足本放送中,即上:
http://bit.ly/appletalk24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