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9月11日

情陷夜中環:炫耀 - 葉朗程

《激戰》中張家輝的一句「我唔想熄燈之後,連一樣值得回憶事都冇呀」,確是值得反思。

《主場新聞》有位博客,筆名史丹利,一個20出頭的後生仔。這位小伙子的作品,題材廣泛,起初覺得他行文風格奇奇怪怪,但看多幾篇,越看越舒服,越舒服就越喜歡。用他的眼睛看世界,我得到樂趣和啟發。最喜愛的《主場》博客,史丹利是我心目中的三甲。
讀過好幾篇《激戰》的影評,仍然激不起買戲票的衝動。又是張家輝,又是大隻佬,又是拳擊賽,實在看不出別出心裁的元素。然後,史丹利寫了一篇《男人的吶喊》,是他看畢《激戰》後的感想,文中每句話讓人反思。我第二天立刻入場看《激戰》,而且還要是約不到朋友,人生第一次獨自走入戲院。
史丹利在文中節錄的一句對白,我在戲院聽張家輝再演繹一次。「我唔想熄燈(死)之後,連一樣值得回憶嘅事都冇呀!」值得回憶的東西,某程度上,也值得炫耀。要反思家輝這句對白,需要勇氣,因為很多人都害怕,熄燈後,真的連一樣值得炫耀的事都找不到。

愛出風頭基因 fb呈現

每個人體內,都有愛出風頭的基因。小學生炫耀100分的數學考試卷、中學生炫耀校際羽毛球賽的單打冠軍、大學生炫耀Goldman Sachs寄來的聘用信。從小到大,我們都很努力,因為我們都在尋找那炫耀的機會。
但近十年我們多了facebook這玩意,利用這個遼闊的平台,我們炫耀的東西卻變得低俗了。「這瓶是我第三次喝過的82 Lafite」、「剛落地的法拉利開起來還是不太順」、「由Daniel Humm準備的晚飯盛惠兩位過萬元」。多得一班「少少嘢都攞嚟晒一餐」的朋友,我們倒要認真想想,熄燈後,除了那瓶酒、那輛車、那頓飯,我們到底還有沒有值得炫耀和回憶的事?
看完《激戰》回家,首要任務是尋找值得炫耀的回憶。小小的保險箱,人生最珍貴的東西都應該放在裏頭了。按密碼將它打開,只見兩隻手錶、幾叠文件、一些歐元和新加坡幣,全無生氣的躺在裏面。赫然發覺,這一切不僅是我的身家,還是一路以來的價值觀:錢,就是衡量成功的最客觀單位。我邊有資格笑人哋滿身銅臭,根本自己也是個窮得只剩下錢的可憐蟲。
「如果你𠵱家要死,有乜嘢最唔捨得?」我問正在書房埋首工作的Benson。他望也不望我一眼,沒有回答問題,但右手潛意識的指向他5點鐘方向的抽屜。Very funny,這個抽屜裏,是中學時期開始收藏的「藝術電影系列」。近十年,雖然沒有拿出來回味的閒情和需要,但畢竟也是回憶:一隻手、一隻光碟、兩(三)個日本人、好多張紙巾,已經可以荒唐一個晚上,然後抱頭大睡,第二天帶着令人滿足的倦意上學去。
史丹利在文章末段寫出自己的抱負:「我未來廿年雖未必活得精采,但也要為自己負責。」投身社會,九成的光陰付諸工作,的確為自己負責了,賺到的「精采」,卻只有錢。我的人生目標是做李澤楷鄰居,本來這樣的想法沒有不妥;努力的賺呀賺、儲呀儲,向着山頂的歌賦山道進發,這樣遠大的理想,應該值得鼓勵。
只是看完《激戰》,我個心有啲怯。大佬,萬一我在「賺呀賺儲呀儲」的過程中,得了絕症,突然間得番三個月命,你叫我點算?歌賦山道未住到,但就要同個世界講bye bye,咁我熄燈前,可以攞乜嘢嚟炫耀?父母在我的喪禮致辭,又可以對各位親朋好友說甚麼?「Marcus廿幾歲開始,已經賺好多錢,有好多女朋友;30幾歲,賺得仲多錢,有更多女朋友,然後佢就離開我哋啦。」我的一生,就係咁快講完?好怯。

熄燈前怎能冇嘢炫耀

星期二,又到新加坡開會,晚上回到酒店,與Danielle一起Skype了半小時。「Timmy隻碟出咗啦!」Danielle興奮地說,然後將CD拿到webcam前面。Timmy是個樣子超級可愛的小男孩,臉蛋又圓又紅,肚腩仔最搞笑。一次意外,Timmy被迫切除雙臂,雖然沒有其他人靈活,但他的歌聲是難以想像的震撼。
那次朋友聚會,Timmy在一眾大人面前高歌幾曲,這是一把會感動人的聲音。其中一個朋友打趣建議Timmy出碟,Danielle認真贊同,還說要坐言起行。「你問吓Timmy想唔想先啦。」我說。Timmy大力點頭,Danielle開始興奮地籌劃該如何付諸實行,我腦裏只是本能反應地閃出「製作費」三個字。「個idea好好呀,不過請隊orchestra唔平喎。」其中一個朋友說出我的心聲。Timmy聽完這句話,表情焦慮,Danielle甜甜地望着Timmy說:「唔使擔心,我負責全部production costs。」全枱20隻眼瞄一瞄Danielle,然後再定格看着我。那個moment,我還可以說甚麼?「唔使Danielle姐姐畀,Marcus哥哥支持你。」
Danielle播出CD其中一首歌,是Michael Jackson的We are the world,先是一層又一層的前奏,然後Timmy那把近乎女孩子的聲線,慢慢融入音樂中。後面的管弦樂雄渾有力,卻淹沒不了Timmy這把天使之音。正當我想跟Danielle說我有多喜歡Timmy的歌聲,Danielle拿着一張類似賀卡的東西,放到webcam前。卡裏寫着「Marcus哥哥,Thank you. Love, Timmy」。我只感到鼻子一酸,「Thank you」這八個英文字母,是用不同顏色筆寫的。對這個小男孩來說,這份心思,費了他無窮的力氣。
你可唔可以揸住張thank you卡,然後自拍一張相?「So weird。我影張thank you卡,然後send畀你就得啦,唔使影埋自己。」Danielle抗議。
Please,影埋自己。「Why?」Danielle問。Well,因為我要upload張相去facebook,然後話畀人聽:這個畫面,是我最值得炫耀的回憶。

葉朗程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