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3年09月3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BIG SPENDER:
港漫癡崇拜黃玉郎 集物30載
迷戀郎圖騰

Kent迷戀黃玉郎的程度,連其偶像也笑他太瘋癲。他手上的3呎7完美「天晶」,是2001年首屆玉郎精品博覽會商品,家中還有另外七色。

假若純粹以金錢衡量,眼前這位港漫癡大概談不上是Big Spender。過去近30年,在「打鬥漫畫教壞細路」的年代,朱崇熹(Kent)將精力與金錢浪擲於這被喻為「無謂事」上,曾被責罵過是黐線佬,他總會報以「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從容一笑。「世界上很多東西不能用錢買回,更不是你有錢就能買到。」

那些年,港男一起追《龍虎門》的熱血年代,港漫成了他的精神食糧,黃玉郎也順理成章被其奉為精神領袖,Kent試過為得到一件「期貨」虎魄兵器而買下同期1,600本《神兵玄奇》,連其偶像也笑他「瘋狂」,卻換來「黃玉郎活字典」的江湖地位,甚至黃玉郎回顧入行50年撰寫紀念集,也得向這位狂迷查詢以及商借藏品拍照。

如今,熱血青年已成不惑中年,已為人父的Kent依然熱忱於收藏黃玉郎與他的漫畫產品,一擲千金、一臉無悔。
記者:鄭天儀
攝影:梁志永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漫畫收藏在外國早已是一個蒐藏名目,蘇富比更於去年在巴黎首次舉辦漫畫拍賣會,但香港卻仍然是個冷門門類,箇中原因是坊間對港漫的偏見。「昔日港漫給人負面印象,充斥暴力和色情,我個人當然不認為,還覺得裏面蘊藏大道理。」談港漫,Kent難掩興奮神色,男人四十頓變四歲幼童。
Kent記得少年時某天拿起了不知第四百幾期的《龍虎門》一看,瞠目結舌。「故事講白蓮教主東方無敵發皇帝夢,手下隨從有錦衣衞、太監,明明在宮殿、古裝背景,突然下一格漫畫見到直升機。玩嘢嗎?」黃玉郎的不按本子辦事與天馬行空,深深吸引Kent重新追看《龍虎門》及他其他出品,繼而開始瘋狂收藏之路。

為兵器買1,600本同期漫畫

「漫畫角色crossover並非西洋漫畫獨創,黃玉郎早在1960年代成名之前,已將漫畫角色從一本作品調度到另一本,可見其遠見。」黃玉郎的《龍虎門》風行香港20多年,締造了香港長篇連載漫畫的歷史紀錄,但Kent最愛卻是《神兵玄奇》,欣賞其故事簡單直接,玄妙創新,「十大天神兵極度吸引」。
有人收藏漫畫,緣於那份童心。收藏黃玉郎?我忍不住問Kent:究竟愛黃玉郎本人、玉郎出品、港漫還是黃玉郎的氣質?「黃玉郎本人及他的創作吧。他一生傳奇,不屈不撓,而每每都給人驚喜,他對香港漫畫界着實貢獻良多呢。」狂迷語帶堅持。
Kent的藏量以及藏品的珍罕度,連黃玉郎本人都咋舌。他自言花費的金錢不可估算,何況時間。他擁有早年各類黃氏出品漫畫和雜誌外,還包括手稿、兵器、漫畫精品如鎖匙牌、道具銀紙、紀念郵票、各國發行的《龍虎門》系列電影,甚至連黃玉郎公司內部聖誕卡他都有本事搜索得到,他租用的迷你倉就是個小型「黃玉郎博物館」。
96年至97年左右,黃玉郎旗下衍生了各種收藏兵器,更令Kent着迷。「由2D變3D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曾經做過製造生意,我很明白把腦裏點子實現的難度。」談到兵器,他如數家珍。「這是《神兵玄奇》創刊第一期附送之四吋天晶,每件天晶有兩色寶石,如果要集齊寶石顏色就要買四把;這是1999年第一屆香港漫畫節商品之12吋八色天晶;還有3呎7的澳門唯一別注版。」
談到難度最高的一件藏品,他數一把「期貨」虎魄兵器。1999年黃玉郎要讀者寄信去玩遊戲才有機會獲得他構思中這兵器,Kent於是一擲千金買下同期1,600本《神兵玄奇》剪印花參加。「朋友都笑我笨,若遊戲結果是內定怎算?」唯當事人一往無前,結果奪獎。此兵器只得兩件,原作孤本在黃玉郎本人手上。幾年後,玉皇朝搬辦公室,黃玉郎轉送這位狂迷以答謝他的瘋狂。黃玉郎花了數年研製,2002年商業推出4呎半的至尊虎魄,此兵器當年作價僅2,000元,現在至少索價10萬港元以上,至於Kent手上那兩把「雛型版」當然更是無價。

92年移民加國 念郎最苦

Kent是回流人士,協助家族經營製造業生意,大陸也有廠房,後來關閉,92年信心危機曾舉家移居加拿大,97年回流。當年在加國,他自言最苦不是思鄉,而是念郎。「我期期都追《龍虎門》,加拿大沒多少漫畫店和港式書報攤,最擔心冇書睇,出版期左右立刻飛撲唐人街,三倍價錢以上都乖乖就範。」
收藏之路,Kent曾經走得很孤單。下班後,他總愛遊走二手漫畫店、書店,掏盡心思東刮西撈,甚至飛到東南亞尋寶。回想過程崎嶇迂迴,直至有互聯網出現,這尋寶之路才略為平坦。Kent強調自己是藏家不是炒家,從來只買不賣。
除了豐子愷,筆者記得僅老王澤的《老夫子》漫畫2008年曾經出現過在蘇富比拍賣場,但黃玉郎、馬榮成等近代大師的原稿或漫畫作品似乎還未能登香港拍賣殿堂。反而2011年黃玉郎拿出1993年創作的《天子傳奇》創刊號封面畫稿在杭州拍出28萬元人民幣,當時已有專家認為港台漫畫的價值被低估。在許多人眼中,漫畫仍是不嚴肅的創作形式,甚至不被視為藝術,Kent卻不以為然。

黃玉郎不言退

黃玉郎一支筆畫出奢華生活,是八九十年代青葱少年的無限憧憬。如今63歲的他看見自己的漫畫產物被收藏,也不禁摸摸微曲的鬍子道:「想不到由喜愛我的作品,繼而從產品中發掘收藏價值,最後更衍生出另一種感覺。價值永遠由收藏家實現出來。」
馬榮成封筆、宮崎駿退休,大起大落的黃玉郎反而沒有退意,更密謀大展拳腳。「我視工作為娛樂,你有無聽過有人連娛樂都退休?」
這位充滿傳奇的漫畫宗師更逐一闡明他的四路大計。第一,完善電子漫畫發行平台,並與騰訊合作大搞手機漫畫;第二,把《神兵玄奇》拍成猶如《魔戒》般的史詩式電影三部曲;第三,斥資廿多億元在杭州大搞漫畫主題樂園;第四,明年開始構思新漫畫故事。
四管齊下,正是他為入行第50周年所定下的新目標。歷盡波劫,黃玉郎臉上還是一貫的卡通臉和鬍子,像透其筆下的王小虎,越戰越勇。玉郎集團覆滅,他鋃鐺入獄,93年東山再起,索性叫玉皇朝,做其漫畫王國的帝王。
「未來中國新增智能手機數目便達到三億,你能估量往後這新興發行渠道能衍生多少經濟值嗎?」黃玉郎說着露出得戚的神情。想回顧黃玉郎的光輝歲月?東港城由即日起至10月20日,舉行《香港漫畫傳奇:黃玉郎50周年殿堂展》。

死過翻生的卓韻芝要同倪匡蔡瀾肥佬黎講人生大限?
毌需忌諱,《亂噏24》周一至周五預埋你: http://bit.ly/appletalk24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