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1月20日

情陷夜中環:宏願 - 葉朗程

筆者人生一向的宏願,係做李家誠(圖左),唔係李嘉誠(圖右)。

第一次看周潤發的《賭神》,只有八歲。那時候,最不明白的一幕,是發哥在壓軸一場賭局,出動那張「瑞士銀行」的3,000萬元本票作為賭枱以外的籌碼。為甚麼不是中國銀行、匯豐銀行,而一定是「瑞士銀行」?今日「貴為」private banker,當然明白箇中理由。
瑞士是全世界最大的offshore centre,即是所謂的海外資產管理中心。說簡單一點,就是不太見得光的財富,都會放到瑞士去,因為那邊是最安全的避稅天堂。
時移世易,歐洲這幾年的經濟情況,對瑞士的金融法規已造成一定衝擊;財富大舉轉移亞洲,富豪要買安心,一定選擇新加坡。Yes,香港的整體營商環境一定較為理想,但富豪已經好多錢,唔需要一個理想嘅營商環境。佢哋要搵嘅,純粹係一個安全嘅地方,畀佢哋可以「擺好啲錢」。
劉細良早前撰文,一語中的。新加坡的「執政者乃有專業政治訓練,知道如何利用一個合理的政治程序」,所以法制和政局都非常穩定。相比之下,香港不能提供這種安全感;因此,過去十年,資金是幾百球又幾百球的湧入新加坡。

星洲管理資金 快超瑞士

現在新加坡管理的資金,接近4.5萬億元,而超過3.5萬億元均來自海外。有分析機構預言,新加坡將會在七年內取代瑞士,成為全球最大的海外金融中心。
對於大部份人來說,新加坡是一個悶到爆的國家,去過一次旅行都怕。但對於一個private banker而言,新加坡絕對充滿機遇,這也是我每個月會到這個迷你小國最少兩次的原因。每次來的時候,總會把自己的schedule排得密密麻麻,務求為自己製造最多收穫。一年前的「收穫」,是認識了一個與我同年的生意人,我的number one客戶。
公開名字就免了,但多少露點端倪也無妨,在這裏姑且稱他做Robert。我嘗試用最短的篇幅介紹Robert的背景。
Robert是巴西人,其父的生意做得很大。因為父親的身家豐厚,據聞Robert是當地綁匪的頭號目標。為了安全,Robert舉家移民美國,在邁阿密定居,之後Robert升讀哈佛,遇到改寫他一生的同學仔。這個同學仔,今日應該沒有人不認識,他徹底改變我們的「社交」模式。
那時候,這個同學仔開始建立一個網站,需要資金,Robert是第一個「泵水」的投資者。網站的用戶數目以幾何級數增長,創投基金和一眾科網富豪對這個網站虎視眈眈。然後,一輪錯綜複雜的股權轉讓之後,Robert發覺他的持股量,由原來的30%,變成只有2%。生米煮成熟飯,Robert也再沒有反抗的籌碼,只好照單全收。

幾年前,這個網站正式上市。其規模之大,震撼全球財經界。Robert兩個巴仙的持股量,已足夠讓他當時以三十之齡,榮登福布斯的富豪榜。股份的禁售期一過,Robert立刻售出部份股票套現。隨之而來,當然是必須繳納的巨額稅款,美國追佢,就連巴西都追佢。
不過,Robert好醒,公司未上市,已一早逃到新加坡去。投資400萬新加坡紙,已經可以買到一個戶籍,莫講話Robert帶去的是廿幾億美金。
第一次見Robert,是在新加坡一個golf club,經一個活躍東南亞地產市場的好朋友安排。我的哥爾夫球打得有板有眼,但其實只是金玉其外,跟我比賽的對手都很有成功感。交朋友好講感覺,有些人真是會跟你一見如故的,而我和Robert就正正有着這種緣份。
未打到第三個洞,我已經跟Robert說我是一個private banker,而他的即時反應就是:「You must be really smart dude。」言下之意,是他認識的private bankers中,我應該是最年輕的一位。我未試過有一單生意做得這麼順利,Robert主動跟我說要開個戶口,還打趣問一句:「Do I meet the entry requirement?」
這個星期,我又到新加坡探望Robert。死黨Benson也一直很想認識這個傳奇人物,所以這次他也請假和我一起過來。當我執拾行李的時候,Benson見我帶了一件雨褸,然後問:「新加坡好大雨㗎?」去到你就明㗎啦,你去到都最好買件雨褸。「帶把遮ok啦,低能。」Benson說。Well,睇吓到時邊個低能。
大概凌晨一時,我和Benson去到Filter,Robert最愛的蒲點之一。「Hey Marcus, finally!」Robert跟我熱情地打個招呼,然後向我逐一介紹身邊的朋友,大部份是女的。之後我才發現,Robert把這班女士的名字完全記錯了。Lucy變Nancy,Peggy變Katie,要幾錯有幾錯。
Well,呢個世界就係咁,某些人去到某個地位,甚至乎擁有幫你即時改名的權利,而你會連糾正他的勇氣也沒有。

做得辛苦 也要及時行樂

派對去到中段,Robert已經換上雨褸,然後突然興奮大叫:「Don't let the party stop!」幾位整裝待發的男士,每人拿着一瓶Dom Perignon猛搖,「卜」一聲又「卜」一聲,射出來的香檳頓時模糊了眾人視線。一分鐘後,只見Benson無助的站在一旁儍笑,全身濕透。
對於Robert來說,高檔如Dom Perignon的香檳,也只是一支水槍,惟有「香檳王」Cristal才算真正喝得入口。除了是一個避稅天堂,新加坡的另一好處,就是政府不容許有「狗仔隊」,所以這等折墮得令人咋舌的情景,只能親身體會。聽說,一年前,新加坡有家夜店新開張。頭一年的營業額,已經是1,800萬新加坡紙,就因為Robert是那個地方的VIP。
一個網站,令Robert成了新加坡的土皇帝。有人說Robert的持股量由三成變到只有2%,擺明被騙,實在可憐。好抱歉,這個說法,我完全唔認同。就算給你做大股東兼行政總裁又怎樣?每日做得咁辛苦,股價的高位一個破一個,哪又如何?不懂及時行樂,也不就是得個「做」字?
我知,開山劈石,建功立業,人生才有意義。呢啲大道理,我明,不過留番畀你。我人生一向嘅宏願,係做李家誠,唔係李嘉誠。

葉朗程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