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2月20日

What we are reading:
捨得,才寫得 - 姚崢嶸

《On Writing Well》

大部份人對寫作看法,從畢業後再沒長進過。我們自小的寫作訓練,都是把簡單複雜化:學作文,是從幾句到二、四百字,到八百、二千……學生肚內墨水有限,越寫越長是練寫功的必經階段。同樣,老師也期望學生吸收和運用不同修辭技巧。久而久之,這種練習塑造了我們心目中的好文章形象,就是文句越長、文字越複雜越好,用辭越冷門越顯出我們有學識。教育水平社會地位越高的作者,彷彿越看不起簡單直接文字,企業管理人用商界流行術語,官僚打官腔,也因潛意識認為,這樣才能贏得讀者尊敬,提高說服力。
《On Writing Well》的作者William Zinsser ,用假髮來比喻這種「只扮高深、不求傳真」的文字:戴了假髮掩飾禿頭的人,驟眼看來年輕有型了,但看第二眼──假髮必定吸引到第二眼──之後,就總是不對勁。

大部份初稿可減半

顧名思義,《On Writing Well》是教人寫文章的書,對象不但是揸筆揾食人士,還有日常寫工作報告、電郵和blog的你和我。作者出身記者,寫過十幾本書,開班教寫作,再把心得寫成《On Writing Well》,30幾年來再版不絕,賣了超過150萬冊。
據作者經驗,大部份文章初稿,都可以裁減一半文字而不失任何資訊和作者風格;報刊編輯亦往往可把來稿的頭幾段完全刪除,令文章更可讀。寫好文章的秘訣,就是力求簡潔,能用簡單方式表達的概念便別硬要複雜化,戒絕浮誇比喻,意思重複的形容詞全部去掉。理由很簡單:大部份讀者只有半分鐘專注力,還面對上網、電視、零食、女友、睡魔等誘惑,稍為表達不清晰、讀來費勁的文句,都會令讀者分神。讀者一旦因分心而放棄了你的文字,極可能一去無回頭,你的心力就付諸流水;被迫勉強看下去的,心裏也只會想着那些假髮,文字的傳意和感染力大打折扣。
讀《On Writing Well》,我覺得慚愧,因為從書中的反面教材,看到自己的影子:文字時常太多形容修飾,太矯揉造作(根據《On Writing Well》的原則,「造作」已能表達意思,「矯揉」兩字也應刪掉。純為了拋書包用上四字詞,正是矯揉造作)。例如上文第四段,我本來是寫「竟賣出超過150萬冊這驚人數目」,但那數字其實足以震撼讀者,「驚人數目」是多餘形容,更奪去讀者自己感受文字的機會,應該刪掉(假如你是韓寒或J.K. 羅琳,看不起那150萬,那句形容更無意思)。
惟有靠作者所說的「近乎自虐的紀律」,捨得把自己的心血親手刪掉,反覆修改、提煉,才能寫好文章。在這方面我很幸運,除了寫文章,我也是某社團的編輯,修改其他作者文章時,大部份工作確是按那「delete」鍵。這是很好的訓練:習慣了無情砍伐人家的文字,「自殘」之時也爽手得多。

姚崢嶸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