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1月21日

Moneyball:
貧童交響樂 街頭馬拉松 - 姚崢嶸

Gustavo Dudamel成名後,亦總會抽時間回祖國指導貧民區青年交響樂團El Sistema的學員。

我對委內瑞拉的認識連皮毛也說不上,只知盛產環球小姐及去年過世的狂人查韋斯。但委內瑞拉對世界最大的影響,可能是一個關於音樂的故事。
在2004年,名不經傳的23歲委內瑞拉小子Gustavo Dudamel,擊敗來自世界各地頂尖年輕樂手,贏出馬勒指揮大賽(Mahler Conducting Competition)。一位評判向洛杉磯交響樂團總監推薦Dudamel:「你一定要看看他,他簡直是隻指揮猛獸!」看過之後,總監自己的評價則是:「百年一遇。」就這樣,這個沒受過半天正規指揮訓練的年輕人便扶搖直上,幾年後當上洛杉磯交響樂團指揮,並一年到晚不停到世界各地樂團客串。但他總會抽時間回祖國,指導貧民區青年交響樂團El Sistema的學員,因為他也是樂團的畢業生。「發展我的音樂事業、指揮世上偉大樂團,固然重要,但El Sistema是我的家,為了師弟師妹,我一定會回家。」

委國樂團改變貧童命運

El Sistema早已不只是一個樂團,而是在全國遍佈分團的系統,有40多萬小孩上免費交響樂訓練班,當中九成來自貧困戶。貧民區孩子,正是樂團創辦人Jos𥌎 Antonio Abreu在1975年創立El Sistema的目標對象,至今如是。儘管委內瑞拉的石油和礦產蘊藏量可觀,但六成人民為貧窮戶,罪案嚴重,首都卡拉卡斯更是全球謀殺率最高城市之一。Abreu的正職是經濟學教授,面對國家種種難解問題,卻沒有從錢銀去找解決辦法,而是以音樂教育作出路。這與他本身受過的古典音樂訓練有關,但也出自他一個觀察:當時委內瑞拉很少青年接觸過古典交響樂,但他發現那少數有機會參加學校樂團的青年,價值觀和一般年輕人顯著不同。
幾個月前有人在《紐約時報》撰文指出,很多頂尖成功人士得益於兒時音樂訓練,文章吸引不少「怪獸家長」討論。撇除音樂是否啟發創意和智慧,也可肯定訓練能培養專注和刻苦,對孩子日後無論從事甚麼工作應有幫助;但向貧民區小孩教音樂以應付社會問題,別說是1975年,就算在今天,也算是奇招。
Abreu引用德蘭修女的講法:貧窮對人的最消極影響,並不是三餐一宿,而是令人懷疑自己存在價值。Abreu深信通過音樂,「孩子物質生活的貧乏,可以由精神富足來補充。」一位畢業生、現已成為柏林交響樂團樂手的Edicson Ruiz回憶說:那個年頭,他每天起床時,都不知道當天會否有一餐飯吃,但上樂團練習是他的精神食糧。(香港的家長也許應嚴肅檢討,何以許多小朋友在威迫利誘下接受音樂訓練,考完證書便終生不再拿起樂器。)
由開始時的11個小孩至今,El Sistema已有200多萬畢業生,當中除少數像Dudamel成了樂手,更有成千上萬來自貧民區的小孩,當上了醫生、教師、律師、公務員等專業人士。眾多少年「蠱惑仔」、打手、妓女、癮君子,從手執樂器、演奏起馬勒莫札特的一刻,感覺到自己高尚起來,不再是「爛泥」,得到愛護和尊重,對人生和未來的看法也截然不同。17歲在街頭暴力中長大的Lennar,在男童院參加El Sistema,他接受《60分鐘》訪問時說:「(第一次拿起單簧管)感覺和拿槍完全不同……音樂教曉我不用以暴力待人。」八年之後,El Sistema把他送到德國當樂器維修學徒,滿師後回國繼續服務El Sistema。
學員的家庭也出現轉變:學員對上進更有要求,父母也受到鼓舞和壓力,加把勁為他們籌謀將來,兄弟姊妹順帶一同受惠。大量El Sistema舊生像Dudamel一樣回巢當導師,成了新一輩學員的模範。憑着Dudamel和其他人士的穿針引線,樂團有機會到世界各地演出,坐無虛席,曾試過在表演後觀眾起立鼓掌達半小時,對這些孩子來說是無上光榮。

馬拉松助改善生活習慣

El Sistema的成功,感染了超過50個國家仿效,包括美、加、英、日、澳洲、瑞典等富裕國家,香港版本也在一年前成立。
我的幾個朋友,最近在香港創立一個類似El Sistema的活動,叫做「全城街馬」,不過主題不是古典音樂,而是跑步。香港治安和社會問題遠不及委內瑞拉嚴重,卻仍有百多萬貧窮人口,而且近年社會向上流動機會日漸閉塞,很多物質不缺的青少年也缺乏目標和自信。「全城街馬」提供的長跑訓練,給予他們關懷和友儕支援,以及實現和挑戰自我機會。長跑還有很多比交響樂優勝的地方:不需昂貴器材,一雙普通運動鞋便成;運動不但強身健體,也產生安多酚令人心情開朗。不少研究更顯示,定期運動,那怕只是每星期一次,已能引發其他生活習慣的正面改變:工作更有效率、對家人和同事更體諒、減少吸煙、減少「碌卡」消費等。
我認為最重要一點是,馬拉松對未跑過的人來說,看似是不可能任務,但經過有系統的練習後,無論是10公里、半馬甚至全馬,其實又不是太難完成,參加者很快享受到滿足感,但之後又自然希望挑戰更長距離、更快時間,跑步可以成為畢生與自己的競賽。
希望多年以後,「全城街馬」遍地開花之時,你會記得是讀我的文章而認識這活動。
後記:「全城街馬」舉辦的九龍東10公里賽,途經郵輪碼頭和鬧市,現正接受報名,詳情見 facebook「RunOurCity」專頁。有意參與和支持的學校、團體、義工和捐助者,可電郵mailto:enquiry@runourcity.org。

姚崢嶸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