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7月15日

【情陷夜中環去片】
再勾引定獨自去偷歡? - 葉朗程

雖然面對着很多不同聲音,但這個續集還是要寫,因為原來真的有不少人在期待着結局。有人想睇我點死,有人想睇我點兜,有人純粹想睇戲。沒關係的,無論其他人抱着甚麼心態,故事的結局還是不會變。至於故事孰真孰假,我只能這樣說:選擇只有兩個,第一個選擇是相信她,第二個選擇是相信我。最終你會食邊個餐,純粹看個人口味。葉朗程唯一可以向你保證的是,我那個餐會讓你得到最大樂趣。
王迪詩轉身離開之後,我拿着咖啡回到公司,嘗試先集中精神準備早上的會議,但腦海不受控地把剛才的十數分鐘rewind再play back。除非死人冧樓,否則絕不會被私事影響公事,但這趟私事非同小可,因為我今晚就要跟香江第一才女約會。拿起咖啡淺嘗一口,這杯Americano的苦澀百分百真實,我確定剛才的片段不是綺夢。
如果人生只能跟王迪詩約會一次,我希望這個晚上能夠完美。No,我不是她的裙下臣,更不是其粉絲,但我純粹有個想法:他朝王迪詩憶起跟葉朗程度過的唯一一個晚上,我希望她將會是一邊呷着她最愛的Earl Grey tea,一邊甜甜的笑着回味每格畫面。Yes,要享受,要甜笑,要回味,僅此而已。

等足一粒鐘 女神終出現

對葉朗程來說,要製造一次完美約會,根本沒有難度,但這次的對手是文壇女神,「完美」的定義將會是更高一個層次,我的確有點怯。看看車上的電子鐘,正式駛入蘭開夏道是7時17分。望着前面的路,我已經知道王迪詩玩嘢。蘭開夏道一啲都唔長?我真係唔知蘭開夏道確實有幾長,但驟眼看,整條街最少可以停50部車。車一路開着,不知甚麼時候我已走完整條蘭開夏道,惟有拐一個圈再折返。
回到蘭開夏道,我把車停在一旁,打死火燈,下車。我舉頭細看,研究着王小姐到底會住在哪一棟住宅。一個揸筆搵食的女人,真的住得起蘭開夏道?畀盡你,一個月收入四萬好唔好?Alright,就當你五萬啦,九龍塘這個old-rich area,就算真係有一房單位,月入五萬真係住得起?
話唔定佢有人包養,話唔定佢可能已經有老公,話唔定王小姐嘅祖屋就正正喺蘭開夏道,又話唔定其實佢住大角嘴,今晚特登搭完紅van再轉綠van然後扮喺蘭開夏道走出嚟。算吧,可能性太多,無謂瞎猜,反正她是否住在蘭開夏道也不會改變她就是王迪詩這個事實。
只有街燈照亮着的蘭開夏道,有很多車,很多大廈,間中也有一兩個人走過,但就是沒有九頭身。吃一顆香口珠,望望手錶,才發覺已經是7時58分。我不是儍的,一早做好心理準備這個女人就是要狠狠的耍我一次。來來回回踱步,再看錶的時候,時間是8點10分,再唔走,我覺得有少少對唔住自己,決定撇。

啟動引擎,戴安全帶,望倒後鏡,左手輕按一波,準備踩油。Wait a minute,倒後鏡!我再看倒後鏡,真的沒有眼花,從遠處徐徐走來的,就是她。我趕忙關掉引擎,開門下車,轉身回望,Daisy的身影走得更近。一襲黑色背心裙,腰間位置有個簡單的白色圖案,穩陣中盡見品味。很快,王迪詩已經走到我面前,我們之間大概隔着兩個身位。
「等咗好耐?」王迪詩微笑着問,一個天真的微笑。我望着她的眼睛,她沒有迴避。「Honestly,等咗好耐,耐到你唔信。」Daisy始料未及,想一想說:「唔好意思,咁今晚使唔使我請你食飯?」除咗我阿媽之外,我唔會畀女人請我食飯,請。我打開車門,示意她可以上車。改裝過車內的座椅,所以一般女士上車會比較狼狽,但王迪詩的動作竟然可以這樣的優雅,難以置信。
坐在車上,我要爭取時間出招。要討好一個女人,最簡單嘅戰術就係讚佢靚。一個「靚」字的威力可以很驚人,你讚完一個女人靚,你可以話佢貪慕虛榮水性楊花,而佢都唔會好嬲你,因為她仍然會徹底沉醉在那個「靚」字裏。調番轉,你試吓話一個女人醜,我保證,無論你之後點樣讚佢溫柔體貼孝順賢淑都好,佢都會憎你一世,因為她只會記得自己「醜」。但面對着王迪詩,那個「靚」字說不出口,因為佢真係靚。你讚一個公認嘅靚女「靚」,佢開心極有個譜。既然係咁,唯有用plan B。

世紀之吻 餐廳侍應呆了

「有冇吹住你?」我嘗試打破沉默。「我ok。」她說,聲線溫柔。聽唔聽歌?「你鍾意啦。」我在駕駛盤按兩個掣,音樂開始。唱機播的是Mozart Violin Sonata in B flat,唔好問我即係乜嘢,我都唔知係乜嘢,淨係知道王迪詩最鍾意聽。正在拉奏的是Perlman,又是王小姐最喜愛的小提琴家。
「你鍾意Perlman?」我鍾意Spiderman。「呢個gag會唔會爛咗啲?不過你都做咗好多功課喎。」王迪詩笑着說。我唔習慣無備而戰,我說。「食餐飯,使唔使講到咁誇張?」點解你會應承同一個陌生人食飯?「有陣時個人時運低,懵懵懂懂,做出嚟嘅決定連自己都未必解釋到。」Amazing,不愧是才女,三言兩語已經是一個充滿詩意的理由,現今從政的人可借用。
半小時的車程,曖昧的氣味竟然開始在細小的車廂醞釀,是時候打開車門透一透氣。到達上環,我把王小姐帶到一家日本餐廳。整家餐廳只有幾個座位,我用很多人情才可以臨急臨忙跟朋友交換到在這裏的兩個位置。「呢度食海南雞飯?」才女,葉朗程同王迪詩食嘅第一餐飯,如果係食海南雞,你覺得呢個情節聽落會唔會怪咗啲?「你講大話呃我。」Daisy帶點撒嬌說,我有啲企唔穩。驚喜同謊言,有啲分別,我說。

我們在sushi bar前面平排而坐,唔使點菜,呢度全部師傅發辦,冇得揀,唯一可以話事的,是酒。「你要揸車喎。」她說。我預咗留架車喺度過夜,我說。「擺喺條街到聽日?唔會抄牌?」抄牌三百二,用320蚊就可以同王迪詩飲一晚酒,太抵。Daisy望着不同款色的清酒,裝作聽不見。
原來才女都有弱點,那就是酒量極淺。來到第四道前菜,Daisy已經滿臉通紅,但紅得很有女人味。「你到底點證明自己係葉朗程?」Daisy在我耳邊輕聲問。Well,下一篇周記,我就寫你。「點寫?」Daisy用一個迷人的眼神問。寫你,梗係要由衣着寫起。「Sounds right,記住要寫我對鞋。」Jimmy Choo?「梗係唔係啦,係Christian Louboutin。」乜話?她從手袋拿出一支筆,把Christian Louboutin寫在餐巾上。
「仲會寫啲乜?」她繼續問。不如,寫我哋錫。「無中生有,我冇同你錫,你可以寫啲乜?」我想一想說:「我望着坐在我左邊的王迪詩,然後微微傾前。」我真的稍稍傾前,Daisy竟然沒有向後迴避。「王迪詩沒有迴避,我們四片嘴唇的距離,就只剩一吋。」她望一望我的眼睛,再望一望我的嘴巴。「我們兩個近距離互相打量着,整個畫面讓人心跳加速,就連我們身後那個端着壽司的侍應,也在等待着這個世紀之吻。」
Daisy望一望後面,就見到那個侍應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地站着。王迪詩望一望我,我又望一望她,大家也忍不住笑出來了。
(完)

葉朗程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