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7月18日

對沖人生:
拋空絕技 普通人難參透 - 錢志健

在國際財經頻道CNBC看到兩位算是殿堂級的操盤人,實屬罕有︰Pershing Square創辦人Bill Ackman和狙擊手Carl Icahn;前者為行動型沽盤大行家,後者為行動型大好友。一個要沽,一個要渣,他們對層壓式推銷公司Herbalife及股票價值,有不同見解。兩位行動型(activist)對沖基金經理,大家的共通點為了股東的權益不斷作沽或渣的動作。為何兩位對一間上市公司有那麼大的分歧呢?

直銷公司成功非易事

今天讓我以互動方式,談及「沽」、「借貨拋空」或叫「空倉」(Short Sell) 的邏輯思維。兩位對沖大鱷對決由2013年初開始。2012年8月,我到美國猶他州(Utah)觀察一些直銷公司的運作。結論:(1) 龐大的直銷網絡背後,要有高質素產品才可生存,(2)拋空遠比做長倉難,(3)流通量細的股票拋空極度危險。要了解操盤人為何要高資態去砌低一間上市公司,除獲利外,應該沒有太多的私人理由︰
問:Pershing研究指出,Herbalife目標價是零?
答:從消費者及加盟商的角度來看,產品已存在數十載。況且,一個願打,一個願捱,很難說整間公司毫無價值。龐大的直銷上市公司,還有Amway及Nu Skin,營運模式永遠也被抨擊,上市後更要預防被大鱷打擊。
問:不談投資角度(長倉或拋空),你有沒有試用直銷公司的產品?
答:我的辦公室在中環蘭桂坊,數月前經過德己立街,也被一名Herbalife的直銷員請到樓上店,試飲一杯38元的代餐飲品;平心而論,這是one-off的經歷,但在試飲期間,直銷員已開始和我分享不同的計劃,我只覺得從商業角度來說,絕非易事,即在短短15分鐘內,把我改變成為長期用家。

做拋空要揀行業弱者

問:再談Bill Ackman。自2012年5月,他做的是dedicated short,純股票拋空,沒有用衍生工具作對沖,如在更高行使價long call,會否有short squeeze(被挾倉)的危險性?
答:根據資料顯示,空倉部位有10億美元,過去兩年內,高低位由80多美元去到最低的27.27美元(2012年12月17日),當中,我相信Bill Ackman必然會平倉,再建立空倉部位;因為trading range實在很大,沒有人是傻瓜,與正常交易規律背道而馳,拋空絕技有如坐過山車,並非普通人那杯茶!
問:這是關於拋空的問題,非個別公司問題,決定拋空前須注意甚麼?
答:某些市場,拋空是非法的,我指在沒有借貨下拋空又即日平倉,也有情況涉及股票的短期禁售期內,不能拋空。市場也有沽空法則(uptick rule),即是說拋空者不能用買盤價(bid price)進行交易,否則,大量沽盤會為股價做成更大沽售壓力。
問:還有甚麼因素要作拋空?
答:Naked short(純拋空)不是我杯茶,指的是在沒作對沖、毫無保護下想直接刺中核心(go for the jugular)方法。Bear Call Spread或是可取代純拋空的做法,或short sell加long call,最終決定視乎操盤人本身。較可行做法是,找行業中的弱者。你也要知道,拋空策略賺極有限(最多跌至零),但風險無限!

錢志健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
mailto:mdehedgecenter@gmail.com
本欄逢周五刊出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