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8月26日

【情陷夜中環去片】等一個人芒果 - 葉朗程

老早看過九把刀的《等一個人咖啡》小說,剛剛也看完由九把刀重新改編的《等一個人咖啡》電影。我是萬中無一的畸形人,喜歡看文字多過畫面,因為文字讓人有想像空間,而畫面則移動得太快,沒有足夠時間咀嚼這一場戲的時間,就要被扯到另一幕的劇情去,我轉數慢,好多時會跟唔到。
不過《等一個人咖啡》這部電影很特別,雖然人物性格勾畫得沒有小說般細緻,而很多小說裏有趣的角色也沒有出場的戲份,但《等一個人咖啡》電影要表達的訊息,比小說更加powerful。我不是寫影評,只是覺得電影所帶出的訊息很特別,而且表達手法非常天才,讓我看完後先是呆一呆,然後就很想打開電腦把感受寫下來。未入正題前,先來句老土的開場白:借問聲,你,有冇試過等一個人?
以上所說的「等」,當然不是「等你半個鐘都未出得門口」嗰啲等,而是「等你終有一天愛上我」呢隻等。關於「等」的學問,千祈唔好問我,我阿媽生我出嚟,絕對沒有生到呢條「等一個人」咁浪漫嘅慧根,所以我幾乎沒有試過等一個人。

三個原因 唔會等女仔

第一,我沒有這個需要。如果我鍾意一個女仔,通常兩三吓手勢,又或者最多三四吓手勢,佢就會自動飛埋嚟。唔係我叻,只係大部份香港女仔太易捉摸。第二,我沒有這個耐性。你話個地球得番我同你兩個就話啫,呢個世界咁多女仔,要我等你一個,咁即係要我錯過幾多個先?唔好話等你一年,等你一個禮拜我已經覺得好對唔住自己。機會成本太重,而且沒有guaranteed return,等嚟托。第三,我沒有這個勇氣。有時候,人好得意,等緊嗰陣時,你覺得自己可以為佢愛得死去活來,到最後俾你等到、得到,甚至乎完全擁有和控制嘅時候,你先發覺,原來你都唔係咁愛佢,仲嫌佢有啲煩。我沒有勇氣接受一個如此犯賤的自己,所以一句講晒,我唔會等。
不過,我是說我幾乎沒有試過等一個人,幾乎沒有,但我等過。那個女人,我等得唔算耐,最多只有一個鐘,但可說是人生裏非常浪漫的一小時。你不是當事人,沒有可能感受那刻骨銘心的一小時。好像全世界的人也在靜止着,只有她是有生命力的。鏡頭一轉,我們來個曼克頓的wide shot,這是八年前的一個下午。
紐約市的感恩節很冷,走在街上,口裏會噴「煙」。的士去到酒店,立刻飛奔走入大堂,已相約移民那邊超過20年的幾位親戚吃午飯自助餐。上到餐廳,看見他們,高興地逐個打招呼。酒店內那家餐廳充滿柔和的淺綠色,地氈是淺綠色,牆身也是淺綠色。坐低,加點蜜糖,呷一口還在冒煙的熱水,舒服死。正當熱水的暖流慢慢在身內擴散,我抬起頭,就看見她。

那一眼,那第一眼,我看到她左邊的側面,她還沒注意到我。年紀看似跟我差不多的她,正跟身旁一位老婆婆交頭接耳,然後咧嘴而笑。跟着她拿起面前的茶杯,正要喝一口的時候,終於看見我,看見我望着她。這下突如其來的四目交投,火頭由我挑起,自己當然不會尷尬,但她也沒有太過錯愕。我把視線慢慢從她身上移走,嘗試把焦點放在其他人身上。但約十秒鐘後,我又看着她,而她又注意到我的目光。
這頓飯我也沒有吃到甚麼,因為我的頭盤主菜甜品都是她。當她那張枱埋完單的時候,我們的對望可謂更趨激烈,心知這場遊戲很快就要結束。果然,我還沒出去拿第二次甜品的時候,她的親朋戚友已經站起來,準備向門口出發。她左手拿着大褸,右手扣着手袋,一步一步走出去,最後她沒有回望一眼,而我也沒有做甚麼。只是眼白白讓這份微妙的感覺,在我面前蒸發。美國女作家Maya Angelou有句名言:「別人可能會忘記你做過的事,可能會忘記你說過的話,但他不可能忘記你曾經給他的感覺。」到今天,我仍然記得這份感覺。
喂,你千祈唔好以為我想教大家「珍惜眼前人」,我冇咁感性。我只係想同大家解釋,當一個俊男遇着一位美女,雙方總是會死要面而懶得首先出手,最後搞到大家都冇着數。每次我到銅鑼灣的時代廣場逛,我總看到一個個悲哀的「錯配」現象,就是美女十居其九都會拖住隻野獸,而靚仔就總會拖住一件……實在太悲情,我都唔想講落去。為甚麼會出現這個錯配現象呢?就是因為靚仔和靚女都要面,最後冇人主動出擊,乜嘢都做唔到。就因為呢份自我,靚仔同靚女等咗好耐,都等唔到一個「人」,最後惟有將自己獻畀隻豬。

皎潔明月變巨型芒果

《等一個人咖啡》電影包含一些科幻元素,但完全沒有那種「唔係啩咁都得」的感覺,這些科幻元素反而令每一幕情節更連貫。但現實生活中,就算沒有科幻元素,一切都可以來得很科幻。八年前在紐約市的邂逅,今天竟然可以來個續集。那天我突然在facebook收到一個message,有個女人用英文問:「八年前的感恩節,你是不是在紐約呢?」我們之間竟然有兩個mutual friends。
我立刻走入她的面書看一看,結果她可能把私隱度調校到最高,我甚麼也看不到,除了她的profile picture。半身相,黃色裙,我研究咗好耐,真是八年前那個蒸發在我面前的她。我額頭冒出一點汗,手微微抖震,慢慢回覆她的message:「我諗你認錯人。」繼續凝視她那條黃色裙子,如果她八年前穿着那條黃色裙子,看起來可能會像一彎皎潔的明月。但今天這個她,穿着這條黃色裙子,簡直就是一個基因突變的巨型芒果。
各位美女,趁你哋仲有bargaining power嘅時候,就好放下矜持,主動出擊吧。

葉朗程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