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9月14日

What we are reading:智人快樂簡史 - TC

《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

新書《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爆紅,是出版業奇蹟。中文版《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和英文版「智人簡史」的標題看來大相逕庭,其實更貼切。在大歷史(big history)的框架下,年輕史學新星Yuval Noah Harari超越傳統學科的界限,構建宏觀圖譜,打破迷思,探究「大問題」。
筆者向來對史書敬而遠之,但《人》讀來暢快,值得大力推薦。與其勉為其難地評論,不如借用Harari親撰的長文“Were we happier in the stone age?”分享他拷問「大問題」的進路。
隨着個人主義冒起,快樂成為現代社會最高的價值。消費型經濟以提供快樂為最重要目的,追求快樂的權利已變為擁有快樂的權利,發展的硬道理亦要被快樂軟化。可惜,沒有證據顯示,經濟發展和快樂有甚麼關係。
Harari不同意「人類文明不可逆轉地從落後邁向先進」的樂觀歷史觀。他認為擁有強大技術和知識力量的現代人並不比祖先幸福。他所師承的Jared Diamond有說,令智人能力飛躍的農業革命是「史上最大錯誤」:祖先馴服小麥後反被它馴服,家禽帶來傳染病,身心被農活折磨至機能倒退,思想麻木;農業社會形成階級分化,促成剝削和鞏固父權。
另一方面,不少人對過去有浪漫的幻想,對現代文明的個人主義、資本主義和消費主義作出最苛刻的批評。他們以為石器時代的採集者更健康、快樂和滿足,郤無視現代人壽命和夭折率的改善減少了很多人的痛若。
身為素食及同性戀者的Harari不為這些僵化教條所囿,同時有更縝密思考的浪漫歷史觀。儘管家庭暴力、大規模的戰爭和饑荒不斷減少,是浪漫者不能無視的成就,但不要忘記數以百億計動物在密集飼養工場受到殘暴傷害。而且文明繁榮惠及全人類只是近代的事,會不會是剎那光輝?過度消費造成的生態失衡是否大災難的前奏?
今天市場機制補替家庭友儕的支援,讓現代智人可以獨立生活,人際關係卻變得膚淺,亦失去了大草原祖先擁有的敏感觸覺和敏捷身手。市場提供無窮的消閒選擇,但我們已失去了專注力,更多選擇不會帶來更多幸福。
社會學家看到,當智人對快樂的預期由五千年前與鄰家的比較,變成今日對全球名人生活的仰望,就如在「享樂跑步機」上不斷掙扎,永遠觸摸不到快樂。演化生物學家認為,快樂只是化學反應造成的愉悅感,需要不斷刺激來保持。但演化而來的本能只對生存和生育有興趣,快樂只是哄騙的手段,任何經濟發展或政治改革都不會改變沒有永恒快樂的殘酷現實。
在資本主義洪流下,愉悅就是快樂的全部。現代智人的每一個空閒時刻,將會被愉悅填滿,這是仍帶着祖先基因的智人沒法應付的終極。未來智人唯一的出路是以智能超越演化。科學家推翻了「智能造物論」,人類卻必須以智能重新創造自已。
「擁有神的能力,但是不負責任、貪得無厭,而且連想要甚麼都不知道,天下至險,恐怕莫此為甚。」Harari到此結束簡史,開展他下一個寫作計劃。

TC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