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9月29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情陷夜中環:中環父子 - 葉朗程

中環「尋子記」的故事流傳很久,但故事中的父親與兒子的恩怨,不是很多人知道。 資料圖片

父子的關係,從來都是一條複雜到不得了的感情線。父給予女的溺愛,母給予子的寵愛,母給予女的關愛,簡簡單單,明明白白,沒有甚麼好說。但父子嘛,總之是一言難盡。
今時今日,幹我們這一行,要接觸富二代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有很多富二代,雖然含着金鎖匙出世,但絕非如外人想像般無能。佢哋明知自己父親好勁,但就是不願意活在上一代的影子下,希望憑兩手創出自己一片天。局外人當然知道,任第二代如何努力發奮,也沒有可能超越父親建立的王國。雖然徒勞無功,但這種富二代力求青出於藍的決心也值得嘉許。同呢種富二代溝通好簡單,天南地北乜都講得,但係就盡量唔好提佢老竇,總之當佢係一個獨立個體就得。

年輕富二代 目中無人

有啲富二代,可以話係阻住地球正常運行,對呢個世界毫無建樹。無論佢哋去到邊度,都會有句搣唔甩嘅口頭禪:「你知唔知我老竇係邊個?」蘭桂坊入club要等位,「要我等?你知唔知我老竇係邊個?」入去名店,鍾意件衫嘅最後一件都俾人買咗,「冇晒貨?你知唔知我老竇係邊個?」
最離譜嗰次,親耳所聞。某家高級日本料理內,某個20歲以下的所謂富家子弟跟幾個朋友吃飯,佢哋講嘢好大聲。講句公道話,一班人食飯,食得高興,大聲咗啲,在所難免。但當有客人投訴,就算萬般不願意都好,點都應該應酬式講句「唔好意思我會盡量細聲啲」。點知呢位小朋友,唔知係飲大兩杯定係真係咁冇修養,竟然大大聲同人講:「一班人食飯係咁嘈㗎啦,你要靜靜哋食,唔好去殯儀館食?你知唔知我老竇係邊個呀?」
但以上提及的兩種富二代,我也很少接觸。第一種,來頭太猛,亞洲各地冇乜幾個,少接觸是正常的;第二種,年紀太輕,未有直接需要去了解家族的財富配置計劃,而他們也樂得遊戲人間,暫時一個月幾萬都仲夠使,仲未去到想問屋企攞幾百個嚟買架Azimut Yacht嘅階段。我接觸最多嗰種富二代,係最麻煩嗰種,佢哋屋企又麻煩,佢哋自己又麻煩,有時候覺得做private banker好似做社工咁。
呢種富二代喺外國浸完返嚟,梗係想一展拳腳,希望老父嘅企業喺佢哋新一代嘅領導之下,做得更強更大。但事情不是這麼簡單,因為做老竇嘅非常矛盾。一方面,已經準備好晒,第時自己有乜冬瓜豆腐,一定畀晒個仔;但另一方面,過錢又唔想過權,因為老竇會覺得個仔經驗尚淺,仲未擔到大旗。做仔梗係冇癮,於是把心一橫,直情去第二間公司做,搞到老竇更加唔高興。就算到個老竇最後真係肯交個權出嚟,個仔入到公司,又俾嗰啲世叔伯嘅固有思想諸多左右,然後自己老竇又唔多為自己出聲,最後個仔又話要走。
就在很久之前,中環曾經瘋傳一幕充滿戲味的「尋子記」。很多人該有所聞,我盡量含糊地講重點。話說,因為兒子某個決定,觸動權力人士神經,父親希望為兒子急忙補鑊,所以想找兒子面談。但一直想獨當一面的兒子不接父親電話,耐性盡耗的父親只好在保鑣陪同下,大駕光臨兒子的中環總部。把守總部第一關的receptionist小姐忙着照鏡化妝,一抬頭看見老闆的父親,嚇到花容失色。
「Peter(假名)喺邊度?」父親問,語氣不耐煩。平時主要工作都是照鏡化妝的receptionist小姐,入職時的內部指引完全沒有提過「如果老闆老竇搵老闆應該點算」的應變措施,唯有口窒窒說:「陳……陳生(假姓)……老……老闆唔喺公司。」跟住父親嘅對白十分頂癮,呢幕「尋子記」我聽過好多唔同版本,但呢句對白喺每個版本都有出現,所以我相信「父親」真的這樣說過。「你知唔知我係邊個?我係Peter嘅爸爸,究竟Peter喺邊度?」父親問嚟多餘,因為全香港應該冇乜人唔知佢係邊個。
難為了平時主要工作是照鏡化妝的receptionist小姐,俾太上皇嚇一嚇,幾乎嚇到失禁,但點嚇佢都冇用,因為「兒子」真係唔喺公司。「老……老闆佢……出咗trip……」她說。被這個忽然口吃的receptionist弄得更不耐煩的父親,本來諗住收隊回摷,再謀對策,怎料,就在這時候,隔籬的會議室傳來兒子的聲音。
父親望一望會議室關着的大門,然後再凶神惡煞地回望receptionist小姐。俾太上皇呢個眼神矋一矋,可憐的receptionist小姐應該當場失咗禁。「又話Peter唔喺度?」父親的聲線沒有提高,語氣平淡,但就係咁先得人驚。「陳生,老闆真係出咗 trip!」receptionist小姐說,極度驚慌反而治好她的口吃,但她斗大般的淚珠快要流出眼框。

縱鬧大交 最終會冇事

「咁點解我會聽到佢把聲?」父親指着會議室的大門說。眾目睽睽之下,receptionist小姐幾乎想跪在太上皇面前,求他放她一馬。「陳生,老闆真係出咗trip,Mr. Alexis(假名,公司的 CEO)佢哋應該係同老闆喺裏面開緊video conference,所以你聽到老闆把聲。」父親皺眉,但量那個卑微的小職員也不敢胡言亂語,太上皇最後正式收兵,剩下仍然顫抖着的receptionist小姐,和那條應該要拿拿臨攞去乾洗的套裝裙。
身為一個兒子,我絕對明白父子相處之道所謂何事。基本上,我有好多方面都好似我老竇。信我,兩父子唔會因為「似」就會關係好啲,反而越似越大鑊。好多時,如果唔係要畀面在場觀戰嗰位阿媽,肯定好快大打出手。但兩父子關係的微妙,就在於無論吵到幾大鑊,最後都會乜事都冇。人哋話,兩父子會冇隔夜仇,我唔同意。每次我同老竇有仇,都肯定唔只一兩日嘅事。但總之去到某個時候,就總是會自自然然地好起來的。你看「尋子記」的父子便知道了,幾年前個仔搞到一鑊粥,激到個老竇生蝦咁跳。今時今日,老竇笑晒口同人講,無論個仔想點,都會全力支持。
做仔難,定做老竇難?我未做過老竇,所以冇資格判斷,但我覺得做一個好老竇同做一個好仔都唔容易。我聽過一句說話,好有意思。如果一個女仔想知道,你身邊嗰位男朋友嫁唔嫁得過,有乜嘢方法?好簡單,你只需閉上眼,然後想像:如果你將來有個仔,而呢個仔長大成人後,就係好似呢你而家呢位男朋友咁樣,你會唔會感到驕傲?如果會嘅話,即嫁。

葉朗程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