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0月06日

圓方集:中環人佔中日誌全面睇 - 張宗永

當警察施放催淚彈後,學聯呼籲暫撤離,市民是完全理解及支持的。 資料圖片

9月28日 10:00(北京馬會會所)
看網上新聞,三子宣佈佔中正式開始,想KM等人必是求仁得仁,鋃鐺入獄算是一種交代吧!香港人政治冷感,估計佔中此事短期內應告一段落,之後返入長期鬥爭,香港政府的管治肯定是遭殃。心裏放不下這事,決定將傍晚返港的機票改早,到機場碰運氣。

11:30(北京機場)
港龍早上有班機誤點,Surprise!Surprise!輪候後補的乘客很多,慶幸自己是金咭會員,終於趕上下午一時半的航班,在機艙中想拿份報紙看,《大公》和《香港商報》的反佔中頭條實在太突兀,今時今日資訊開放的年代,竟然仍然有人那麼blatantly作為建制的喉舌,hard sell 如此,又怎會有公信力呢?共產黨的統戰經費都是白花的。

19:00(香港灣仔)
下機之後赴Harry的晚宴,Harry辛苦經營家品店多年,業有小成,他憂心忡忡地說:『真希望佔中不要影響我的生意』,我一方面安慰他,短期的街道抗爭終會過去,但是對中央和建制不滿的情緒,如果沒有適當的疏導,會繼續發酵。生意受影響,無可避免,然而作為社會的一份子,大家應該容納不同人的追求,有陣子難免要付出一點點代價,這些代價,小至可以是交通阻塞,大一點可以是生意下跌,如果我們可以負擔得來,大家應有容人之量。

21:00
從「生記」走出來,看到示威人群從金鐘方向沿莊士敦道湧向灣仔,個人不喜歡群眾活動,因為覺得群眾集中起來,人性的好處和壞處都會被擴大。但很奇怪看到這批大部分穿黑衣的年輕人,心裏完全沒有恐懼,反而有點親切的感覺。取了車欲返回南區的家,不清楚交通情況,只好求教google map。佔中令我對Smartphone親切了很多,之前很少用手機看即時新聞,更不用說查看交通。

9月29日 00:00
學聯宣佈結束行動,呼籲群眾返家,原因是收到消息,警方出動子彈。我在電視上也看到警察高舉的示警旗幟寫着「速離,否則開槍」,但是沒有說明是甚麼子彈,我完全支持學聯的決定,畢竟人身安全是最珍貴的,長毛當時反對撤退的決定,認為浪費了那麼辛苦才凝聚得來的群眾力量,我覺得這是為鬥爭而鬥爭。

03:00
電視重播葉國謙和涂謹申的辯論,葉國謙堅持學生是受到煽動的,這老調越彈越不能興。正如涂謹申所說,學生表現出來的成熟和冷靜是令很多以政治作為職業的人感到羞愧的。形勢發展到現在,學生是站在道德高位,建制要減低他們的影響力,只好說他們是被煽動,是扭曲事實。

05:00
通宵留意事態的發展,為兩方面都憂心忡忡,一方面既是為我們的年輕人擔憂,二亦為了香港的大局掛心。很明顯在這幾個小時內,政府的策略起了很大的變化,我估計政府原先是希望可以在凌晨時份清場,但是發覺面對那時沒有以武力對待衝擊的示威者,如果強行驅散,一,可能在輿論上失分;二,人群也不一定要在中環,可能會流竄至其他地區。很明顯,銅鑼灣和旺角都變了新的目標地,看來那硬不來。清晨所見,政府已沒有打算在這個時刻以暴力清場。
CY領導下的政府班子是夾心階層,既沒有拍板政改的權力,卻又要面對衝擊,原先以為可以以龐大的武力鎮壓任何暴力衝擊(我的建制朋友說,政府是排演了很久)。但是發覺在沒有暴力的情況下,這招行不通。我不是CY的粉絲,但梁特首真的因此而下台,其實也是代罪羔羊,但這政治代價他不付,誰來付。可能是曾偉雄吧,奇怪整天曾都沒有出來說話。

08:00
早上無綫電視唸出今天報章的頭條,聽不清楚是那一張報紙,頭條是「佔中已失敗」,這簡直是荒謬絕倫,佔中從來不以佔領一個地方為目標,真正的目的是公民覺醒,為香港的未來爭取更大的空間。以為佔中只是做釘子戶是儍瓜的想法。

10:00
遮打道行人比平日少,但街道非常整潔,看不出在幾小時前這裏曾有大型集會。
香港絕對是一個高質素的城市。示威者固然非暴力,平心而論,警方亦是節制的,比起大陸的暴民二話不說就燒警車,實在相差太遠太遠。

15:00
整天在中環出入,人是比過往少了,但大家的臉上看不到一絲憂心的樣子,我在滙豐工作的朋友告訴我,獅子銀行已經啟動BCP,部份員工轉往沙田上班。在網上看到「三十會」的魏華星辭去所有工職,Francis是社企界的明星,和建制素有交情,我給他一個like。

9月30日 09:30
群眾活動進入第三天,幸好沒有出現暴力事件,政府表現克制,我亦整理思緒,寫了一篇「佔中不是六四,亦不應該是六四」在網上發表。佔中開局之漂亮對民主派來說是遠遠超出預期,如何收官,取得最大的實際收益,有賴各方合作努力,放棄小我。群眾活動有它自己的生命(美麗和恐怖都由於此),我只能盡綿力一抒己見,盡一個公共知識份子的責任。

後記
受篇幅所限,日誌寫到9月30日早上為止,截稿時是10月3日,佔中行動每一分鐘都在變。很明顯,現在雙方爭奪的是民意,中央和梁班子絕對不會在民意變勢前再次動武。反之,會用種種舉動來爭取人心,例如高官繞道改在舊政府總部上班、救護車出動不得等等。示威者要保存的是沒有直接參與示威人仕的支持,不要令人覺得他們是故意生事,而不是擔心政府偷運武器,切記!

張宗永
思博資本高級合夥人兼亞太區總裁
本欄逢周一刊出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