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1月16日

對沖人生:操盤無定律 隨心出發 - 錢志健

投資高手永遠滿懷希望繼續持有做對的倉位,做錯時從不猶豫冷血地斬倉。 資料圖片

在操作投資上心態往往等於境界。不少人空談投資,但一生人也不敢進入二級市場,當然會失去投資機遇。香港人談到遺囑安排,更是大忌。上周五「長江一號」宣佈遷冊,也是為退下來作安排。誠哥是否對沖香港的政治風險?你話無,打死都唔信。

市況不明朗要揸現金

一、國際財經頻道CNBC報道,日前有一位交易員動用了五百四十萬美元,買了四萬三千七百三十張標指1950行使價的put,到期日是本月二十三日。交易員為何這麼大信心?背後是否有龐大的主力倉位,沒有人能看得透。唯一可以確認的,是芝加哥波幅期貨指數(VIX)飆升至21.48。以當時購入價,每個期權1.23美元,大市要有3%跌幅才可以有錢賺。
二、操盤並無定律,須隨心出發。在此我以一問一答方式,和一位自行決定(discretionary)的期貨管理顧問(commodity trading advisor,CTA)互動,在此叫他Bo,筆者Ed。

Ed:做discretionary CTA,以高槓桿期貨合約為首要,我也是做方向性主導策略,但核心組合必然是有可投資的故事才可建倉位。你如何形容你的操盤決定,特別是在心戰上?
Bo:Discretionary CTA是CTA中的少數,當然操盤人不一定要集中注碼在商品期貨內,我不喜歡用電腦程式作操作決定。其實無論用甚麼,也有可能死在whipsaw market。以前很多時只專注某種能源價格風險,現在盤細了,為求保住資金,所有部位也不會去盡,如我所說,在不明朗的情況下約九成持現金,而只會用VIX的特性直接trade volatility。
Ed:在自行決定策略下,我不喜歡做大槓桿,從心戰的領域,除了要了解及試圖理解世界的宏觀走勢,自行決定的CTA,比起宏觀策略(global macro),是否更有edge?
Bo:我們並不是做macro,因交易的頻密度會比做macro的多很多,我們有做macro的底子,又沒有像電腦程式CTA一樣的rule based,我的操作,有了立場後,便會出擊,但那是很傷腦筋的做法。
Ed:簡單來說,你有macro的特質,但操盤上既非定律、隨心而發,對嗎?
Bo:對,但看錯盤的機會也會大增。為了減少做錯看錯的機會,每一條trade也很講求機率,做到有high probability trade。
Ed:你sit cash的心態,因怕越搞越差,對嗎?
Bo:我的詳細操作不能談,但可舉例,在一個交易天內,單是期油的部位,若我已賠了十萬美元,期油每天可能有2%至3%波幅,我便會運用大期及細期合約互相對沖,由最危急關頭,再扭轉局勢。

做啱續持有 做錯即斬

Ed:你要在一天內賺回十萬美元,假如手持一百張大期,看錯一美元的價格,你再用細期對沖,我相信在交易天完結時,你已元氣大傷!
Bo:我的體質與心理質素已不如廿多歲時,輸錢的日子,腦袋很多時一片空白,像時間停頓一樣。
Ed:我認為在心戰領域每個人性格也可影響他的操作方式,你必須戰意高昂才可用你的方式去操。
Bo:高頻交易某程度上對我的幫助不大,因我不牽涉股票買賣,但期貨合約的交易絕對密集,某程度上,一些策略可說是人肉高頻交易!
Ed:我舊舖的電腦程式CTA很着重最大跌幅的風險計算方法,那你如何去hedge?
Bo:同一個組合內,會有兩組資金,一組是中線的,如做對方向,會留着做對的部位;短線的,有了立場後不斷反問,然後隨心而發,果斷出擊。
(註:真正的絕對回報高手,基本上建倉及面對盤路的方法也差不多,永遠滿懷希望繼續持有做對的倉位,做錯時,從不猶豫冷血地斬倉,最終目的是抱走更多現金,即positive alpha!)

錢志健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
mailto:mdehedgecenter@gmail.com
本欄逢周五刊出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