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4月10日

暉灑自如:市建局內的分歧 - 周光暉

譚小瑩上周辭去市建局MD一職。 資料圖片

市建局的MD譚小瑩(Iris)上星期一向行政長官及主席蘇慶和辭職,我作為市建局非執董,當天沒收到任何通知,當晚驚訝地在電視新聞得悉Iris辭任消息。翌日早上9時有一個常規性董事局會議,但議程內沒有提到任何關於MD辭職的事。
星期二的報章大篇幅報道譚小瑩辭職的原因是與主席意見不合,報章亦記載幾位兼任市建局非執董的立法會議員的意見,仍蒙在鼓裏的我,步出電梯進入市建局辦公室時已有幾十位記者在場恭候!
對於MD與主席因意見不合而高調辭職這種大事情,我作為內幕人士全不知情,而要從傳媒爆料才知情覺得很不是味道,而及後經過四小時的董事會議,因事情不在議程上,對事情的了解亦只有50%。但我可以確認的是,一眾出席董事(包括主席)討論後,對要求Iris撤回及重新考慮其辭職決定的一致通過,屬認真而非敷衍性的事實。
以下是我個人就事件的分析,看法只求與大家分享及問責,與市建局董事會及其全職同事毫無關係,謹此聲明:
1.企業管治原則要求董事會在重大事情有知情權,然後就取向及具透明度的公佈有決策權。然而,整件事的開始是有內幕人士向傳媒爆料的。
這給我有政壇上謀權奪位、借刀殺人的感覺,弄到已飽受壓力的市建局形象進一步受到政客及傳媒的抨擊。可能已看了三十多集《House of Cards》的我想得太多了!
譚小瑩在3月31日星期二上午8時半向董事局成員發電郵解釋她因與主席對市建局的經營路向及方法意見不合而不能履行職責而請辭,這電郵我在當天董事會後回到辦公室才有機會看到。
2.市建局作為承擔市區重建的公營責任人,已因主要經營因素面對巨大改變帶來的挑戰及財政威脅,而要聘任獨立顧問提供情況分析及解決方案。董事局與顧問公司過去四個月就初步及進一步意見進行了兩次詳細、客觀及專業的討論,正式報告及建議尚在編制中。
我認為在最後報告及建議未被董事局、政府上級單位及任非執董的立法會議員充份討論及政策取向未拍板前,是不可能有不能執行的irreconcilable differences(不可調解的分歧)。因此,我向董事會表達了我認為MD因與主席在政策上有irreconcilable differences而辭職是一個premature的決定。
3.雖然主席及MD是肩負最重責的高層,但市建局作為一個法定公營機構,一舉一動包括其財政上的決策都是由董事局在下屬專責委員會及管理層作了討論及建議後才決定的,主席及MD都沒有單獨的決策權。那麼,引伸出來的提問應該是MD與董事會有否irreconcilable differences呢?主席與董事局有否irreconcilable differences呢?又因市建局面對單一最大的是財政上的壓力,那麼負責財政的CFO與MD,主席及董事局之間又有否irreconcilable differences呢?
4.擔任市建局非執董已兩年,我感覺到市建局非執董(包括主席)、法定執董、列席部門主管及同事們的責任及使命感都非常高,專業及客觀性亦非常高,逢問都有詳細答覆。一眾成員都有豐富專業、行業、公營及社會事務的經驗。加上包括四至五名不同背景的立法會議員及政府有關部門的常秘/處長級負責人亦在董事會,MD執行任務時是有強大後盾支持的。
5.人際關係上,在我出席過的眾多會議中,我亦從未見過主席及MD有任何主觀或客觀上的意見不合或批評。其實,我覺得譚小瑩和蘇慶和都是容易溝通,有商有量,以專業及客觀性對事不對人的精英,做事處事亦絕不馬虎推搪。
基於以上分析,我對Iris的辭職在沒有可察覺到的先兆下感到愕然、無奈及premature。就算有differences亦不屬irreconcilable!
請打落水狗一族給市建局一些空間去定一定神。

周光暉
mailto:ec@echow.org.hk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