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0月06日

殼股風雲:第二十回 - 林一鳴

元軍今天到了醫院,探望白蘭。
到了病房的門口,元軍聽到白蘭叫罵,接着是碗碟被拋到地面打碎的聲音。
白蘭今天的情緒,看來非常激動。她掀翻了盛載飯菜的桌子,連同附近一切可以打碎的東西,乒呤乓啷地四處亂飛。
「你們走﹗全部都走﹗」白蘭大聲地喊罵護士,面色像山洪暴發一樣。
「白蘭……你怎麽啦?」元軍擔心地問。
旁邊的護士,輕聲地跟元軍說:「白小姐心情惡劣,已經整天沒有吃飯。」
元軍看見了,感到非常難過。
「白蘭……你這樣不是辦法的……吃點東西吧……」
「騙人﹗全是騙人﹗這幾天我痛得死去活來,她們給我打甚麽鬼針,吃一大堆五顏六色的藥,根本沒有甚麽幫助,吃完後還要劇烈胃痛,好辛苦……反正我這輩子都已經殘廢了,永遠不可以站起來;為甚麽上天認為這懲罰還不夠,要再給我這些折磨,要受這些痛苦?」
「你這樣……我會很心痛……」在元軍的眼角,忍不住留下了淚光。
「我不吃!像我現在這個樣子,不如餓死就算了!」白蘭的淚水奪眶而出。「為甚麽當天晚上,我要到你的家?為甚麽我會變成這樣?我真的很辛苦啊……」
「對不起……這是意外……」
「原本在數天之前,我還是可以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整間龍博集團的上市公司,已經成功地得到手裏,大量財富將會接踵而來。為甚麽突然會完全改變?我突然變成一個廢人?點解?點解?」
「是我連累你……」看見痛哭的白蘭,元軍更加心痛。
「如果我甚麽都不要,可以還兩條腿給我嗎?」白蘭的淚如泉水般湧出來,手不停地顫抖着。
旁邊的護士,輕聲地對元軍補充說:「白小姐傷口受到感染,出現含膿和嚴重潰爛。我們每次替她換藥,都令她痛楚非常,連止痛藥和止痛針,都沒有甚麽效用。」
元軍看着白蘭受罪,心痛極了。他拭去白蘭盈在眼中的淚水,緊緊地將她抱入懷中︰「白蘭,我愛你。你要堅強,要捱過這一關。等你出院以後,讓我照顧你,一生一世。」
白蘭的淚水,仍是流個不停。她對元軍說︰「你真的會愛我一世嗎?」
「肯定,一生一世。」

元軍這句話,讓她產生了一道甜蜜的暖流經過全身,情緒變得穩定下來。
「你這句話,我會記住的。如果將來做不到,我會恨你一世。」
「我答應,就一定會做到。」元軍在白蘭的額頭上,輕輕地吻了一下。
經過這一吻後,白蘭的情緒立刻穩定了很多。元軍馬上利用這個機會,餵她吃了一點東西。
當白蘭在進食的時候,元軍對她說︰「我昨天見過撒旦。」
白蘭聽到這句話後,低聲問道:「他跟你說過甚麽?」
「他告訴我很多……包括你在撒旦會的工作,以及龍博集團的計劃……」
白蘭垂下頭來。「沒錯……我跟你一樣,都是撒旦會的成員。我本來在華爾街工作,已經被美國證監會列入黑名單。後來就加入了撒旦會。」
「龍博集團是撒旦會的計劃?」
「沒錯。所以撒旦一直希望,你可以參與這個計劃,空降出任龍博集團的主席,完成最後階段的工作。」
「撒旦為甚麽如此堅持,要我加入這個行動?」
「因為他覺得,在香港這個地方,你是可以最讓他相信的人。」
「那麽……你跟我一起,就是受到撒旦的指令?」
「不是。我自願跟你一起……從墳場第一次見面開始,我就喜歡了你,真心愛上了你。」白蘭的淚水,不由自主地再次湧了出來。
元軍看見白蘭在哭,心裏承受着被刀插進一樣的傷痛。他緊緊地將白蘭抱入懷中,用強有力的手臂環擁着她,通過自己的身體,直接溫暖白蘭冰冷的身軀。
「你愛我嗎?」白蘭問。
「愛。」元軍一個簡單的回答,立刻令白蘭原本不安的心,得到一份祥和的感動,淚水也加添了愛情的成份。
「不要離開我,好嗎?」
「不會。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但我是一個殘廢的人,你不介意嗎?」
「不會,我是不會介意的。」
「我可能永遠殘廢,你也會愛我?」
「會,甚至會比以前更愛你。」
「如果我這輩子都好不起來,都要坐在輪椅?」
「還記得我曾經給你一個承諾嗎?現在我就要實踐這個承諾,從這一秒鐘開始,永遠愛你,無論你是站着,或是坐在輪椅。」
元軍說完這句話後,把白蘭抱得更緊。
白蘭哭得更厲害。但這是感動的哭,雖然傷口仍是很大的痛楚,但心裏卻是溫暖。
「對於龍博集團的工作,你就交給我吧。我會成為龍博集團的主席,然後將新概念裝到龍博集團,股價就可以大幅炒上,完成你的計劃。」元軍對白蘭許下承諾︰「當做完龍博集團的事情後,我會和你去一個寧靜的地方,讓你可以好好休息,將身體養好。」
白蘭開始重新露出笑容︰「我相信你。我等你。」
「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我會先到你的公司,跟你的同事做好一切安排,然後到北京開會,將新概念裝到龍博集團。估計餘下的工作,很快就可以完成。」

林一鳴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