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1月15日

暉灑自如:律師會統一執業試決定正確 - 周光暉

首席大法官馬道立表示,設立統一執業試前須有充份的諮詢。 資料圖片

律師會理事會上周公佈由2021年起該會將自行設定統一執業試,但要求考生必須完成法學專業證書課程(PCLL)才能報考。
這決定將把現時舉辦PCLL課程的三所大學各自執行的執業試統一歸由律師會自行籌辦。為免考生日後需分別應考所讀大學的PCLL畢業試及律師會的統一執業試,前者將不會是必須。公佈即時引起有關大學及大律師公會不同的反應。
適逢本周一舉行今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首席大法官馬道立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亦分別表態說明如設立統一執業試能提升律師的水平、質素及誠信屬正確的一步。
兩位亦期望律師會與有關機構及所有持份者有充份的諮詢,而馬官更強調問題複雜,期望各界能深入討論。
容許我這個非法律界的持份者,提供一些看法及分析:

1)用非母語執行法治

香港奉行了174年的普通法法治制度都是以英語為基礎,本周一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也是用英文。然而,普通法與英國本土文化是分不開的。
在香港,隨着本地化,法制內的專業人士已由清一色母語是英語,變到戰後有條件及被保送的本地人遠赴英國學習並考取律師大律師資格後回港執業,直至70年代港大法學院成立後純本地培訓的法律專才陸續出爐。
問題焦點是從事法律專業的英語運作能力要求極高,母語非英語或未在講英語地方學習、實習及生活過,逼着磨練的人士所學所講的英語只可說是技術性英語,與母語及原汁原味從生活中練來的英語是有別的。
這個問題是令到法律從業員質素一代比一代差的主因之一。問題從理解能力引伸至表達能力、溝通能力及需要激辯時的用詞用字能力,這方面死讀死記得來的專業資格對工作上的稱職性是拉不上太大關係的。
從本人近40年不同角色的會計師生涯來說,律師大律師長時間都是最佳拍檔或對手,專業上對這問題的體驗是極高及一手的。這個英語的問題在設計統一執業試時應被考慮。

2)法學士入不到PCLL

隨着讀法律的青年人越來越多,三所大學能提供的PCLL學位有限,近兩三年不停聽到在香港或海外拿了法學士的年輕人,不被取錄為PCLL學生而令到他們當律師大律師的志願受到重大挫折,有些才子才女甚至已在有名望的律師樓見習過,為人父母亦束手無策,眼看子女的教育投資泡湯!
律師會應注意到有關課程的供求失衡問題,令有志者來者不拒。一辦法是引發其他專業教育提供者以至有條件的律師事務所提供類同PCLL的in-house課程。
以會計師公會為例,公會舉辦的統一專業考試是來者不拒,十多年來已有4萬多會員,亦沒有產能過剩的就業問題。
見習會計師可以邊工作邊考統一專業試,沒有先考執業試後實習的門檻。

(下周再續)

周光暉
mailto:ec@echow.org.hk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