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4月20日

股災風雲:第二十九回 - 林一鳴

第二十九回

8月12日。
今天的報章,有一宗令元軍非常難過的新聞︰白蘭的屍體,在國內被發現沖到海邊,已經死了數天。
元軍看着報章,傷心得不停流下淚來。
已經是第三個死去的女人。
第一個是白素素,被彭陽誤以為出賣了他,於是在她漂亮的臉上,挂了數道深深的血痕,把她的皮肉都翻了出來。結果她從醫院病房的窗口跳出來,自殺死在元軍的面前。
第二個是白蘭漂亮的女助手Audrey。風流的元軍,弄大了Audrey的肚子,再加上Audrey計劃偷走白蘭在人頭戶口的錢,狠心的白蘭就找人將Audrey從高樓拋下來,跌到元軍的面前。
第三個女人,就是白蘭。
如果他與白蘭之間沒有賭局……如果元軍沒有與Audrey一夜風流……如果元軍遵守承諾,一輩子愛白蘭,一輩子照顧她……只要有其中一個如果實現了,白蘭都可能不用死。
但在現實的世界中,全部假設的如果,都沒有發生。
在Audrey的身上,也是一樣。
如果他沒有跟Audrey發生關係……如果他肯做孩子的爸爸……如果他肯跟Audrey結婚,一起飛到太平洋小島隱居……Audrey都可能不用死。
令到元軍最痛苦的,就是在白素素的身上,也是一樣。
如果他不是將資料發給環球財經周刊……如果不是他設局,讓彭陽誤以為是白素素發放出去,破壞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如果他可以早到幾分鐘,在彭陽動手前跑上白素素的家……如果他可以在醫院逗留多一會……白素素都可能不用死。
元軍知道,這三個女人的死,都跟他有關係。
撒旦看着傷心的元軍,忍不住問他:「其實在你的心底,應該仍是很喜歡白蘭。為甚麽會搞成這樣?」
元軍悲哀地說:「就像Audrey在生前對我罵過:我元軍這個臭男人,在面對愛情的時候,總是不知所謂!」
「好一句不知所謂!」撒旦搖了頭,感慨地說。
「如果不是我對愛情的不知所謂,她們可能都不用死。」
「相信你應該知道,誰是殺害白蘭的兇手。」
「知道。是孫虎。」
「要報仇嗎?」
「要。」元軍斬釘截鐵地說。
「說得好,說得肯定!」撒旦認真地對元軍說︰「對孫虎最好的報仇辦法,就是讓我們的計劃完成下去,令他輸盡所有的錢,一鋪清袋﹗」
「好,一鋪清袋﹗他輸盡所有的錢,就會連命都輸掉了。」
「你和艾米勒的計劃,進展順利嗎?」
「順利到不得了。孫虎和他的炒家們,已經有數十人開了港股孖展戶口,全部做盡了10倍的槓杆,還開了很多對賭協議,有賭股價、恒生指數或H股指數等。」
「成績算是不錯。」
「只要我們找到下跌的藉口,加點力將股市略為推下去,推到他們孖展的斬倉位,在法律上就可以得到權力,將這班人的大量股票,在短時間內同時沽出,帶來骨牌式的震撼暴跌效果。」
「這個下跌的藉口,今天來了。」
「沒錯,我也看見了。」元軍將他的目光,轉到報章財經版的頭條。
財經版頭條寫上這個標題︰「人民幣暴力貶值」
撒旦笑着說︰「我們可以藉着這個消息,將恒指最少推跌四五千點,短期內推到兩萬點的邊緣。」
「如果恒指可以跌四五千點,孫虎就應該死得很慘,死無全屍。」元軍咬牙切齒。
「撒旦會和螺絲基金,又可以多賺上百億元的利潤了。」撒旦最重要的考慮,最後還是為撒旦會賺錢。
元軍分析地說︰「昨天人行在這兩天之內,突然大幅下調人民幣滙率中間價,令到很多人以為『人民幣不會下跌』的信念,產生了極大的動盪。雖然人行馬上跑出來派定心丸,指今次只是一次過釋放壓力,貶值一成救出口屬於『無稽之談』,強調中國出口不錯,人民幣仍然長遠的升值通道等……但對於市場的信心,就被這樣無厘頭地狠烈踏了一下重腳。只要我們再加一點力,將恒指推跌四五千點,應該不是很困難的事。」
撒旦開心地說:「你有信心就好了!這個重要的任務,就完全交給你。」
報章的新聞指出,中國海關於8月8日公佈7月進出口數據,數字出乎預期地差勁,按人民幣計算之7月份出口值為1.19萬億人民幣,較去年同期大跌8.9%;進口為9302億元,按年跌8.6%。
元軍繼續說︰「估計人行突然下調人民幣中間價,應該是希望幫助出口,但早前『暴力救市』元氣未回,現在又來多一個『暴力貶值』,我肯定現在股民的信心,一定脆弱得像隻雞蛋。只要多製造一點新聞,螺絲基金出來吹吹風,說要大手沽空人民幣,就可以做成心理恐慌。」
「我們要做的,就是順勢而行,在市場信心最弱的時候,加多一腳!」撒旦總結整個策略︰「先由螺絲基金對媒體吹風,對人民幣展開宣戰,官媒自然會群起攻之,做到一流的宣傳效果;然後我們再找專家吹說經濟衰退,讓避險情緒帶動資金流走,股市就可以大跌了!」

林一鳴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