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4月21日

大家傾吓:最遺憾的一天 - 范統

狗狗睡在病床上和主人凝望,顯露那依依不捨的眼神。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爸爸是河北人,50年代由內地偷渡到香港,身無分文,講無人能聽得懂的河北話,卻能白手興家養大了我們三兄妹,實在不容易!由於他怕當時的共產黨,故千方百計移民海外,70年代尾他成功移民到夏威夷並開了一間上海餐館,隨後媽媽,弟弟和妹妹皆移民到夏威夷居住至今,當時因香港大學取錄了我,故只有我一個留在香港,一家分兩地直到現在。
1999年8月,爸爸癌症病危,醫生說他已到最後階段,我和太太連同子女一齊到夏威夷探爸爸,在那一段時間,爸爸見到孫女及孫仔,非常開心,胃口也好了,但病情仍每下愈況,一星期後,公司開始催促我回港,但爸爸甚麼時候才走到終點,連醫生都不敢說,可以一星期,可以兩星期或一個月,作為長子,我很想陪他到最後,但又不能一直耽在夏威夷不走,而當時香港的工事實在非常繁重,若我離開崗位太久,自不然阻礙手頭上項目的進度,對公司不公平,留或不留,當時真是腦交戰,最後逼於無奈把心一橫決定回香港。臨走的一天,可能是我一生人最遺憾的一天,太太,孫女及孫仔和爺爺逐一握手道別,但爸爸只淚流着眼望前方,不看他們,也不看我,大家心中有數,這次一別是永別,下一次到夏威夷時就是爸爸的喪禮,我離開病房的一刻,見到爸爸是無意識在揮手拜拜,但仍然沒有轉頭望我們。
時隔17年,我仍然不肯定當時告別時爸爸在想甚麼?是否覺得我不孝,不陪他到最後,或是否他根本不是怪我,只是不想大家分別時,大家太難過,所以避開眼神接觸。回香港時,在飛機上百感交集,一方面自責自己為何不留多一點時間,另一方面又自解公司既委以重任,要向公可負責,我媽媽、弟妹都沒有怪我,反而我的嚵嘴女兒在飛機上哭過不停,就連最喜歡的雪糕也不吃(平時見到雪糕,她會眼睛發亮),一個11歲的女孩比她爸爸還懂事!
一個月後,9月30號的早上收到弟弟的電話,爸爸走了!媽媽、弟弟和妹妹在爸爸患病的時候,一直小心照顧,陪伴左右,弟妹的孝心,比哥強多了!尤其在留院期間,爸爸大小二便都是弟弟幫他清潔,真的辛苦了他,我想幫爸爸清潔,弟弟怕我不慣,怎都要爭住做,從小到大,我和弟弟的身份是倒轉,弟弟在任何情況下都保護及維護哥哥,實在令我十分慚愧及感謝。
爸爸走之前,可喜的一件事是醫院准許爸爸最愛的狗狗(Rocky)在醫院陪他(爸爸住的醫院是只照顧彌留病人),Rocky是普通唐狗,流浪街頭,爸爸收留牠,從此一直只當爸爸是主人,牠不漂亮但聰明有人性,我在相片看見Rocky睡在病床上和爸爸凝望,那依依不捨的眼神,牠明白爸爸很快要離開,爸爸走了幾個月後,Rocky也走了。
直到今天,我對自己當時將事業放在親情前的决定還是不能釋懷,如果再給我選擇一次,我會陪爸爸到最後。

P.S.多謝讀者梁太的鼓勵信,在此答謝!

范統
mailto:fan.donald@gmail.com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