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5月09日

也說亮話:難民 - 張亮

全球幾千萬難民面對無止境的等待,絕大多數沒有機會受教育、備受歧視。 資料圖片

達達阿布(Dadaab)不是為世遺忘的旅遊新熱點,據《City of Thorns》一書介紹,在肯雅(Kenya)北部的這個難民營,1992年開始「營業」,原來只準備「招呼」9萬人過渡,2011年全盛期有超過50萬難民聚集,不少「生於斯,長於斯」,甚至「死於斯」,是地球上最大的難民城市。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最新的數字,全球每天有超過4萬人因為戰爭、氣候變化、政治迫害等原因被迫離鄉背井,在陌生環境中掙扎求存。這些人平均要付上17年的顛沛流離、漫長等待才可以返鄉或者在一個新的地方安居。如果把他們擰在一起,接近6,000萬的人口和意大利相若,比南非、南韓、阿根廷、加拿大或者中國的浙江省都要多。
翻看中國歷史,同樣亂世頻仍,難民流離失所。天災人禍中,「人相食且盡」一句不絕於耳。人類的苦痛古往今來、東西南北,沒有因為時代、地區而改變。南唐李煜一言蔽之:「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非洲的達達阿布彷彿遙遠,難民營在香港卻非陌生,筆者便親身經歷。1981年2月27日大磡窩村寮屋區大火,7,000人無家可歸,被政府安排暫住深水埗越南難民營。當年筆者未足10歲,「適逢其會」,凌晨時分被父親晃醒逃離火場,情景歷歷在目。
大磡窩村處低窪位置,我們一家從小路爬坡而上,快達安全時卻發現村的外圍被鐵絲網所困,正不知所措間,幸好圍觀群眾告知鐵絲網破爛處,我們狼狽脫困、成漏網之民。
當年深水埗難民營比起達達阿布應該好得多,軍營的簡單構築為幾百人擋風遮雨。每人分得三層碌架床的一格床位,我家剛好6人,整整齊齊有兩張碌架床,頗有私隱、堪稱豪華!每天有「豬籠車」進營三餐「派飯」,有湯有菜,筆者印象中味道好像還不錯。營中井井有條,治安良好,大家相安無事。
在難民營的日子不是太長,我們和大部份的災民幾個月間都被安排搬離,住進七層公屋或者其他臨時房屋,再次重組生活、繼續奮鬥。
今天全球幾千萬難民卻面對無止境的等待,絕大多數不能離營工作、沒有機會受教育、備受歧視,生命年復年耗在營中扭曲的空間和價值。
「離不開,留不低」,人世之苦,有以過之?

張亮
香港賽馬會慈善及社區事務執行總監
mailto:cheungleong2003@gmail.com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