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9月05日

圓方集:新生企業的生命線 - 張宗永

Uber早前宣佈退出澳門市場,亦會精簡香港業務。 資料圖片

有說新生企業是有兩條生命線,一條是業務、另一條則是融資。
Uber早前宣佈退出澳門市場,在香港亦會精簡業務,放棄的士和小型貨車服務,只專攻專車市場,月前又宣佈將中國業務出售了滴滴出行,顯示出Uber近日在大中華業務作出重大調整。Uber作為最值錢的獨角獸,估值在600億美元以上,它的融資能力一直惹人艷羡。然而,我個人對它的商業模式由始至今都有保留。

融資成功買到時間

能夠從融資方式得到那麼巨額的資金,公司的故事肯定是說得很動聽。我估計賣點是公司利用非職業司機的碎片時間用來接載乘客,正中了今天很多人都在談的「共享經濟」。雖然它的早期業務——電召的士服務是舊瓶新酒。
Uber賣的是time sharing,然而,實際上又有多少非職業司機能夠提供一個能夠滿足到顧客的高質素服務呢?
我用Uber打車,經驗是很多時車子都在附近,這些服務提供者肯定不是坐在家中看電視或吃薯片,在接到「柯打」之後才從家裏跑出來接客的。這些人是一早已經在路上開車等客,基本上都是職業司機,只不過是通過這種比較有彈性的模式來工作而已。這和原先所謂共享互載的概念是有很大的分別的,融資需要有一些好的概念,縱使最後跑出的概念和原先的不同,甚至很多時候是兩碼子的事。
一個新生行業,融資能力強便有機會即使在燒錢的情況下,招納更多客戶,用錢和時間來爭取空間,跑贏競爭對手。當你又有錢又有客戶量時,要改變商業模式是絕對有可能的。獨角獸之強,盡在這點。
我看過很多新生企業,當中的概念很好,但是因為融資不成功,到最後都半途而廢或胎死腹中。但反過來說,我見過很多企業,因為融資成功,為自己爭取了很多時間和彈性,甚至將業務洗牌再來,最終殺出一條血路。最新消息傳出,Uber最近在美國的匹茲堡試驗無人駕駛的專車服務,再一次證明,只要有錢和勇於接受現實,要創新並不困難。

近年,中國科技股的估值,絕對不比美國低。這既反映中國國民收入和網民數量的快速增長,但亦受惠於內地創投資金充裕。雖然有指,中國的資金是易取難共,老外的錢卻是難取易共。共者,共事也;意思是VC在投資你的企業後,對企業是否有正面的影響。
中國很多VC在投錢時都很爽快,但投錢後能否為企業帶來人才和戰略合作夥伴,卻很難說。相反,要拿到外國VC的錢很難,但一旦成功後,他們很多時都是盡力扶植標的企業。

張宗永
思博資本高級合夥人兼亞太區總裁
本欄逢周一刊出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