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1月15日

細奀時代 :社會團結已成過去 - 阿飛

時代不同,社會團結已經是過去式。 資料圖片

有你就無我,民粹主義的特色,是壁壘極之分明,這一點香港人應該身同感受。而特朗普今次爆冷勝出,證明玩政治的重點,已經不是要爭取絕大部份人的認同,而是只需要得到足夠的票數支持。言論出位、得罪人多也沒有所謂,反正那些人從頭到尾,也不會將票投給自己,鞏固支持者才是最重要。
時代不同,社會團結已經是過去式,全球化、量化寬鬆令資產膨脹,以至新經濟孕育出壟斷式而用人不多的商業王國,都是令社會向上流動困難的成因,直接令社會撕裂。以香港為例,不必講政治理念,單單是有樓和無樓兩類人之間,潛在利益已經有頗大衝突。
所以玩政治的新方向一定是走極端,美國尚且如此,香港立法會行比例代表制,多議席單票,更加應該激進,因為目的只不過是要爭取區內幾萬票。而這個制度根本不會改變,設計的原意,就是要保障建制派一定會穩得若干直選議席,而不是想防止民主派會取得幾多議席。

立會淪政治騷舞台

香港立法會要和諧,除非民心全部轉向建制派,以這種社會環境及世界大趨勢,根本是不可能,因此立法會只會是長期做政治騷的舞台,再不是議事堂。
做花生友無疑會好過癮,但無謂將自己的感情甚至前途貫注在這些政治騷之上,否則到老肯定只會空餘恨。
Peter Thiel是少數支持特朗普的億萬富翁,他很簡單地概括了今次大選角力的重點:希拉莉等於同你講,目前的情況已經幾好,又或者最好都係咁上下,無得再強求;而特朗普則大叫美國已經是一艘鐵達尼號,正在下沉,需要改變找出路,所以他一定會揀特朗普。
即使特朗普執政能力成疑,起碼也掟出一句「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號,再搬出一堆天馬行空的政策方向,香港的民主派相形見絀之處,是永遠沒有遠大目標,搞對抗搞了幾十年,沒有帶來甚麼改變。

至於建制派則有如希拉莉,永遠只會搬出一帶一路、超級聯繫人之類遙不可及的概念,試問一個普通香港市民,又如何去把握或者感受得到當中的商機?何況是否真的有商機也是疑問。
而所謂做實事,不外乎是拋出辣招,嘗試壓低資產價格,這只是攬炒的思維,而不是共同創富一齊去博發達的方向。
香港及中國,固然缺乏實事求是的領袖,亦沒有夠膽推倒重來的人物。當議員只要幾萬票,又何需要有宏觀的視野。而在位的權貴,又沒有政制check and balance,當然亦很難會進步。

阿飛
本欄逢周二刊出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