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2月15日

貸評山下:
人幣維穩唯一辦法 - 黃元山

為保護日益減少的外滙儲備及減輕人民幣下行壓力,中國正出招加強資本控制措施。 資料圖片

近日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於社交網站Twitter指責中國操控人民幣滙率,令美國的企業競爭力減低。事實擺在眼前,最近中國為保護日益減少的外滙儲備,以及減輕人民幣下行壓力,正出招加強資本控制措施,例如限制人民幣國際支付和黃金進口。
翻查數據,中國外滙儲備自2014年的4萬億美元,至今下跌約25%,截至10月底為3.12萬億美元;人民幣兌美元則下跌5.8%,創下2011年3月以來最大年度跌幅。另外,今年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FDI)更首次錄得淨額赤字,由1998年至去年年中,每季度的FDI都是流入超過流出,而今年第三季就錄得310億美元的赤字。
或許,大家覺得FDI流出增加只是佔中國非常細小部份的資本外流,但筆者知道除FDI外,今年第三季中國的資本和金融賬戶赤字亦達到1,760億美元,當中包括股票和債券投資的流出,也涉及貿易信貸和銀行貸款,隨着這些「熱錢」流失,該赤字及狀況便不容忽視。

傳外管局出手

因此有傳媒報道指,近期國家外滙管理局(Safe)向內部發佈指令,要把之前外滙資本5,000萬美元的審批門檻降至500萬美元,同時針對大規模海外併購交易的外滙審查。
可是消息曝光後,中國又強調一直鼓勵資本走出去的開放政策,反而予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亦有知情人士透露,外管局對外資銀行發佈口頭指導,有需要支付股息或償還股東貸款的企業客戶,其滙款亦需進行審批。

面對種種消息,筆者認為中國面對大量資本外流的持續壓力下,控制資本流動是唯一選擇,這樣才能穩住外滙儲備,防止人民幣進一步貶值,短期而言相信會見到成效。然而,遏制資本外流的舉動亦勢將打擊到離岸人民幣市場,影響跨境人民幣的滙兌,令流動性收緊。事實上,據滙豐銀行所追蹤的數據顯示,去年8月至今年9月底,香港、台灣、韓國及新加坡的人民幣存款便已經下跌30%。
最後筆者預料,若未來中國的資本外流情況未見轉好,資金流入與流出之間未能達至平衡,現時的資本監控措施只會是其中一個部份,嚴格的管制堡壘將可能持續增高,並為中國的對外投資帶來不確定性影響,金融機構及投資者的焦慮亦會隨之增加。

黃元山
大學教授、國際投行前董事總經理
本欄隔周四刊出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