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7年09月19日

少年追夢遠走:後悔冇陪爸爸

5,977
凌啟榮稱最終希望回香港發展電競事業。許頌明攝

【本報訊】近一年香港電競發展鬧得熱烘烘,大大小小的公司都追着這股熱潮。但在數年前,香港年輕人如要追這個「打機夢」,卻一定要離鄉別井,隻身出走大陸、台灣。其中凌啟榮今年只得20歲,是香港LoL戰隊HKA的成員,位置打輔助(support),「中三嗰時我啲朋友打完波,邀請我去網吧打呢隻game」,一打就打了三年半。
出身草根、為「公屋仔」的凌啟榮,是家中獨子,父親已屆花甲,母親亦年近半百。對於「有書唔讀去打機」,不少父母都不認同,凌啟榮父母亦不例外,「覺得我係天方夜譚,喺度呃佢哋,因為喺佢哋個年代,打機係完全搵唔到食」,即使引述一些成功例子,父母依然不相信。
「最後都冇辦法,夾硬同佢哋講我要咁樣做,希望佢哋認同我」。18歲那年他考完DSE後,經朋友介紹北上打機,誰知第一次出門就遇人不淑,被「走數」。
「初頭去到一、兩個星期就畀咗2,000蚊,叫做畀住啲工資先,到最後打比賽嗰陣,唔好彩輸咗,冇辦法晉級,個老闆本身應承找埋4,000蚊,但最後都唔見咗人,聯絡唔到佢」。家中老父本身就不同意他「打機搵食」,故啟榮當時對「走數」一事絕口不提。
之後凌轉到台灣發展,加入台灣戰隊MSE(Midnight Sun Esports),月入3萬新台幣。當年年紀輕輕的凌啟榮,對台灣感到好奇又陌生,但好景不常,一年左右MSE宣佈「執笠」,啟榮最終加盟香港的HKA。
職業打機生活,較朝9晚6的辦公室工作或者更辛苦,一星期打足六日,每日至少打上12小時。「𠵱家12點幾起身食飯,2點團練,大概打到4、5點,檢討完就打番個人排位solo que,6點幾食飯,7點第二場團練,檢討完10點打再solo que,打到夜晚1、2點,勤力啲打到3、4點。想贏就要付出啲努力,逼自己就算攰都好,都要捱落去,可能打到我再打唔到為止」。
夜闌人靜,身在異鄉不時會想到香港的父母,「我以前係比較少同佢哋出街,好似阿爸想同我去鴨寮街睇吓嘢,但我都因為打機推咗佢,有啲後悔嗰段時間冇同爸爸周圍去」。老父最近驗出患上柏金遜症,凌啟榮擔心其病情惡化,故一有時間就回港與家人相處。現時月入兩萬港元的凌啟榮,笑言自己「冇嘢買」,大部份收入都會作為家用,希望改善家人生活。
說到尾,凌啟榮最終希望可以回到香港發展自己的電競事業,「如果到時香港電競發展得完善,會考慮喺香港做教練,因為香港始終係我屋企,香港方便我返屋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