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0月27日

30年交易大堂今「收市」
紅衫仔話當年 緬懷港股地標

【本報訊】見證本港經濟及股市高低起跌逾30年的中環交易大堂終完成歷史任務,俗稱「紅衫仔」的出市代表今日正式撤離,收市後舉行最後派對,為此地標作一個完美閉幕。本報記者走訪三位證券界老行尊,為大家娓娓道來「大時代」紙醉金迷、莊家講義氣的故事。
記者:陳雪蕾 卓茗

相關新聞:資深經紀張天生:夜總會打躉識客

金牌莊家詹培忠:
以前搵食講道義

「鈴鈴鈴,買呀!買呀!」那年代,股市狂升,股民瘋炒,彷彿遍地黃金。俗稱「金魚缸」的交易大堂內外擠滿人,身穿紅背心的出市員跑出跑入,個個盯着黑板上的報價。
當年「金牌莊家」詹培忠(圖)也是其中一員,他憶述由「紅衫仔」出市員做到證券行老闆,接過無數上市公司生意,感嘆以前做莊家凡事講道義,「即係唔好食到盡,殺到絕」!
1970年,25歲的詹培忠偕寮國華僑太太從金邊回流香港,幫手打理父親與朋友開辦的股票行「永利證券」。當時股市開始活躍,因遠東交易所剛成立不久,打破香港證券交易所(簡稱香港會)一會獨大的壟斷局面,「遠東交易所係一個分水嶺,之前啲股票就係有錢人嘅遊戲,之後嘅股市先有平民參與」。
那年代,交易不是電腦中的一堆數字,而是出市員在黑板寫上報價大聲嗌出,想接貨的人就得衝出去,先到先得。

「𠵱家全部賊嚟嘅」

詹培忠指,不少股民會守在金魚缸外,留意經紀的一舉一動。「佢(上市公司或大客)啲御用經紀出嚟買貨或賣貨有一定殺傷力同影響力,唔係普通經紀。」連同行之間,也會盯緊對方行動。「啲大價股,經紀個個碌大對眼睇住佢搵食。」詹培忠舉例指譬如匯控(005)的御用經紀莫應基,「朝頭早7點就要係匯豐門口,等(集團前主席)沈弼返嚟召見。」自然成為眾人關注對象。
當時禁止拋空股票,「我哋以前淨係學識炒上,跟我哋搵食嘅,個個多少都搵到食。」反觀現今,「𠵱家全部賊嚟嘅,個個炒跌,因炒上食本,炒跌唔使食本。」看盡股壇風雨,他總結蝕底的永遠是散戶,「股票萬變不離其宗,就係一個字:呃!」大戶早打定如意算盤,吸引散戶「落叠」。
面對交易大堂退役在即,詹培忠顯得十分理性,指交易自動化之後,大堂已沒有存在價值,結束不會有太大影響。他只輕嘆電腦交易失去了寫粉筆的那種味道。

相關新聞:券商老闆蔡陳葆心:鬥快跑嗌到聲沙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