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1月19日

貸評山下:美國金融監管 - 黃元山

特朗普上任後,一直幫助大型金融機構減輕監管制度的負擔與壓力。

最近美國財政部發表報告,提出不少放寬股票、衍生工具等金融產品的發行規則及監管措施建議,欲以更具效率的方式,重新提振美國資本市場的經濟增長。筆者認為,隨着英國脫歐,逼使美國必須重新整理歐美之間交易及結算所的合作互動及監管制度;再者08年金融海嘯後,各國政府對大型金融機構的監管日益嚴苛,令金融交易過程越來越複雜化,拖累金融增長之餘,卻未必有助解決系統性風險,因此特朗普希望出手整頓這些問題。
無可否認,英國脫歐勢必為環球金融市場帶來震盪,而英國倫敦結算所LCH (London Clearing House)與歐美之間的結算業務亦將面臨現實上的挑戰,筆者估計特朗普政府擔心此舉會影響美國資本市場的穩定性及打擊金融業務,故提出大量放寬金融監管建議,希望藉此穩住整體經濟及金融增長。
特朗普上任後,一直幫助大型金融機構減輕監管制度的負擔與壓力,此舉引發美國民主黨及市場上一些反對者批評,他們認為放寬監管措施意味着政府沒有記取金融海嘯一役的沉重教訓,同時憂慮金融危機會捲土重來。面對反對聲音,白宮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卻認為,後危機時代令金融監管變得複雜,因而催生更多新式金融風險及問題,同時嚴苛的監管系統令金融業整合活動大幅增加,促使業內經營者的規模日益壯大,這些情況令資產缺乏流動及透明度,都令結算所變成系統性風險之一。
對此,筆者亦認同金融監管系統日益複雜,金融機構要負擔的資本要求便會相應增加,這一定會影響新參與者進入金融市場的門檻,以及較難吸引新的資金投入。然而,任何金融政策都不能完美,而2010年奧巴馬總統通過的《多德-弗蘭克法案》主張收緊金融監管,限制銀行從事高風險的投機性交易活動,全為避免金融危機再次損害美國經濟,這是防患於未然的政策。
總括而言,放寬金融監管所帶來的後果有好有壞,好處是帶動經濟復蘇效應,資產流動性大幅增加可幫助中小企業的借貸成本下降,增加企業的活躍及就業人數;壞處則是大型銀行可能會重蹈覆轍,醞釀新一輪金融危機,故此環球金融市場只能拭目以待,因應特朗普政府的動作思考下一步。

黃元山
大學教授、國際投行前董事總經理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