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1月05日

一分鐘投資筆記:談林超英的「尿兜」 - 徐風

林超英以「三個尿兜的故事」,解釋為甚麼三跑建了也沒有用。 互聯網圖片

新年伊始,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再次發炮,批評香港國際機場的「三跑道系統」,因為無法解決空域問題,結果就像三個排成L字型的「尿兜」一樣,有一個會得物無所用。
擺在面前的事實是,如果三跑建成,但無法做到由民航處規劃的「空域代管」協議,即取得部份深圳及廣洲空域的使用權,航班升降量就無法提高,三跑變「廢兜」。
民量團體不在其位,民航處從未提及過去與中國民航局及澳門民航局組成三方工作組,有關空域代管的具體會議內容,有扣起事實之嫌,一般只會成為「口水戰」。奇怪的是,香港傳媒卻從來沒有關注空域問題另一苦主:同樣正在興建第三跑道的深圳機場。
如果空域代管互利共贏,理論上中國民航局早已支持。但內地《證券時報》去年底一篇報道,引述深圳機場航空業務部總經理陳進泉的說法,「香港第三跑道會大幅影響深圳,如果按照香港的方案,我們半個機場都不要飛了。」而深圳交委港航局更直指,民航處設計的方案可能會壓縮南珠三角地區深圳、澳門、珠海機場可用空域,對深圳、澳門、珠海機場現有航路航線有影響,制約各機場未來發展。
從深圳有關當局的反映,可以見到民航處所謂溝通協調,其實沒有實質進展。而且,他們的建議有機會壓縮深圳機場的可用空域,必然引起對方反對。然而,不論機管局或民航處,都沒有詳細披露有關問題,總之起咗先算。
沒有深圳的空域,據傳媒報道,三跑系統每小時最多只能容許85-90架飛機升降,僅較目前雙跑道系統的68架次多出約20架左右,亦較民航處預計新跑道可提高34架次少近一半。
深圳機場與香港機場,哪條新跑道更有機會成為「尿兜」?相信大家深知肚明。不過,在投資角度上,預期2023年落成的三跑,總可以提高乘客吞吐量,屆時對國泰(293)似乎是一件好事。

徐風
http://facebook.com/1min.investment/
本欄逢周五刊出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