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07日

財經評論:香港加息兩大條件

聯儲局今年加息預期由加3次修定為加4次,不過這並不代表香港今年一定有加息條件。資料圖片

市場對聯儲局今年加息預期由加3次修定為加4次,不過這並不代表香港今年一定有加息條件,按2005年加息周期經驗,最少要有兩大條件才能成功觸發。
首先,現時港元1個月拆息(HIBOR,H)與美元1個月拆息(LIBOR)拉闊近0.97厘,創10年來新高,這個數據看似誇張,但按2004年H上升周期啟動前,港美息差需要相差最少2厘,才會觸發H「追落後」,甚至超過美元拆息水平。
其次,按2005年的加息周期經驗觀察,當時最優惠利率(Prime Rate,P)為5厘,直至H上升至2.4厘水平,即息差接近2.6厘時(P-H=2.6厘),才會有第一次見P上升。不過,現時的情況是H僅0.7厘,與P息差接近4.3厘,談不上本港有加息空間。
故此,現時香港離加息路途非常遙遠,假設今年H不變,但美元拆息因應今年加息4次、每次0.25厘而上升,港美息差亦只是擴闊至2厘,會否觸發港息大幅「追落後」,然後迫P加息?
筆者認為,本港利率環境相較2005年,有一個重大不利加息因素,就是環球量化寬鬆多年,本港資金池儲水極深厚,外匯基金票據及債券連同銀行總結餘逾1萬億元,而當年2005年只有千餘億元,資金難以瞬間流走。即使投資者垂涎2厘息差,流走5,000億元,若有一半投資者覺得中港市場投資價值更高,餘下5,000億元水位仍然非常深,未必會令到H快速追貼美元拆息。
不少人希望本港加息能為樓市帶來負面效應,令到樓價有所調整,但事實上這個願望或較為遙遠,因為本港加息周期勢會較2005年拉得更長。除非出現極端經濟情況,即pull factor(美息遠高於港息)及push factor(中港經濟不景氣)同時出現,才會實現水退、港樓降溫情況。
記者:周家誠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